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祭炼阔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回 书名:点神止杀
    一座山峰旁边白衣男子体层层青气索绕凌空漂浮,他眉头紧皱正四下观望像是寻找什么。

    “不对啊,明明是在这里怎么不见了?”白衣男子暗道:“难道是还在树丛中?”

    白衣男子转过背对着大山,朝树林里望去。就在这时,后一个声音响起

    “我在这里!”

    上官成风从山壁的一处树丛处跃出,手中阔剑抡的浑圆砸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深知对方这一招的厉害,就向后躲闪,可上官成风已经算准了他躲避的位置这一剑不偏不倚的砸向了白衣男子的头顶。白衣男子见来势汹汹,急忙双臂交叉全灵力运足了架起风盾。

    “蓬!”

    白衣男子被一剑砸飞,后退之际他强忍体内气血翻涌双手结印体蓦然青光大起白衣男猛喝一声:

    “疾风乱刃!”

    五道三尺宽的风刃离体而出,嗖嗖嗖,三道风刃直直劈向上官成风,上官成风已经没有力量再使用回风斩只好把阔剑挡在前招架。

    三道风刃劈在阔剑上力道奇大,上官成风甚至有些招架不住,更要命的是另外有两道风刃分别从一左一右紧随而来,上官成风只能躲过一道,另一道则狠狠的劈在上官成风的口。

    “噗!”

    风刃切入上官成风体,鲜血顿时溢出将衣衫大片大片染红。上官成风无力的掉落到地面,手中阔剑也脱离手心掉在旁。

    白衣男子徐徐落地,一手扶着口嘴角溢出一丝血迹。“狡猾的小子,竟然害的我受伤。”白衣男子擦擦嘴角说道,一步步走向上官成风。

    在白衣男子眼里,上官成风是一个迅战师。迅战师的防御并不是很强,在六个职业中算是中等。而疾风乱刃这个必杀绝招是白衣男最引以为豪的一招。在门派中他是仅有的风属天赋并且是门派有史以来第一个在魄华期就学会的。这一招他练了三年时间如今五晋魄华修为他自负凭借这一招即使是七晋魄华的盾甲师都可以击杀。如今对方只是个一晋魄华的迅战师虽只接到一击也没有活命的道理,白衣男子自信十足看都不看上官成风一眼走向那法宝阔剑。

    拿起阔剑白衣男子终于忍不住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法宝,如今有了法宝,天下之大任我逍遥哈哈哈哈......呃...”

    白衣男子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他的右肋一凉,一把黑色短刀直插而入刺破心脏。白衣男子脸部表僵住,难以置信的看着正握着短刀的上官成风:“你,你怎么,没...”

    上官成风没等他的话说完便抽出短刀,短刀抽出之际鲜血激而出,溅了上官成风满脸,满

    夺回阔剑上官成风用衣服包扎了一下伤口便没再停留立刻朝先前居住的山洞走去。先前用长枪使出回风斩时只用了一成的灵力,按照枪谱上说回风斩也是消耗灵力较少的一招。可不知为何仅仅用这法宝阔剑使出两次的回风斩,体内灵力就已消耗了九成,此时自己受重伤,即使来一个八级凶兽怕是也无法对付。上官成风只能选择快速回到山洞再疗伤治疗。

    出了山洞的少女此刻正在一棵树下采摘着野果,好像是预备好几天吃的她采了满满一兜方才返回山洞。山洞的位置是在山壁一丈高的位置少女只能用一只没有受伤的胳膊慢慢攀爬。等爬到洞口时她听见洞里仿佛有声音,探出头往里一看不大惊只见一个人满是血正在洞里盘坐,少女惊愕间险些掉落下去但转念一想刚才看轮廓好像是那个家伙,也许是那个家伙受伤回来了。少女抱着这个想法心惊胆颤的又攀附上去再次探出头查看,从衣服上判断真的是“那个家伙”少女这才敢慢慢攀进山洞。

    上官成风早就听见了声音断定是少女回来所以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仍旧打坐疗伤。半响上官成风才睁开眼睛,体倚靠在山洞石壁上看了看少女包裹中的野果,想必少女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今天对不起让你挨饿了。”上官成风略带歉意的说。

    上官成风并没有把少女当做一个仇人对待如果有敌意的话上官成风早就斩草除根杀死了她。这少女一看就是毫无心机单纯的女孩,同为圣族人上官成风并不忍心撇下不管况且女孩的哥哥和伙伴也是死在自己手上的于于理都应该保护她平安。

    少女闻言十分惊讶,他们本来什么关系的没有甚至可以用仇敌来形容哪里来的对不起。少女心中掠起一种莫名的滋味,连连摇头,不知用什么话语来相对。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少女醒来时上官成风就以离开了山洞,等回来时搬来一头野猪和一捆干柴,还有一袋清水。

