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通勤火车 1、耗子行走的路线取决于猫

    人在江湖漂,谁能不挨刀。人在江湖漂,这所挨的刀哇,你最后归结起来,其实最后全都与人的衣食住行密切相关。或者可以这样描述,人的漂,与人所挨的每一刀,其意义与指向最后都得落到衣食住行这四个基点上。这跟古人所说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以及“食有鱼、行有车”没啥两样。我家的陪读工程当然也不会例外。所不同的只是我和媳妇刘丽更犯愁“行”这把大刀。虽说衣食住这三把刀对于我俩都是刀刀致命让人头疼不已的事,哪把刀都得全力招架马虎不得。但是这“行”刀在四刀之中,真的是更胜一筹,它刀口锋利无比,势大力沉,我觉得它简直无时无刻不在“嗖嗖”地闪着寒光,它的刀锋飞旋,舞动出的团团光影把我和刘丽笼罩得严丝合缝,根本无法转反搏。在我眼中,行刀堪称是四刀之首,重中之重。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家的三口人虽然来了,但是长期滞留此地的仅仅只是在这里学习的儿子铁蛋。我和刘丽晚上在齐齐哈尔陪读,白天还得去富拉尔基上班。不上班没收入,没收入吃啥?喝啥?总不能吃大腿、喝西北风吧。要命的是齐富两地之间相距有七十多华里,每天采取何种方式把这七十多华里对付下来,并不是简单的事



    最初我和刘丽坐的是往来于齐富之间的中巴车,车票到是不贵,单人单程8块钱,一个来回16块钱。两人一天是32块钱。坐了一段时间,觉出不对劲儿了。太贵了啊!这样下去,一周造进去160块钱,一月呢,就进去640元。一个月640块钱对于大多数的家庭可能不算什么,可是我和刘丽都挣得太少了啊!我那时的工资也就一千多块钱,刘丽比我强不了多少。在物价飞涨的当下,这种收入指数不就是穷人一族么。为穷人的我们,一个月坐车就得耗去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这是干啥呀?还活不活啦?



    首先想改变这种方式的是我,我计划选择另一条行车路线----改坐火车。齐齐哈尔至富拉尔基的火车票要比公交车便宜一半。公交车车票8块钱,而火车票4块钱,如果买月票更便宜。但是坐火车在上班的时间上无法保证。单位要求早晨分必须到岗。晚去就算是迟到,在工资上是要考核的。怎么办呢?我于是想换一个工作。在工厂,更换工作不是简单的事,整不好就造成屎窝挪尿窝、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难堪局面。厂内管理极为森严,各部门都一样。在厂外谋取一个地方才是可行之举。厂外哪个地方合适呢?绞尽脑汁之后,我灵光一闪,立即想到一处。我所敬重的一位兄长恰好在那地方当头儿,何不跟他提一提呢!忐忑之中,我小心地拨通了这位兄长的手机。听到我的想法,这位兄长到是非常爽快地答应下来,说,我这儿还有个综合管理的岗现在没人,你如果来的话,这个岗位我可以给你留着,但是你自己必须考虑稳妥之后才能跟领导提出来,千万不能草率行事。兄长劝我不能草率行事的意思我明白。我那时的工作虽说不是太重要,但是毕竟做了好多年而且我也喜欢做,一旦选择离开,就等于放弃了那么多年的积累和自己的好。但世间事是公平的,有所得必有所失,老天爷不可能什么都给你。你不是想跨进这道门吗?那你得放弃另一扇窗子。进行抉择的时候,不知是怎么回事,我一下子想起了郎朗的父亲郎国任先生。当初为了郎朗成材,国任先生可是辞了令人羡慕的公职的呀!铁蛋无法跟郎朗相比,我更没有郎国任先生的气魄,但我和郎先生都有一个普天之下所有做父亲的心,我们的初衷都是为了让孩子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在郎先生当初不凡行为的感召之下,我鼓起勇气向部门领导提出了辞呈和调转申请----辞呈是辞去科长一职,调转申请非常直接,就是申请调往那位兄长所在的部门工作。



    不得不说,人的本质有时候真是自私的。在这件事上,由于我的“私”字做祟,在行为上,我等于陷对我报以期望的原老领导于不忠,陷那些原本朝夕相处同手足的同事于不义。对他们我是终生愧对啊!因为我太了解他们了,他们都是单纯善良的,森严的工厂里,单纯善良的他们其实都是非常孤独和无助的,我的离开等于让他们的单纯善良受到猛烈的一击,而这一击又恰好来自同一阵营的人,他们能受得了么!唉,现在想来,我当时的举动实在荒唐。我觉得,任何时候,欺骗和背叛单纯善良的心灵,其行为都应该当诛!



    我来到了新单位。我顺理成章地改变了行车路线,坐上了齐富之间的通勤火车。



    我媳妇刘丽行走的路线和我略有不同。耗子走不走直线取决于猫。刘丽在齐富之间走哪条线取决于她们单位。刘丽的单位也在富拉尔基。那是一所私立幼儿园。刘丽前几年和我一样,都在一家钢铁企业上班,那时她在我们公司的幼儿园当教师,算是国营职工。企业改制之后,工厂把企业中属于社会质的学校呀,房产呀,农工商呀等部门全部剥离到地方,工厂幼儿园的资产,地方到是接收了,老师却没地方安排。咱们的政府别的本事究竟多大我弄不清楚,但是在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上,却极富策略,招法可谓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政府某个大脑袋瓜子一拍桌子,下了一道指令,对钢厂全体幼儿教师实行并轨政策,买断工龄,给点补偿后让她们全体立正、向后转,回家去吧!于是,刘丽她们这些幼儿教师就都乖乖回家了。回家其实就等于下岗。刘丽她们回家后想不通,多次上访都无结果。后来她们都闹到首都北京去了,那个大脑袋瓜子也没给个说法。



    人总得活命啊!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刘丽心灰意冷了,只好到社会上找工作。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吧,有一家私立幼儿园正在招聘园长,刘丽凭借多年的幼儿教学经验,她又刚好有教育系列的高级职称,于是在好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谋得了那家幼儿园园长的位置。



    私立幼儿园毕竟不同于国有。我在国企上班,每天去早点晚点,别人大都挣一眼闭一眼。何况我们单位的头儿还是我大哥呢!这是一位不是亲哥胜似亲哥的兄长。他为人和善,对下属工作上要求严格,但在具体处理问题时却极有人味儿。



    刘丽的幼儿园却不太一样。刘丽其实也想跟我一道坐通勤火车,可是工作不许。刘丽只好一直坐公交车。好在毕竟我这边把通勤费用省去一大块。刘丽的心理也相对平衡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