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鬼专家之重光精神病院 16. 牺牲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浪子AK 书名:整鬼专家
    Leon跑过去后,发现一大群衣着白色病服的精神病人聚焦在一起,中间横趴着一个矮个子病人,倒在一片血泊中,整个体偶尔还会轻微地抽搐一下,似乎没死多久。



    “又有病人跳楼自杀了?”王欣怡发现形和大头死时一模一样。



    “已经是第二个了。”一个光头病人掰动着手指头,十分认真地说道。



    王欣怡朝他看了一眼,他就是铁胆,那个数数不超过10,反用数字的精神病人。



    “不对,不对。” Leon眉头紧皱,在死者周围转圈,他发现一个病人脚下踩着一张折扁的报纸,伸手去扯,扯不动就用双手,一使劲扯破了报纸,手中只有一小片残余的碎片。Leon十分无奈地抬头向上看去,一个傻乎乎的病人正咧嘴对着他笑。



    “笑你老母!” Leon伸手就是一拳,病人像瓶子般直直地倒下。



    Leon 终于拿到报纸,拍拍上面的灰尘,惊呼道:“东方报!”



    “啊,Leon!这几天都没有见你,死哪去了,亲的!你以为躲起来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像你这样出色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稀嘘的胡喳子,还有榴莲般的体香,鹰一样的眼睛,狼一样的耳朵,豹一样的速度,熊一样的力量,这些不是优点的优点都深深地吸引了我。”



    一个骨骼异常强壮的护士向Leon跑来,巨大的脯有规律地上下起伏摆动着。



    “如花!天呀!我的人名花有主,我的人残不忍睹,真是命苦。” Leon痛苦地抱着头,睁眼的瞬间,如花已经站在面前。她正对着Leon,用力地挖着鼻屎。



    “如花,认识你,我真是三生有幸。你,一美丽二善良三贤惠四勤劳五温柔六纯洁七朴实八端庄。为了突出你的有点,所以都喜欢叫你:八婆!但我觉得这样称呼是对你的玷污,还是‘如花’这个名字好听。认识那么久其实你从来不懂得我对你的感觉。知道吗?一想到你,我的心就狂跳不已一股流在胃里缓缓凝结,奔腾,肆意穿行,翻江倒海。然后——我就吐了!” Leon后退一步,继续说道:“你美若天仙、漂亮大方、可迷人、纯浪漫、冰雪聪明、温柔贤淑、体贴入微、尊老幼……以上所说的,都是我这么多年来对你的错误认识!正所谓朋友妻,不可欺。铁胆,你的马子,好好牵着,我最讨厌别人打断我的思考。”



    Leon说完,继续观察着现场,连续摇头,说:“不对,不对!”



    如花听见Leon对自己的评价,竟然哭起来。铁胆靠近她,轻轻安慰着:“如花,今天的你好漂亮,不管别人怎么说,你都是我饥饿的面包,自杀时的水果刀,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中的四分之三;想你的感觉就像炒菜没放盐,苹果不太甜,喝酒少根烟,逛街忘带钱,海水有点咸……你的部今天看起来好壮观,平时见怎么没有这么大?”



    “是吗?”如花停止哭泣,转悲为喜,把鼻涕全擦在了铁胆上,温柔地依偎在他肩膀上。



    “出什么问题了?哪里不对?”王欣怡看穿了Leon的心事,焦急地问道。



    “不对,全不对!时间,地点,还有死时的姿势,都不对。” Leon转过,不停地摇头,说:“这些家伙全住在505宿舍,似乎都有自杀倾向,不过他们的意见很统一,都是选择跳楼,而且是同一栋大楼,同一层楼,同一个地方。你还记得大头死时的场景吗?他当时是下午三点半左右死的,还记得他死时的姿势吗,四肢展开,像只蛤蟆。前面死的六个人中,全都是在下午五点半左右跳楼的,而且是每个星期四。那天晚上和米田共抢*杂志的阿大,就是上个星期四死的。今天才星期二,大清早的,而且他死时姿势也不对,很明显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来的。对,东方报!”



    Leon兴奋地挥舞着报纸,向住院部跑去。王欣怡紧紧跟在他后面。



    Leon径自去了三楼。经过301房间时,他看见了毕云涛,随口打招呼;“避孕!”



    避孕听后吃了一惊,连忙用衣服遮住自己的下半,十分生气地说:“不许偷看人家换衣服。”



    Leon急忙走过,用力敲打着302房间的门,那是达文西的房间。



    “Leon,你来得正好,试试我最新的发明,始无前例的简易飞行器,从此你外出不用坐飞机,只要戴上它,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在空中飞行,听起来是不是很有惑力,想不想试试?”



    达文西手中拿着一个纸制的帽子,十分得意地介绍,说起话来,唾沫四溅。



    Leon抓住纸帽,将它折开铺平,看见报刊名字后,大呼:“果然是你,东方报,达文西,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好事?”



    “你,你怎么把它折了呢,它可花费了我好多的时间和精力,你一点都不珍惜我的劳动成果。”



    “劳动成果?你是不是用伙伴做试验?” Leon的脸沉得十分厉害。



    “你怎么知道?我废了好多的口舌才说服他,让他戴上我的飞行器体验一下自由飞翔的感觉。没想到,他一戴上,从楼上跳下后,就直线下落,这说明我的发明还不成功。不过,这次我有把握成功。”



    “你怎么能这样子呢,谁也无权剥夺别人的生命。那个趴在地上的人,虽然我不认识他,但他住在重光精神病院,就是我们大家庭中的一份子,你怎么能这样残害你的兄弟伙伴呢。”



    “发明嘛,自然要牺牲一些东西。”



    “达文西,认识了你这么久,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这次却……我真的看错你了。”



    Leon说完后,转离去,经过王欣怡边时,恍若无人。



    王欣怡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眼前的Leon,真是古怪得难以捉摸。



    达文西一个人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东方报,不知所措。

重要声明:小说《整鬼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