    “我要疗伤,你自己注意一些若是遇到生命危险你就大叫我会出来救你。”说完上官成风把短刀扔给少女:“这个你暂且用来防。”

    “他是怕我报仇才对我好呢么?不对啊如果怕我报仇早就应该杀了我,还是他另有图谋?”少女愣愣地看着上官成风心想。

    上官成风起阔剑,开始在山壁上开凿,一会功夫锋利的法宝阔剑就在山壁上开凿处了一个空间不小的偏洞,上官成风搬来一块大石挡在偏洞洞口,带着阔剑钻了进去然后把洞口封死。

    上官成风目前能使用灵力虽然不能确定是哪个种族的功法或者是特殊的体质,但也可以算是修士。修士一天两天不吃东西是没关系的上官成风打算在偏洞中祭炼了这法宝阔剑。

    说来上官成风的体也是有些奇特在疾风乱刃的攻击下受伤不死,而且很快就恢复了三成这样的速度都快要赶上木系卫道师木愈术的治疗了。

    在从江山中时刻面临凶兽更有一些为之危险上官成风不得不急于把阔剑祭炼成功,如此一来可以增加许多战斗力。但是祭炼成功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能动用,法宝是个稀缺之物珍贵程度不亚于神兵,这消息若是放到外面不出三定会招来大量的抢夺者。这些抢夺者可能是某些厉害的散修甚至是一些门派的掌门,他们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把法宝抢去然后把你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碎片,让你生于大地融于大地。

    偏洞里只有一丝从洞口石缝透出的光线。上官成风手握阔剑缓缓输入灵力同时输入神识。一级修士的神识并不强,只能感知周围几尺范围,那些选择副职后的修士会腾出一些时间来修炼神识所以相对要更强一些。

    灵力附到阔剑剑缓缓游走并把阔剑包裹,上官成风连忙用神识感知阔剑之内先任主人留下的神识位置。还好当初那书生少年的一个必杀光龙把阔剑里面的各种制都打碎甚至里面留下的神识也冲碎了七七八八,不然上官成风凭借着类似魄华初期修为是没有办法撼动二转修士神识半分的。这个阔剑是一块矿铁打造的并没有吞口,先任主人的神识在了剑体与剑柄的连接处。另一股神识遇到了上官成风的神识只是微微有些动并没有多大排斥,看样子那个叫吴另雄的青年此刻虽没有死但也是生命垂危,根本没有力量再去控制这神识。

    上官成风把神识化成锥形向那股神识撞击,无奈二转修士的神识仿佛百足之虫生命力顽强死而不僵。尝试了几次上官成风都没能将那股神识排挤出去。

    上官成风口中叹了一口气把阔剑横放在地上,看来用这种方法是行不通两人修为差距太大,看来只能用那血祭之术。

    血祭之术上官成风曾在独岳唐的藏书阁见到过,那本书破旧不堪很久都没有人动过上官成风因为对法宝好奇所以在修炼间歇从头到尾看过一遍。

    这种祭炼之术是以自精血为媒化成符咒附在剑引动剑灵。若是剑灵认可你这人便能成功祭炼融合反之则失败。血祭之术一经祭炼便不能更改,法宝与主人血脉相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上官成风考虑片刻还是决定用这血祭之术试验一下,毕竟能得到一个法宝就实属莫大的运气至于不能更改不改便是了,以后若真的有幸得到第二件法宝也可以留在二转之后。

    下定决心上官成风咬破中指手指在剑龙飞凤舞各式符号一一绘出,画完符咒上官成风双手结印念动咒语,那些古老生晦的咒语上官成风花了好长时间背诵如今果真派上了用场。

    咒语完毕剑上符咒一一亮起,由血红变为金黄之色随后又变成了紫色。这种紫色正是上官成风丹田气旋的紫色。

    阔剑开始微微颤抖并发出蜂鸣,那些符咒也跟着明暗不定,时而变成金色时而失去光泽,时而又恢复成了紫色。

    霍然阔剑剧烈颤抖一声,声音之大就连侧洞外的少女都感到有些刺耳,随即阔剑之上的那些符咒恢复了起初鲜红的血色失去光泽,一个个慢慢没入剑体消失无踪。阔剑还是一副黑漆漆的样子看不出有半点祭炼成功的迹象。

    看到此处上官成风叹了一口气。对于这种结果上官成风也没有多大失望毕竟里面还存在有别人的神识自己就这么轻松把一个二转修士的剑给夺来未免太过不公。

重要声明:小说《点神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