第十章 2011年高考 月光下的对白

    从单位出来,天已经很黑了,街上行人稀少,车辆不多,路灯却分外明亮,昏黄色的光线把城市修饰得非常漂亮。这个大工业区没有了白天的喧嚣,此时显得格外安静。我有好多年没有和孩子一起走夜路了。大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走夜路。现在和孩子一同走夜路,让我心里有一丝温暖和酸疼之感。我和孩子走夜路的时候不多了,今后铁蛋也会像我一样,一个人孤独地走在异乡的夜路上,当然,铁蛋会找到自己中意的姑娘的,铁蛋的恋人将会和他一同走在城市的万家灯火中。我不知道,那时的铁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神



    铁蛋呀,我觉得咱们以后要把心态放平和一些了。我边走边和铁蛋说着话。



    铁蛋“嗯”了一声,没说别的。



    我又说,另外,我们还得低调行事,既不能心浮心燥,也不能心高气傲,心浮气燥容易把事弄砸了,心高气傲呢,更容易坏事的。



    我心里说,如果你在这次高考中不是心高气傲,太想证明自己,咋会考不出平时的成绩来呢;此外,估分出现差错,这也是心浮气燥的表现。但我没有把心里话对铁蛋说,我怕伤他的心。他的心本来就已经伤痕累累了。



    路灯一会儿从远处迎接着我们,一会儿又落到我们后,我和铁蛋的影子忽尔拉长,忽尔又缩短,有点像怪异的人生。此时此刻,我是那么心疼铁蛋,我又对自己产生了一种怨恨之意。我没有给铁蛋提供强有力的物质生活,我几乎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我的钱不多,我的社会地位不高。在我看来,那些生活在家境殷实中的孩子要比铁蛋自信和简单的多,我的贫穷让孩子产生了太多的负担,他想给家里增加富足的筹码,而这种筹码只有考上更好的大学才可谈及;他想不给家里增加经济上的压力,因此他才决定考国防生,而我们不让他考国防生,又大大地伤害了他的自尊心。我那时没让他考国防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虽然国防生不用家里花太多的钱,而且每年还补助一万多块钱,但我不想单单为了这四万块钱,就把孩子的青出卖了,那样孩子将来也许会记恨我的,国防生将来考研的时候,限制的地方又太多,选择面非常狭窄。



    我又对自己所谋生的企业产生了愤懑之。这个企业折腾了好多年,把企业的精髓消耗殆尽,把员工折腾得跟奴才差不多。跟这个企业形同天壤之别的是相邻的电厂,铁蛋班上有好几个电厂员工家的孩子,今年这几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考得好,有清华的,有上财的,有天大的,有哈工大的;而我们企业呢,就没有人家考得好,我厂技术中心一位工程师的女儿是实验中学的学生会主席,论实力一点不比电厂员工的孩子差,可是高考之后,第一志愿也没走上,第二志愿又报空了,只能选择征集志愿。而铁蛋呢,他平时的成绩虽说比不上电厂那个考上清华的孩子,但他的成绩一直在另几个孩子之上,但高考之后,他就被人家拉下很远。一想到这儿,我的心就像刀搅一般地疼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关键时刻掉链子,怎么解释呢?这种问题不解决,以后也是一个大麻烦啊!然而怎么解决这个疑问,我此时还一点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我在月光之下和孩子的对白,也像是对牛弹琴,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样跟铁蛋说话,他究竟听不听得进去。他很可能左耳朵听,右耳朵冒。因为我自己都没有说服我自己,你又能指望一个孩子会听得进去么!



    月亮孤零零地挂在天上。月亮这种孤冷的神已经呈现亿万斯年了。从古至今,又有多少像我这样失意的人徘徊在月下,对人生、对命运生发出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呢?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