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鬼专家之重光精神病院 13.坟地的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浪子AK 书名:整鬼专家
    王欣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Leon的怀中。Leon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她轻轻动了一下,Leon立刻睁开眼睛,警惕扫视了一下四周,看见她醒了,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怎么,有没有体会到恐惧?知道什么叫做‘恐惧’了吧!”



    王欣怡似乎没有听见他说话,勉强地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还是在坟地。坟地竟然是最初见到的模样,曾破裂的地方现在居然完好无缺,恐怖的东西全不见了。



    “他们呢?”王欣怡十分不解,有气无力地问道。



    “他们呀,他们说把你吓昏了,再也不好意思出来见你。怎么你还想见他们?我立刻要他们出来?”



    “不要,我怕……”王欣怡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弱点,声音小得只有自己能听见。



    “鬼和人一样,有好有坏的,虽然人和鬼处于不同的世界,但两个世界都有相同点。这个世界上,好人多过坏人,鬼的世界里,好鬼多过坏鬼。一些留在我们世界里的鬼,他们只是为了结生前的心愿才作短暂逗留的。他们就像你我这样的人,有一颗善良的心。只有那些怨恨极深的厉鬼才会害人。如果你相信,人的脑电波可以独立存在于一个空间的话,那‘鬼’就可以解释为:独立漂浮于空间的脑电波。人在死后,其脑电波仍然存在,漂浮和游走于空间之中。”



    “听起来,有点道理。不过,还是不懂,为什么我能见到——鬼?”



    “这是因为每个人发出脑电波的地方——大脑,都不相同,发出的脑电波也不相同。但偶然也有接近的。就像对讲机,两台不同的对讲机,当调到同一频率时,就可以相互通话了。当某人的脑部可以接收到‘独立漂浮于空间的脑电波’时,不属于他的脑电波对他的大脑产生影响,使其可以看见这位已经死了的“人”,可以和他对话、沟通。所以,你能看见他们。他们其实都是一些可怜的人,生前没做过什么坏事,死后却在留在人世间受苦,成为所谓的孤魂野鬼。”



    “还是不怎么懂。不过,我看见鬼是事实,我相信你说的话。”王欣怡站起来,十分认真地看着Leon说。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让我听听?” Leon似乎还不确定,疑惑地看着她。



    “我相信你说的话。”



    “oh,yeah!” Leon听后,双手成V形,开心地跳了起来。



    “终于有一个正常人相信我了,我活在这世界终于有点价值了。我从见你的第一眼起,就觉得和你特别有缘,看样子果然如此。”



    Leon高兴地扭摆着体,他居然在跳杰克逊的“梦幻舞步”。他折腾了一会儿,整个人转到一座坟边后,突然停下,目光停滞在墓碑上,表十分凝重。



    “你怎么了?”从认识Leon的那天起,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子过,不勉有点担心。



    “没什么。其实,坟地里的这些人,我都不怎么认识,和他们沟通交流之后,我才发现他们很可怜。原来,这世上还有比我可怜的人,自从认识了他们,我就不再抱怨上天的不公平。” Leon轻轻抚摸着眼前的墓碑,柔声说:“这里住着一个难产而死的小孩,可怜的娃娃没有出娘胎就死了,平时也没有什么人来看他。周边的邻居见合力供养着他,现在这个鬼娃已经可以走路了。他见到我还会叫我一声‘叔叔’。”



    “那边住着一位大婶。儿子不孝顺,娶了一个凶婆娘,经常不给她饭吃。后来,大婶实在受不了,认为生不如死,就喝药自杀了。她说,在这里住得很好,至少不会被人欺负。”



    “那位大叔,你刚才已经见过。” Leon指着那块被锤子钉过的墓碑说,“他只是得了重病,明明还没有死,他儿子和儿媳嫌他碍事,通知亲朋好友硬说他死了,为他办丧事,把他关上棺材里面,结果他被活生生地闷死。他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没有谁来过问一下,老人家到底死没死?办丧事的那天,他们除了大吃大喝之外,就是连夜打牌。把大叔埋在这里后,竟然没有一个子女过来看一眼,就把他当成累赘一样放在了这里,不闻不问……他们还把他名字刻错了。”



    Leon提起他们,十分动,一把鼻涕一把泪。



    王欣怡痴痴地看着他,真想不到他会为这些陌生的人不幸遭遇而难过。



    “他们真是太可怜了。这世上,其实鬼并不可怕,有些人其实比鬼还要可怕。我一有空就常来看他们,经常呆在这里和他们聊天说笑,一坐就是一夜。哎,天不早了,我们一起看出吧,这里的出很漂亮,平时都是我一个人看,他们在天亮时就得回去。”



    “嗯,不过,我的头还是有点痛,我想借你的肩膀用用。”



    就这样,王欣怡靠在Leon肩膀上,两人坐在一起看出。



    天渐渐微亮,浅蓝浅蓝的一片。一道红霞闪出,慢慢扩大它的范围,加强它的亮光。太阳露出小半边脸,红透了却没有半点亮光。它好像负着重荷似地一步一步、慢慢地努力上升,到了最后,终于冲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山坳,颜色红得非常可。一刹那间,这个深红的圆东西,忽然发出了夺目的亮光,得人眼睛发痛,它旁边的云片也突然有了光彩。



    “看到了,看到了。”王欣怡指着红,兴奋地说。



    “看到了就看到了,嚷嚷什么呀,没见过人拉屎呀!”



    突然一个人提着裤子从树后面走出来,十分愤怒地看着他们。

重要声明:小说《整鬼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