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始————景恒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碗中兔 书名:合天
    蓝的天,归的云,暮光刚刚降落,风中带着花香,景色平静而幽叹。

    一名少年,盘坐在一棵老树旁,手中执着一本古典,眼睛一直盯着这本书,苍白的脸庞,瞳仁中却放出凛冽的光芒。

    一名女子,坐在少年旁的老树一支分叉上。未穿鞋的小脚丫子露了出来,有些病态的苍白。少女双手支在双腿上,而把整个头部都放在了上面。口中念到:“君羽,你说。我的老爹会不会生气啊?又跟你出来了呢。你也真是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爹对那些酸书生最讨厌了,还去学这些!再说了。以我们的份,何必去学这些凡夫俗子的东西!我们可以学术法啊!就像那些供奉仙人一样!可以活好久好久,我们也能在一起好久好久呢。你这样,什么时候能得到爹爹的认可啊!哼。你连我都打不过!更别说打赢那些讨厌的白痴了!”少女的语气有些恼怒。

    那双如水般温柔的大眼,也不白了少年一眼。显然只是有点对自己心系的他有些不满和嗔怒。

    “早晚都得死,学了仙术,能活得久?呵呵,仁灵供奉不久还不是坐化了。”称为君羽的少年放下了书,活动了下四肢,站了起来。“你呀,怎么总想这些莫名其妙的事,练武有何用?只要有足够的地位,还不是能让那些武者来保护自己。”

    “啊啊,你再气我我就不理你了!哼。”少女立刻翻从树上下来,落在了地上,显得很自然。

    “呵呵。每次都这样。不管用咯。回学术府吧。我的大人。”君羽拍了拍裤子,就捏起古典,左手挽着少女的手臂径直往前走。

    “你说,我怎么会看上你呢。又懒又没用,读写穷酸书!”从少女的语气中不难推测出对书生没有好感,甚至存在厌恶。君羽对此也只是呵呵一笑,并不去理会。少女又是浅哼了一声,并且被挽着的手臂迅速的绕过君羽的手,在他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君羽还是不为所动,还是笑呵呵的大步往前走。只是那惨白病态的脸,路出了少有的红晕。

    也许,是夕阳照的吧。

    君羽,姓颜。颜家大公子,只文不武,是全京都上下都知道的。而且这个大公子,没有一丝架子,一直都是笑呵呵的温文儒雅的样子。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是个君子。君羽的眉与小嘴。都如女人一般,细眉,小嘴。天生的病态,让他显得让人怜惜。就如个女子一般。君羽的爷爷是丞相,父亲又是大学士。在朝廷的地位也算颇大。

    女子名为叶,祖上都是武将,到这一代就成了女子。相貌也亭亭玉立,若非那骄横的语气,倒也是一个温柔端正的女子。

    叶与颜君羽第一次相遇,就是在这颗树旁,那时颜君羽端坐在此处念书,而叶却放生了几只小獐子,见到了颜君羽,便觉得这个男子十分奇怪。于是边与獐子嬉耍,边观看颜君羽。

    叶常常来观看獐子,怪的是,每次来的时候。都会遇见这个端坐在下的少年,而且都是保持这个动作,似乎是石人一般。

    而引起叶对颜君羽好感的是,一次几个猎人跟着一只小獐子到了此处,看无处可逃,便想要猎捕这只小獐子,而颜君羽却让几个猎人别伤害这只獐子,并且给予他们三锭银子。

    当然,这些叶是不知道的。只是来看獐子时,发现獐子们经常在颜君羽旁绕,由于好奇而询问的,这些都是从颜君羽那听来的。关于是真是假,也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发现,她喜欢上了这名如女子的男人。

    叶与颜君羽在同一学术府,景恒学府。

    景恒学府是京都,包括整个景恒国是最大的学府。其中有着四十名“仙人”导师,传授功法。

    宇恒大陆中,有着四个国家。分别是南岭景恒国,东荒至恒国,北寒衡国,中州皇恒国。宇恒大陆上,西州,传言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每个国家的仙人,都是从那出来的。西州,到处是纵天山脉与碧波寒潭。其中不乏灵兽与灵药。

    学术府,是教人学习术法。

    其中术法分为阳,五行,练体,器。

    五行阳,都属于控一种灵气,而将体融于天地,练到极致,便可毁天灭地!

    练体,是将灵气内纳,不同于阳五行,练体是自为天地。一招一式间,皆为天地毁灭!

    器,讲究人器合一,天地人器四者合一,攻无不破,任何动作都能使天地破碎!

