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印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庄稼漢 书名:天才神算
    太阳炙烤着大地,浪滚滚,呼啦啦的电风扇开到最大档依然无法驱散令人浮燥的浪,而在村西头的一处普通平凡的农家小院里,只穿着小裤衩的青年躺在光板上呼呼大睡,嘴角扬着得瑟的弧度。

    他正在做梦,一个美梦——娶媳妇。

    当年穿着开裆裤滚爬在土窝里面的孩子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到了可以独自动脑筋思考娶媳妇的地步了。

    梦中,村西,农家小院。

    喜乐、炮声震天响,全村的老少爷们汗流夹背的前来围观,个个都是眉开眼笑。

    “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啊!”类似的诸多感叹声此起彼伏。

    西装革履的新郎掩嘴偷笑,似乎不愿意与这些羡慕外加嫉妒的老少爷们打嘴炮,目光一直就锁定在那羞羞的新娘子的上,美。

    在一口方言的二大爷的主持之下,婚礼照常进行,拜堂,喜宴,闹新人一出接着一出的上演着。

    夕阳西沉,余晖拉长了树影,浪也渐渐的降温,院子里一片狼藉见证了二人的喜庆。

    看到媳妇拎起扫把打扫院子里的垃圾,他走了过去,一把抢过扫把,道:“走,回屋!”

    媳妇躯一颤,脸一红,任由他拉着手向屋里走去。

    生涩的拥抱,笨拙的索吻,但却能令两个人大脑缺氧般的兴奋与期待,还有那份忐忑。

    “别,天还没黑!”

    “没事!”

    说着便双手攀上高峰,感受着那酥麻般的感觉,妙。

    “猴急!”

    “嘿嘿,俺都急了二十年了!”

    “去,关上门!”

    “得嘞,遵命!”

    ……

    “咋滴啦?”

    “没事,你甭急!”

    他恼火,关键时刻竟然掉链子,甭提有多么的郁闷。

    “到滴咋啦?”

    “腰带卡住了!”

    “扑哧——”

    小地摊上的东西真的不能买,太吭爹了,这次把爹给吭死了,如今弹药已装填完毕,正准备上战场却陡然发现发不了,太悲剧了。

    在媳妇的提醒之下,他找到了那把剪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那水货次货的腰带给咔嚓了。

    “门关好了吗?”

    “关好了,嘿嘿”

    “外面有脚步声,你去看看!”

    “看啥呀,办正事!”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无法反抗。

    嗵,嗵,嗵——

    “有人敲门,快去看看!”

    媳妇说着便闪一边儿去了,然后抓起单便裹在了自己的上,不顾他那喷火的眼神,哧哧直笑。

    他却是咬牙切齿,那个不长眼的脑子被门夹的货在这个时候坏他的好事。

    看着一角悻悻而偷乐的媳妇,他大吼一声:“过来!”

    媳妇看到他这个样子很害怕,便没有过去,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便抓,或许是他大意了,竟然扑了空。

    于是乎二人都忘记了刚才的敲门声,在屋子里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你跑我追,不亦乐乎。

    她的体力终究不如他,片刻便被他扣住了手腕,然后他很不客气的啃着她的子,嘴里还吱吱唔唔的说着什么。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炸响,脸庞火辣般的烧起,尤其是耳根子处打的都耳鸣了,嗡嗡响。

    正在啃吸着的某牲口怔住,呆了。

    然后便做出了反击,狠狠地咬了一口,她倒了一口冷气,疼。

    啪——

    啪——

    正反两记耳光回击。

    他又愣,尔后又咬,同时还加大了力度。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二人斗得不亦乐乎。

    ……

    某牲口终于清醒了,从那该死的娶媳妇入洞房的美梦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天生丽质,婀娜多姿的丰韵女人,自然发卷的长发披肩而落,星辰般的黑眸一闪一闪,如白玉一般的皮肤吹弹可破,她是谁?

    他有些搞不明白,自已躺在家里睡觉怎么一睡醒眼前就站着一位不相识的女人,难道天上掉下来个林MM?

    诸多的疑惑不解萦绕脑海,不得其解。

    她开口讲话,道出来意:“孙仕杰是住在这里吗?”

    “你找老头子?”他惊讶,她怎么能找老头子呢?

    足足盯了她一分钟他才收回惊讶的目光,然后道:“你找他干嘛?”

