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鬼专家之校园捉鬼录 30.噩梦连连(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浪子AK 书名:整鬼专家
    今天天气有点怪,灿烂的阳光突然被一片片乌云覆盖,树叶在风中左右摇晃,像无助的人在倾吐无奈。



    吴教授拿着一叠心理测试卷,急匆匆地向阶级教室走去。从教十几年来,他上课从未迟到过,他总是以作则地告诉学生时间的重要。今天比较危险,昨晚做了一场又一场噩梦后,好不容易才睡着,以致于刚起时头还昏昏沉沉的。看看闹钟,为了赶时间,吴教授来不及刷牙,用冷水洗洗脸,精神了后,才急匆匆地出门。



    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学生们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他们上课总是不慌不忙,虽然不怎么喜欢上这些无聊的课,但还是很尊敬教这些无聊课程的老师。比起课程内容外,他们更喜欢听到老师们提及他们自己的生活,如吴教授总会在讲课中有意无意地穿插一些自己年少时的求学故事,以及学院在这些年发生过哪些重大事件,从这个校门走出了多少个名人,他们成名前是怎样的默默无闻,成名后又是怎样地回报母校等等。这些尘旧的往事被吴教授拿出来说一说后就变得焕然一新,轻而易举地勾起了学生倾听的**。



    吴教授带着博士伦眼镜,睿智的外表,丰富的人生阅历,足以让部分女学生为之倾倒。每当班级有什么集体活动,他总是被这些女学生邀请。每年拍毕业集体照时,学生们总会等他来了才开始。一年又一年,一届又一届,一班又一班,这些集体照现在堆得像一本长篇小说那么厚。他们像旅客一样,在完成自己的学业后,就微笑着依依不舍地和自己说再见。人来又人往,学校每年都会迎来一些新面孔,只有吴教授和那些老师们始终留在这里,看子如何在晴中变幻。



    踩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从踏进这个熟悉空间的第一步起,他就有一种不同于往的感觉,有点像羊入虎口,空气湿黏黏的像胃酸,教室像个诺大的怪物,体像被教室吞噬似的。



    吴教授强力抑制着这种坏感觉,站在熟悉的讲台前时,双腿居然不能自抑地发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他轻轻咳嗽了一下,把心理测试卷放在讲台上,瞟了一眼下面的学生,眉头不皱起来,那种坏感觉去而复返,以更加猛烈的攻击涌上心头。台下的学生居然一个个低着头,只能看到他们头上那浓密的黑发,这让吴教授猛然想起摆放在商店里的恐怖娃娃,他们的头像台下的学生这样垂着,连接头和体的只是一根细细的线而已。



    吴教授喘了一口气,目光扫过这些学生,竟然害怕他们突然抬起头,就像恐怖娃娃一样。



    “我,我,我发一下上次的心理测试卷。”他的声音在颤抖,没有一个学生抬起头。



    “点到名字的同学,请上来拿试卷!”吴教授似乎找回了往的自己,声音变得越来越坚定,“清水源!”



    带有磁的声音在充满诡异的气氛中回,没有一个学生抬头,他们像浮雕一样,坐在那里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



    “清水源!请清水源同学上来领试卷!”吴教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的试卷,一个个红叉红得刺眼,卷头打着超低的分数,这分数,表明这位学生心理不健康,不是一般的不健康,心理严重扭曲,变态……



    他并没有看到过这张试卷,这名字……



    吴教授心颤抖,十分勉强地倚靠在讲台前,试卷上的红叉突然像血一样流动着,溢出的红色瞬间覆盖了整张卷面,吓得他连忙松开手。



    这名字……吴教授翻动着其他试卷,试卷居然其名其名地变了样,全都署着这个熟悉而略显陌生的名字,血水慢慢流水,浸透了试卷,吓得吴教授像触电般缩回了手。



    在他抬头的瞬间,台下的同学们突然都抬起了头,他们都长着同一张脸,惨白无光的面容,空洞无神的眼睛,额头中间还有一个弹孔大小的黑洞。



    “吴教授,好久没听你叫我名字了,看见你我真高兴,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这些学生像丧尸一般扑向吴教授,双手拉扯着他的四肢,吴教授能感觉到肢体被撕裂的声音,能感觉到支离破碎的痛楚。



    啊!他被这种巨大的痛楚惊醒,坐在上大汗淋漓地喘着粗气。这是在做梦吗?为什么感觉如此真实?



    吴教授被折磨得左顾右盼,确定自己坐在上后,才松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头的闹钟,发现自己设定的起时间已经过了,是闹钟没有响还是自己没有听见?他不确定地起,没有时间了,他决定用冷水洗洗脸,清醒一下,然后带着小提包试卷出门,就像梦中那样。

重要声明:小说《整鬼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