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通勤火车 4、动词

    残季节,天空纷纷扬扬的雪有时变成时有时无的细密雨丝。我那时的生活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这个字就是“累”。我觉得真的很累,有一种心俱疲的味道。陪读的子虽然充实,但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来说真的很遭罪。就说在单位和家之间的路程吧,齐齐哈尔至富拉尔基70华里,每天一个来回就是140里,这140华里并不是全部的路程。我们是在齐齐哈尔实验中学周围租的房子,那一带离火车站也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早晨上班要坐20多分钟的公交车才能到达火车站;我在富拉尔基下火车后,再骑20多分钟的自行车才能到单位。在早晨上班的过程中,我必须完成如下的动作,或者说我必须涉及以下诸多的动词:



    蹲:早晨得在厕所里使用这个词,不然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体内部会比较麻烦,得解决好。



    吃: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早晨吃饭是所有地球人共有的动作,只是我在运用这个动作的频率比较快,时间不等人啊,着急赶公交车。



    关与下:关门,下楼。



    瞅:来到楼外,瞅瞅天空吧,冬天时那天是黑的,因为时间在分左右,天很黑啊;夏天就比较亮了,有阳光的。



    跳:从我租住的楼房朝101站点行走,有一条捷径,需经过地税小区,小区保安冬天时经常把北门锁上,我就经常爬铁栅栏,跳过去,再从小区正门出来,对面就是101站点。



    跑:我在火车上结识的戴口罩的中年女人也在地税小区对面的101站点候车,她往往比较早到那个站点,看见车快来了,就朝我招手,那意思是车来了,快点。于是我就一路小跑,奔向站点,豆浆在肚子里晃着,在胃里加快了变成豆付脑的速度。有时我去早了,那女人晚了,我也朝她招手,我后来知道那女人的名字叫牛红。



    唠:有时我和牛红在101公交车上聊一下孩子的学习呀什么的,有时也不聊,都各自沉入各自的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许多烦心事呀。



    跨越:101终点站就是火车站了,如果从公路径直走过去,时间会快一些;但是交警叔叔们把那条公路上横了一条钢铁栅栏,牛红一般都是绕上一段路,从十字路口那边过去。我呢,省略了十字路口,攀上铁栅栏,越过去,这样就能挤出一点时间。



    挤:通勤的人真多,火车站即使专设了通勤口也不行,人还是那么多,因此检票时就得挤。



    上:上火车。



    推:上车后,看到有人占我的座,我就推那人一下,让他起来把座让给我,我的态度比较强硬,占座的人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乖乖地座让给我,他或她只好站在过道上。



    坐: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烦:过道上总是站着那么多人,什么时候人少一些多好啊。



    睡:眯一会儿吧,有时夜里看大片,有点困。



    看:不困时,就看万卷出版公司印制的袖珍本随宝典《庄子》,好多文章都看了N遍了;在庄子之前,看老子,5000言的老子我全文都背下来了,但庄子背不下来,大都记得开头,像什么“天下之大,其化均也”、“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秋水时至,百川灌河”等。



    掏兜:一人把手伸向乘客的裤兜里,难道是偷盗事件发生了吗?错!列车员在检票,我把手伸向自己的衣兜掏出车票,配合一下列车员的工作。



    听:车箱里全是噪音,有一个打扑克的女人总是发出令我极不舒服的声音,她的笑声啦,说话声啦,是那么的.......我都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了。还有好多别的声音,打架的,骂人的,高声谈笑的,手机铃声,车轮声.....我有几回闭着眼睛听这些噪音,它们是一波又一波混浊的声浪,让我觉得生活真沸腾的。



    下与出:火车到站了,我下车,然后出站。



    晚上结束一天的工作,下班回家的过程中,再把这种过程反过来进行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