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和儿子 3、谁给了少年压力呢

    整个小学阶段,这孩子基本处于无忧无虑的快乐之中。他学过跳舞,后来孩子觉得这玩艺没意思,跳了几个月就放弃了。他妈又让他上美术班。这小子对美术有兴趣,家里成了他的绘画展厅。方厅和卧室的墙壁上张贴着他的四幅作品,一幅油画,三幅国画,都是一些静物啊植物花卉什么的。



    铁蛋上初中时,况出现了变化。他的成绩不尽人意。有一次月考,他的成绩在班级50名同学中排列第35位。那次月考后的家长会,班主任别出心裁,第一天召集前25名成绩同学的家长来开会;第二天则叫来后25名成绩同学的爸爸或妈妈,所坐的座位也按成绩来排定的。坐在那种位置上,聆听老师不咸不淡的说教,我多多少少生出一种挫折感。



    家长会议结束后,我灰头灰脑地回到家。他显得很安静。



    我略显粗暴地告诉他,以后不要上美术班了,你的成绩太差了。



    他一怔,没吱声,脑袋垂得很低,我几乎看不清他的面孔。



    随后我又问,成绩咋就这么低呢?怎么回事?什么原因?给我解释一下吧!!



    他眼里慢慢有了泪花,缓慢地一字一顿道:“这学期升初中,新分的班,新来的班主任,我有些不适应……”豆大的,透明的泪水从他稚气的小脸滚滚而下。



    “什么不适应?要我说呀,你就是不认真,这都是你没养成好的学习习惯,你这都是跟美术班的老师学的。”我有些不耐烦。



    “哪有给学生上课时,还拎着啤酒瓶子喝酒的?还老教师呢,哼!”我把火发向了儿子那个美术班的老师。



    “你怎么说我都行,可你不许说我们吴老师。”他的声音不高,却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忠诚,对自己美术老师的忠诚。



    我决心挽回美术家对儿子产生的影响,让那个艺术家的不拘小节和自由散漫统统见鬼去吧。在面向儿子书桌的墙上,我郑重其事地把我的书法作品张贴上去,“小事一丝不苛,大事水到渠成。”我用伟人说过的名言激励儿子。



    “知道米卢蒂诺维奇是谁吗?”我问。



    “不知道”他回答。



    “米卢呢?”我又问。



    “啊,知道,当过中国队教练的那个,”他眼睛亮了一下。



    “那家伙说过一句话,态度决定一切。咱把学习态度整好了,就行,爸爸相信你会进步的。”



    “嗯。”他点下头。



    期中考试,他的成绩还是35名。没变。再鼓励,再忽悠。期末考试结束了,我给班主任打电话,问儿子的成绩,班主任仍然不咸不淡地回答:“哎呀,他的分数我记不清了,我这个人只记成绩好的啊。”随后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天,我知道儿子的名次,他前进了11名,位列全班第24名。



    初一下学期期末,他前进了9名,列第15。



    8年级上学期第7。



    下学期是8年级下学期,第一次月考第3,学年组第11。



    未来的子,还有无数的考试在前边等着他,它们像深不可测的海水一样充满变数。



    成绩的排名背后,我看到一个孩子渐渐成熟的脸,快乐正在那张脸上大面积地流失。



    我还发现,在学习上,我无法给他以任何帮助了,现在的教材,无论是难度还是深度,都已经和我上学时不可同而语了。



    孩子,让你离开你所的国画,实在是出于无奈啊,就让我在这里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了。



    孩子,爸爸是个穷人,未来的道路,帮不上你什么忙,多保重啊。



    爸爸还想对你说一声,明天如果晴天,大哥和你一起出去玩儿!



    



    那天是雪天,我和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天空沉沉的,雪还在下着。他先骑着自行车离开车棚;我的动作有些迟缓,推车出来时,发现他正耐心地等我。马路上有许多像他一样骑车去学校的少年,今天是期末考试的第一天,我是想陪着他走一段,然后去单位。我和他刚骑了一会儿,后就有人喊他的名字,那是他的同学,他于是和同学并排而行,我自然落到后面,他小心地说了一句:我先走了。又嘱咐我一句,你注意点儿!



    他考了三天,第一天是一整天,第二天、第三天是半天。



    回家问他考得怎样,他面无表,有时说还可以,有时说:我不知道啊。



    考完试,他一个人在家。



    那天往家里打电话,家里没人。稍后再打,他接的电话,他说去学校核分了。他语气平静地告诉我,他考的名次。我非常意外。心里被一种灰色的绪弥漫。这是怎么回事?原以为他能迈进前几名,我心里已经做好了进前几名的准备。他这段时间也在用功,我没想到他会往后边滑落啊。我感到悲哀啊。怎么办啊?当父亲的应该怎么办呢?训斥他?不能啊!



    晚上下班回家,他妈在做饭,他在自己的屋里悄无声息。唉,还能怎么办?继续鼓励吧。于是问了他几位好朋友的名字,大都在他前面,只有一位在他后面。



    我叫着他的名字。他答应一声。我说:“你快乐的时候,爸爸和你一样快乐,你难受时,我跟你一样。”我坐在他边,拍拍他的后背,拨弄他的头发,:“儿子,直起腰来,周末咱们去市里,怎么样?”他问:“干什么?”“去书店,看电影,去公园,行不?”他答应了。



    感觉这次考试之后,他非常失落。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