    景恒国擅长的是阳,因此学术府中近乎全是阳招式,阳招式且多为封印。

    至恒国擅长五行,衡国人人练体,皇恒国则为器。

    叶学习的便是阳道学,并且是三重了。可以简单的纵一些周围阳。

    而颜君羽,却一重都未到。每次去学术府,都只是坐在那闭眼冥思。师长对此也不去理会。

    颜君羽腰间配着一柄二尺五寸的剑。剑就与人一般的细窄,少年与剑,让人观去不觉得奇特-----这人与剑,都那么羸弱。

    学士府还是与往常一样,世平凡的学子们都碌碌的大步跨着。毕竟这地方太昂贵了!

    而一些纨绔却凑在一块,昂头的在学术府门口,见到靓丽女子,就上前调戏几句,平庸学子也上前“问候”几句。

    而颜君羽与叶进来时,这些纨绔们都看着这对男女。

    其中一纨绔细声的说道“我道以为谁来了呢。原来是颜家那平民大公子来呦。哎呀,今天怎么还跟叶家的’巾帼英雄‘一起啦?”另一位纨绔立刻接口”你也真是的,难道不打听清楚,咱们的颜大公子,是靠女人吃饭的吗?哈哈。说你是’巾帼英雄‘,你还真以为是了?瞪什么瞪?女人就是女人!“

    颜君羽依旧笑眯眯的,而起旁的叶却细眉直瞪。若不是颜君羽一直牵着叶的手,叶恐怕早就如一同发怒的母狮一般冲过去了。

    颜君羽还是那副不温不痒的样子,眼睛,嘴巴依旧不变。“真不知道哪来的几只土鳖,哎。厨房的李师傅也真是的,买了土鳖就买了,还放在学府门口,放在学府门口也算了,竟然还不喂饱。让他们那鳖头一直探啊探的。真麻烦。”那声音,还是很平淡。只是让人一听,就能心生好感。

    这些纨绔领头的叫做李成,家中爷爷也是丞相。而且与颜家老头关系不错。只是李成十分厌恶颜君羽的摸样,就如个女人一般的男人。他想,只要是男人,都会讨厌的。

    此刻,李成便踏步而出。对着颜君羽道:“你有本事就出来跟我比划比划,不要靠一个女人吃饭!”李成与叶,颜君羽一样的年纪。如今阳道学也已经三重巅峰,随时都能突破四重。

    “呵呵,我想,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对这些东西。都不在意的。不是吗?”颜君羽的语气还是如之前一般的不温不痒。如同他的表一般。充满着笑容。

    “李成,这里是学府。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这时,一名十四五岁的女子从学府中走了出来,她容颜如玉,材修长,双腿笔直,并且脸色冷淡,就如同不可触及的仙子一般。这女子叫做林琳,与颜君羽有着复杂的暧昧关系。她学习阳却是个天才,短短两年,便已经到了第五重。

    李成这些纨绔讽刺,欺负颜君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颜君羽也早已习惯。而这些纨绔讽刺欺负的原因,就是这个林琳。

    “你还是个男人么?在这学府,大家都学了两年,只有你还是一重未到,这怪谁?怪你自己!我欺负的就是你,怎么了?你也可以欺负我啊。没本事,叫嚣什么?废物。”李成很不屑的对着颜君羽笑道,并且招呼了后面的纨绔们,到别处寻乐子去了。

    “儿,都暮色了来学府做什么哦?”林琳走了出来,对着叶说道,林琳的父亲是个商人,林琳的父亲经常提供叶父亲武器,军甲。所以林琳与叶是从小的玩伴。

    “嘻嘻,还是琳儿厉害呦~你看你。你一出来,就吓得那些鳖~逃跑咯!”叶的小脸上都是胜利“崇拜”的笑容,看到了林琳,立刻扑贴了上去,双手挠着林琳的后背。

    让林琳好一阵喘,而后有笑着捏了捏叶的耳朵。“你再弄,你的君羽官人就吃醋咯!”

    “君羽才不会吃醋类!”叶还是不依不饶的试图挠林琳。

    这两人的这一翻玩逗,却让周围的人都看得呆了下来。男男女女都停下了步伐。驻足看着。

    林琳与颜君羽交往,是秘密的。而结束的原因就是被林琳父亲来到学术府,正对着颜君羽说“我女儿不会嫁给废人。”这段感,也被公布了。当然,是在叶对颜君羽有好感后。

    谁都没注意到,颜君羽被发丝遮住的额头,此刻都是青筋,并且右手握拳,小幅度的颤抖着。那一声废物,在他脑海中回到着。

重要声明:小说《合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