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鬼专家前传 8.非常伴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浪子AK 书名:整鬼专家
    扒火车并不像电视里放得那般容易。Leon记得当时电视里,一大英雄轻松地跳上火车,像即将远离的人招手。当时Leon还小,他在研究怎样才能动作像那个英雄一样,做到动作潇洒,*倜傥。达文西好奇的则是,这列长长的火车是怎样进入这个方方正正的电视盒子里的?



    Leon趴在火车皮上思索着要怎样下去。恰好下面有人打开厚玻璃窗透气,Leon倒悬在列车边缘,头刚对准那敞开的窗口,就发现一个人从窗口探出头来,他对着Leon张开的嘴巴,心里涌上来的秽物全呕吐在Leon上。



    这个人吐完后显得十分虚弱,他掀起Leon的衣角擦擦嘴后,十分礼貌地说了声对不起。



    “没关系,我可以进来吗?”



    “可以…”



    没等他说完,Leon一脚踏在他伸出的伸胫上,一用力整个子钻进窗口。周围的乘客一脸诧异,警惕地打量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



    Leon脱下旧大衣,换上达文西送的新大衣后,右手伸出窗外,黑色帽子扣在手掌上。棉花糖从铁皮顶跳下,正好落在帽洞里。



    “年青人,真了不起!”旁边坐的一老头以为Leon在变戏法,特意伸出大拇指表示敬意。



    “我可以坐这里吗?”Leon戴上帽子后,表示得十分绅士,有礼貌地询问其他人。



    旁边坐着一位皮肤白皙的少年,他戴着一顶花哨的棉帽,上面还锈着米老鼠。他蜷缩在座位上,一个人占据了两个座位。少年皱皱眉,脚一缩,让出一个座位后继续睡觉,似乎十分疲惫。对Leon是怎样的人,是怎样进来的没有半点兴趣。



    Leon对面坐着两个人,左边靠窗的那位是刚才呕吐的人,他虚弱地靠在同伴肩上。这两人?Leon看清他们的面貌后,不嘴角上扬,暗自好笑。这两人是孪生兄弟,两张脸似乎从同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都是尖嘴猴腮型的,非常相像。唯一有点差别的是,左边坐的那位脸长有瘤,瘤上长着一根向左弯曲的须发;右边那位右脸同样位置上长着瘤,瘤上长着一根向右弯曲的须发。两个人坐在一起是明显对称的。



    “看什么看?”右边那位仁兄发现Leon盯着自己看后,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边的兄弟再次呕吐,他则一脸温柔地抚摸着兄弟的背部,与刚才凶狠的态度截然相反。



    “你忍着点,先别吐。”他四处张望,伸手夺过Leon头上的帽子,不含任何感地说:“先用用。”



    原来是找不到接纳呕吐物的容器,他才看中Leon的帽子。



    一泄千里,恶心的呕吐物散发着异样刺鼻的臭味,全吐在了Leon的帽子里。周围人忍受不了这种气味,纷纷捂鼻,坐得远远的。



    “你们……”蜷缩在旁边的少年突然捂住嘴,似乎也想吐。



    果然不错,Leon还来不及躲避,少年扒开他大衣口袋,全吐了进去。



    “我的新大衣……”



    “你们……谁叫你吐在车里的,恶心得我也想吐。”少年说起话来气,动起手来一点都不含糊。



    “我的帽子……”Leon还未说完,少年已经地顶盛有呕吐物的帽子扔出了窗外。



    第一次出门就碰到如此晦气的事,Leon怒视着他,高举的手指渐渐低垂,他在内心劝自己为人处事要淡定。



    少年对此不理不睬,缩回自己的角落,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天渐黑时,一阵天昏地暗,头晕眼花,Leon靠在座位上失去了意识。不知睡了多久,当他醒来时,周围的人差不多在闭眼睡觉,连棉花糖也钻进了自己的黑色大衣。旁边的少年没有半点睡意,一直盯着Leon看,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色纸片,递给Leon。



    “这是什么东西,上面还有字?”



    “这是火车票,你一定没有吧,等会乘务员会过来检票,谁没有就会把谁赶出去,看你怎么办?”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坐火车还要买票,我没有呀怎么办现在?”



    “刚才把你帽子丢了,是我不对,这对我帮你,行不?”



    少年说完诡异地一笑之后,从怀里掏出一张叠成方形的纸包,轻轻挪动对面两兄弟的水壶,将纸包里的白色粉末全倒进水壶,然后轻轻摇晃均匀,不动声色地放回原处。随后少年起,对着左边那位的耳朵轻轻吹气。



    疲倦的脸轻轻抽动几下后,那人醒了,他摇醒边的兄弟,两人立刻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盯着对面的少年。少年摆出一副轻松得意的神,一直注视着边的Leon。



    两兄弟开始喝水,你一口我一口,眼睛始终未离开过少年。没坐一会儿,两人同时捂住肚子说要上厕所。两人急匆匆地向厕所走去。



    这时少年非常得意,他挥手示意Leon跟自己过来,走在厕所边刻意咳嗽一声后,粗鲁地敲打厕所门,粗声粗气地说:“检票。”



    正如少年所料,两个厕所同时有人从门缝处递出火车票。少年一笑,收起票后仔细一看,果然目的地和自己一样。



    他们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少年一个人自言自语。



    Leon耸耸肩,十分不解地问:“你刚才说什么?”



    “哦,没什么,下一站我们下车。这张车票,你拿着。”



    “那另一张呢?到站了吗?为什么是‘我们’?”



    “我也没车票,刚才那是过期的。你不是不知道去哪里吗?是吧,跟着我混啦。我不是欠你一个帽子吗?下车后买一个还给你。”

重要声明:小说《整鬼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