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鬼专家之重光精神病院 14.“卫生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浪子AK 书名:整鬼专家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揍你。想当年我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一米以下的我全部放倒。我在太平间里一跺脚:不服气的给我站起来,就没有一个敢喘气的,你害怕了吧?”那个人提着一条大短裤,面颊通红,青筋暴起,说到兴奋之处,伸手比划。手一松,大裤杈脱落下来,他看见两人惊讶万分的表,连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王欣怡没想到他会脱裤子,连忙捂住眼睛,不敢再看下去。



    旁边的Leon好奇地摘下了墨镜,盯着陌生人两腿之间的东东,喃喃自语:“怎么还没发育呢!”



    那人听见他说话,狠狠白了他一眼,提着裤子跑下山去。



    “喂,没事了,他走了,我们回去吧,喂!” Leon轻声叫唤着王欣怡。



    王欣怡从指缝中看去,发现前面已经没有人后,才大敢地睁开眼睛。



    天已亮起,阳光温暖了整个山头。王欣怡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十分惬意。



    “你手中的这盆是百合花吧,为什么要把它拿过来?”



    “她叫Lily,有感应能力,能够知道感应那些东西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Leon戴上了墨镜,阳光透过镜片反出一道奇异的光芒,转眼消逝不见?



    是吗?昨天的事,王欣怡只想忘记,不愿多提。



    走在前面的Leon突然止步,目视前方。前面正是重光精神病院。



    王欣怡顺着他望的方向看去,只见电线杆旁边有个熟悉的影,他一手扶着电线杆,体不停地颤抖着。



    “不好,触电了!” Leon轻轻放下Lily,随手抄起一根断木头,快步地走向前,挥动木头向他打去。木头打在他手臂上,两记闷响后,那个人才离开电线杆,整条手臂错位,不规矩地扭转到一边。



    “哇,是你!这么有个的大短裤,我早就应该知道是你!” Leon认出了那个男人,他正是刚才在山上遇见的人。



    “你,材像葫芦瓜,脸形像西瓜,鼻子像草莓,青痘像荔枝,眼睛像开心果,还有体香像榴莲,你个王八蛋,以为戴上墨镜我就不认识你了吗?我,我手臂好疼……老子刚才因为下山走小路,鞋子里沾满了小石子,刚才老子是在抖石子……”  



    “嗯,认识我就好。这位先生,您贵姓?刚才您触电的姿势非常优美,如果不是在下及时赶过来给你两棒,相信您已经不在这里,那就不只是折断胳膊这么简单。”



    “你妈妈的……我叫魏生津,和你有仇呀,不要再缠着我。”



    “卫生巾?好熟悉的名字。”



    Leon看着他走进重光精神病院,转对王欣怡说;“我们又多了一个伙伴。我们跟着他走大门。”



    走进病院后,Leon看见李医生匆匆地向诊室走去,他迅速转过不想被他看见。



    “怎么了你?”王欣怡见他动作怪异,关切地问。



    “没什么,胃有点疼。” Leon弯着腰,捂着肚子说。



    “可是这部位是肾呀。”



    “是吗?捂错地方了。”



    在101诊室里,李医生正在和刚才那个人交谈。



    Leon轻手蹑脚地靠近窗户,偷听他们说话。王欣怡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还是顺从他的意愿,学着他的样子,把耳边贴近窗口。



    “医生,是这样的。我娶了一个有成年女儿的寡妇。我父亲却娶了她的女儿为妻,所以我太太成了她公公的岳母,她的女儿成了我的继女和继母。继母生了个儿子,这个孩子成了我的弟弟和我太太的外孙。我也有了一个儿子,他成了他祖父的内弟,和他自己叔父的叔父。 另一方面,我的父亲提到他外孙的时候,说是他的内弟,我的儿子叫他的姐姐作祖母。我现在认为我是我母亲的父亲,我孙子的哥哥,我太太是她女婿的女儿,是她孙子的姐姐。现在我不知道我是自己的祖父,我弟弟的父亲,还是我儿子的侄子,因为我的儿子是我父亲的内弟。院长,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觉得在这里比家里平静。”



    “这么复杂的关系,您都能分清,说明您的精神很正常。照理说,我们重光精神病院不会接纳精神不正常的患者,您只是左臂骨折,山下有个便民医院,您可以去那医治。”



    “你爷爷的,老子想住院都不行呀,要多少钱直说,老子有钱。”



    听到钱后,李医生眼放亮光,随即平息下来。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们重光精神病院理论上说是不收精神正常的病患者,不过特殊况除外,您又这么有诚意……先生,您贵姓?”



    “免贵,我叫魏生津。”



    “哦……魏生津先生。我照例问一些简单的问题,如果,如果你犹豫,我就可以断定你的神志有问题,这样你就可以正式入住重光精神病院,好不好?我提问了,记得一定要犹豫。库克船长曾环游世界三次,不幸在其中的一次他去逝了,请问是哪一次?”



    李医生看见他嘴唇在蠕动,连忙提醒道:“记得要犹豫。”



    两人沉默对视了半个钟头后,李医生打了个哈欠,说:“这个简单的问题,您也回答不出来,据此我可以断定你的神志有问题。还有,您名叫卫生巾,这样家喻户晓的名字,您都敢取,这已经足以说明您的精神有点问题。”



    李医生说完,挥笔在病单上快速写着只有医生和护士才认识的字。

重要声明:小说《整鬼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