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动物家族 1、我非驴非马

    我像头毛驴一般在江堤上奔跑不已的那些个早晨,家里另外两头驴子还在睡大觉。



    从动物学的角度来看,刘丽和铁蛋也确实与驴的品差不太多。刘丽平时虽然不太喜欢张扬,总是默默地持着家务,可她格中有一种让我惊叹的包容和忍耐。在我看来,那种包容和忍耐就是一头驴子的秉,朴实得令人动容,持久得让我可怕。说到可怕,是由于刘丽的朴实后面其实是泼辣。在多年的婚姻生活中,我曾经无数次地领教过刘丽的这种泼辣。简单来说,刘丽的泼辣绝不是母老虎式的泼辣,因为她没有母老虎的健硕躯。刘丽的泼辣更像是与母老虎同属一科的动物----猫。猫平时总是显得非常安静和隐忍,但它捕获猎物时却迅疾异常,把职业杀手的风范体现得淋漓尽致。刘丽非常瘦小,泼辣起来也极为凶悍。在铁蛋年龄尚小的那些年里,在无数次的家庭内战中,我尝尽了这种泼辣带给我的苦头。时至今,我脸上和上依然残留着那些泼辣的痕迹呢,它们或是一小块隐约的疤痕,或是一条几乎消失但仍然存在的血印子。其实我完全可以避免它们的存在,只是由于当时自己动作过于缓慢导致躲闪不及,加上刘丽具有猫的敏捷迅疾,这些痕迹才铁证如山地保存至今。此外,内战时期,我还有好男不跟女斗的错误思想,总把自己看作是美式装备的**,而瘦小的刘丽不过是仅仅只有那么几条破枪的游击队而已。思想上一麻痹,战略上一松懈,这才使得刘丽履履得手。这种结果确实让我苦不堪言含羞不已。



    老实说,铁蛋大了之后,尤其是他上了高中之后,刘丽的猫收敛许多。随着陪读程的渐进,刘丽的猫开始异化了,看那派头和形,分明就是朝着驴子的方向慢慢转换呢。我把自己生活圈子中的好多人都看成是驴子。我觉得他们不是马,因为他们没有马的高瞻远瞩志在万里,他们也没有马的飘逸奔放洒脱*,他们只是一头头驴,一切以自我为中心,目光紧紧盯着眼前那点事儿,评判问题完全以个人利益为标准,喜怒哀乐悲思恐也无不贯穿其中。高兴了,像驴一样笑模滋的;发怒了,像驴一样哼哼几声,最多跺跺脚而已。这不就是驴子么!当然了,更多的时候,这些人在生活中基本还是像驴一样地包容和忍耐。



    刘丽呈现驴之时,也是我内心分外忐忑之。我并不怀念刘丽从前呈猫子,我只是怀疑她的驴是不是真的。她那种包容和忍耐会保留多久。虽然目前持续一段时间了,但谁又会知道哪天它不会突然消失呢!我真担心刘丽的驴会突然停顿。这种停顿像是匀速行驶的火车的骤停一样,那是一种急刹车,会点燃车轮与铁轨剧烈磨擦的成串火星,会造成车体的剧烈摇晃,而那种停顿又往往是家庭风暴的前兆,使得隐在刘丽朴实后面的泼辣闪亮登场彻底爆发,引发家庭大事件的诞生,引起家庭小舟的剧烈动,从而造成另一头小驴的不满和愤怒。那种局面可不是我希望所看到的。



    我避免与刘丽发生冲突,所以每天我都起得很早,在户外的奔跑中享受内心的平静。当然我并没有自私到对家庭事务不管不问的程度,跑步回来我会拐进早市,买回当天的蔬菜。我汗巴流水的回到家时,着腰板,笑容可掬,把从早市买回的东西递给刘丽。刘丽匆匆接过去,面容平静,没有多余的语言,同时把食指竖在嘴边,意思是别弄出动静,让铁蛋再睡一会儿。铁蛋这头小犟驴在学习上正在开始发力。他每天晚上学习到深夜,是得多睡一会儿。



    我不知道刘丽是怎么看我的。她把我当成驴了么。我是不是也呈现驴了呢。我没有把驴的形象与自己划等号。虽然我看周围人像驴,但我觉得生活在他们中间的自己其实更像一匹马,当然这匹马远不是什么骏马,只是一匹走过千山万水的老马。虽然我奔跑时更像一头疯驴。但我可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呀!把自己与马的形象做过一番联想之后,我又否定了自己是马的念头。平心静气地说,我也没有马的高瞻远瞩志在万里,同样也没有马的飘逸奔放洒脱*,我没有马活的自然,我坦承自己活得很卑微,跟驴的生活态度非常酷似。但我又比周围的人想得多一些,我认为自己的目光没有固定在前,而是投放得更远一点儿。我不像一匹马,虽然我那么希望自己是马;我不认为自己是驴,但我看上去,又那么的像驴。因为我非常平凡呐。不是马,也不愿意当驴。我觉得自己非驴非马。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