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独自上升 11、又一次滚动考试

    高二期末考试,铁蛋取得了突破,年组名次21。



    随后,他们又进行了分班滚动考试。对学校的这次滚动考试,我心里弥漫着非常复杂的绪,虽然觉得孩子没问题,但是也非常担心他出现闪失。觉得他没问题,是孩子期末考试成绩还可以,如果他在滚动考试时正常发挥,应该没有问题。但我又为什么那么担心呢?说心里话,我是出于对这个社会潜规则的不放心啊。听铁蛋说,他们这次只取前112名,而小班是120名学生,那么另外的8个人是由于什么原因而取得豁免考试的权利呢?以我私下猜测,一定是学校为得罪不起的权利部门留下的名额。既然学校有这样的学生(其实是有这样的家长,他们占据着政府的要害部门,学校哪敢得罪他们呀),校方为他们开绿灯,那么学校就不能有自己要开的绿灯吗?如果学校有自己的绿灯,那么还得有多少孩子要被潜规则滚动出去呀。我在社会没有任何地位,和学校说不上任何话,如果潜规则遇到自己的孩子,那是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的发生。



    考试那天中午,我打电话回家,问铁蛋上午考得怎么样?铁蛋用惯常的口吻说:不知道啊!我对这小子没有任何办法了,他总是拒绝和我进行任何意义上的沟通。这可能是每个父亲都会遇到的尴尬吧。我又问他,那你感觉怎么样呢?他又说:不知道啊!于是我简单嘱咐了他一句,下午考试认真答就行,要相信自己。铁蛋“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撂了。



    滚动考试揭榜那天刚好是周,我不放心,真担心孩子被“滚动”出去,干脆和铁蛋一起去学校看成绩去了。别说,像我这样的家长还有不少呢,都板着脸,严肃着。铁蛋和同学们在一起,我远远地离开他,坐在一棵树底下,不时朝他那边瞅上一眼。在那些孩子中间,我认出了李伟东,那个细高桃的戴着眼镜的具有学者风度的学生,我还认出了刘铁男,铁蛋和他们有说有笑的,铁蛋在家时和我基本没话,我都是从这屋撵到那屋追着问,他才偶尔才说个一句两句的。可是铁蛋和同学却有着那么多说不完的话。从他们的说笑声中,我明白青真是个好东西,我像个蹲在杨树底下的老麻雀,眼睛漫无目标的瞧着四周,可耳朵却时刻注意铁蛋那边的动静,把他们欢快的笑谈一字不落地装进耳中。后来,我看见一个戴眼镜的小女生走近他们。那个小女生叫了一声铁蛋的名字,向铁蛋打听成绩出来没有。铁蛋说,还得等一会儿。听小女生喊铁蛋的名字,让我心里有一丝暖融融的激动。在一堆小男生里,那个小女生单单喊了铁蛋的名字,来向他打听什么时候出成绩,这种景不让我这个当爹的激动才怪。这说明铁蛋在男女同学中得到认可了。



    教学楼门口出现一阵动,分数终于出来了。我坐在树下没动。铁蛋和同学纷纷涌向楼内。铁蛋很快又出来了,我看见他朝我飞速跑过来,到我边后,他说,里边人太多了,挤不进去,李伟东告诉我分了,我考了511分,应该没问题了,李伟东才比我多10分。



    我长出一口气。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铁蛋这个成绩应该不会被“滚动”出A班了。出于一种确认心理,我离开铁蛋,进入到那幢教学楼内,我想亲眼看到铁蛋的分数。滚动考试分数贴在楼内公示板上,有好多学生和家长挤在那儿,伸着脖子,瞪圆了眼睛盯着上面看。电脑打印的字太小了,又没有进行名次排列,找起来很费劲。我最终还是找到了铁蛋的名字,这才定下心来。我离开教学楼。铁蛋和一同滚动到A班的原8班一位同学呆在一起,那位同学的分数看来不太理想,铁蛋让我先回家,他要陪那位同学去找年组主任,问一下同学考了那个分数会不会被滚动出A班。



    快吃晚饭时,铁蛋才回来。铁蛋说那个同学滚动出去了,他还得回8班。



    我和刘丽纷纷说,太残酷了。



    我又问铁蛋,在教学楼前跟你打听什么时候出成绩的那个女生什么结果呀?



    铁蛋说,她能有问题么,也考五百多分呢。



    那是谁呀?我好奇地问。



    铁蛋说,陈静呗!



    你分比她多?我有些惊讶。



    那又怎么样?说明不了什么,考试无常。铁蛋语气淡定。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