    她沉默,盯着他,很平静。

    一分钟后,他有些心虚,他总觉得刚才那个梦有些怪,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尤其是面对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时,心里就更发虚。

    于是乎道了句你等着便跑了出去。

    把钻到女人堆里讲荤段子逗那些男人因为出去打工而不在家寂寞如雪的女人开心的老头子拉拽了回来。

    粗犷的面孔,朴素的着装,嬉笑轻浮的眼神,怎么看都有些怪。

    他被踢出局,呆在外面候着。

    老头子与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走到一边,尔后便看到女人讲着什么。

    老头子静静地听着,不过最后老头子连连摇头。

    她哭,梨花带雨,令人揪心般的心疼,但老头子今天一反常态般的铁石心肠,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至今还没有弄明白之前那个梦怪在何处心里还有些发虚的某牲口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原来,她是来请老头子为她的女儿化劫消灾的。

    这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难事,但是对于老头子不过是举手之劳,为何这般铁石心肠,不解。

    别人或许不知,但他是知道的,老头子在村子里虽然落了个老不正经的绰号,但谁又知道这个老不正经的人暗中替那些嘲笑他的人化解掉了多少的灾与难,为啥今天他不帮她呢?

    他帮着她求

    老头子望天,掐指。

    片刻收回目光,叹了声气,说:“种瓜得瓜!”

    他与她同时转头对望,不解其意。

    老头子也没有解释,只是招手把一脸疑惑的某牲口叫到边,道:“一鸣,你随她去吧!”

    “嘛意思?你给俺说清楚点!”

    “刚才掐算了一下,她的女儿命格里冲犯天、地、人三劫,就是九重劫,九重劫,九死劫,难,难,难!”老头子眉头紧皱。

    “不过九死一生,她的女儿还有一丝生机,能否抓住就看你的了!”老头子又道,尔后想了想又在他的耳边嘱咐了一番,随后便让他去收拾行装了。

    老头子没再给他开口问话的机会,等他进屋收拾行装之后,老头子又与她说了一番,尔后便背着双手走到院子中间的位置,望天不语。

    他心中暗付,这个二十年来一直都不肯喊他一声爷爷的“乖”孙子能否安然无恙的迈过这道坎。

    九重劫,九死劫,必死劫,与之相抗便是触怒天威,也要染上劫数,可是他的乖孙子不小心沾上了因,无法摆脱这果。

    孙一鸣坐上那辆高级的黑色豪华轿车随着这个漂亮如仙的女人离村绝尘而去。

    在车上,她向孙一鸣说出她的芳名:葛云凤。

    人如其名,一只翱翔在天空的高贵凤凰,不可亵渎,只能仰望。

    孙一鸣心中还在想之前的那个梦,想着想着就又睡着了。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葛云凤眉头紧锁,似乎有些担心,幸好这一路上再也没有发生什么惊心的事件,松了一口气。

    在下高速路口时,孙一鸣睁开了眼睛,望着第一次迈入的大都市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与期待。

    路宽、楼高、车多,这便是大都市留给孙一鸣的第一印象。

    若是把这些楼搬回去一幢该有多好,那俺再也不用为娶不到媳妇而发愁,恐怕像水仙那样的媳妇挤破门也要往俺怀里钻,嘿嘿,孙一鸣这只牲口望着掉帽子高的大楼心中暗付。

    车子驶进了一个叫龙湖别墅的小区并在11号别墅前停了下来。

    虽然是第一次进入大都市,但他还是知晓眼前的这幢房子比刚才那些高档还要值钱,就在他准备为此发一些感叹的时候,一个精灵般的女孩子跳跃着飞奔而来。

    拉开车门,冲着葛云凤便喊了一声妈。

    得,不用介绍,就知道她是谁了,就是自己这次的服务对象葛冰冰。

    女儿随母姓,看来这个叫葛云凤的女人上肯定有段传奇的故事,只是他不屑去打听这些八卦似的故事,不过他倒是对哪个牲口把她这棵水灵的大白菜给拱了,而且还成功播种发芽然后又抛弃了她们?

    花季的少女面带微笑,挽起葛云凤的胳膊便往里走,把他给冷落一旁。

    或许是意识到了后面还有位不能忽视的人物,葛云凤停顿了下来,孙一鸣走了过去,也算是与葛冰冰非正式的第一次见面。

    他留给葛冰冰的第一印象只有一个字:土。

    葛冰冰留给他的第一印象也只有一个字:美。

    尤其是母女二人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对从乡下而来的某牲口而言视觉冲击杀伤力太强大了,所以当他走进去都忽视了那些豪华的装饰。

    安顿好他之后,一路奔波辛苦的葛云凤去了二楼自己的房间,洗澡换衣服。

    望着镜子里面映出来的完美躯体,葛云凤自我欣赏而陶醉,只是当她看到那高耸着的峰顶留下的印痕而蹙眉,就好像一块好玉多了一道瑕疵,用手去触摸,还有一些疼痛。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神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