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烦恼 1、恐慌突如其来

    “一切都变了。”



    铁蛋语气幽幽地说出这句话。



    那晚,领他去洗澡,我问他,我们来到齐齐哈尔也有一段时间了,说说在这里最大的感吧。



    铁蛋停顿了三四秒钟后,在楼群闪烁不定的夜光中,幽幽地说了一句-----“一切都变了!”他的语调包含一丝悲凉的成分。



    我见此景赶紧安慰他,儿子你说得不错,非常准确,是呗,真的是一切都变了,家变了,邻居变了,同学变了,学校变了,过去熟悉的环境留在了富拉尔基,一切全是新的、陌生的。



    我又说,人生就是这样,总得面对新的环境,你将来上大学,以后参加工作,还得面对更多新环境,接触更多的陌生人,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面对新的环境,想办法慢慢适应它,然后在新的环境中找到乐趣和动力。



    我的喋喋不休,在少年看来可能有些饶舌吧,他以一惯的沉默来应对,最多“嗯”一声而已。



    



    新的环境给孩子带来的压力不小啊!让我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在学校体检中,铁蛋竟然被校方诊断为高血压。实验中学的校医专门打来电话告诉我们,铁蛋的血压高压指数是170;校医的语气非常夸张,说这种况他好多年没遇到一个。校医建议我们领孩子到市立医院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看看孩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没有。



    这种形确实让我们感到了某种恐慌。



    不可能吧?怎么可能呢?你们是不是在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了?我没好意思说校医是误诊。



    校医言之凿凿,说他们开始也以为是失误,为此重新测量了铁蛋的血压,得出的结果与第一次完全一致。



    我的心一沉,像压了一块大石头。



    第二天,我跟单位请假说家里有事,刘丽也跟那所幼儿园打了招呼没去上班,铁蛋上午的课也耽误了,小脸紧张地跟着我们去了齐齐哈尔医大附属医院。挂号之后,一位年轻的医生为铁蛋做了诊断,他用血压计一量,脸上显出惊奇之色,喃喃地说,怎么这么高哇!医生细细打量了铁蛋一眼,说,这孩子太胖了,得减肥呀!又问:体重多少啊。我们回答163斤。医生说,小胖墩一个呀,家里的好东西全让儿子吃了吧。我们脸上堆着讨好的微笑,说,不都这样么,独生子女都是家中的小皇帝。没办法,真拿你们这些当家长的没办法,孩子苦一点对他们更有好处。医生一阵的说教。我们立在一边不停地点头。



    医生,您看,这孩子血压高,是什么原因呢?我把话题引向关键所在。我不听年轻人的说教。



    不好说,医生开出诊断书,非常权威地告诉我们,让孩子做一下全面检查吧。



    铁蛋在各科依次作了心率、心律、心音、肺部听诊,肝、脾、肾、腹部进行了触诊,对神经系统进行了检查,又作了心电图,化验了血常规、尿常规和肝功能。



    医生看了检查记录,告诉我们没看出有什么问题。让我们下周再领孩子测一下血压。第二次的测量结果依然如故。医生一时显得束手无策,说,这孩子可能太紧张了,这样吧,你们回家给他测一下,家里有血压计吗?我们摇头。医生说,想办法借一个,要不就自己买一个,没多少钱。



    同事从亲戚家帮我借到了一个血压计,和医院的一样,打气的那种。在家里铁蛋显得放松多了,测量的结果虽然比医院的低,但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那数字还是高。



    我故作镇静,表和蔼地对铁蛋说,其实也给刘丽听呢。我不想把这件事弄得紧张的。我说,儿子,你还是太胖了,你看医院的检查结果表明你什么毛病没有,咱们别自己吓哄自己了,你是一个非常健康的青年。下一步,咱想办法把体重降下来。早晨没睡懒觉了,出去跑步锻炼。



    孩子说行,表却显得彷徨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