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山中境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回 书名:点神止杀
    上官成风在长长的石阶上一直朝下走着,心中掠起一阵莫名的滋味。自己就这么匆匆而来,又这样匆匆而走,这几年平淡无奇,修炼也没有什么成就,以后怕是不会再踏上这座山峰了吧。

    走到独岳峰的山脚下,上官成风却意外的看见了一个人,刘奇。刘奇手里拎着一个包裹,似是在等什么人。

    上官成风看了看刘奇,说:“我走了刘长老,多谢你把我引荐到这里。”

    “你要去哪?”刘奇问。

    “我要去从江山,去那里想办法开启魄华。”上官成风回答说。

    刘奇却是赞赏的看着上官成风:“你的决定很好,在从江山中和凶兽对决可以激发人的潜能,借机开启魄华也是有可能的。今天在大堂内我本想替你说几句话却没找到机会插嘴。你格太倔强了对你不好后你要改改。”

    刘奇说这些话时完全和以前是两种气质,上官成风仿佛面对的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上官成风没有回答,他不想因为想得到什么而去卑微逢迎、违心的去做自己不愿做的事说自己不想说的话。

    刘奇把手中的包裹递给了上官成风:“这里面都是进山之后常用的东西,有药品、地图、匕首、绳索什么的。我只能帮到你这些了。”

    “为什么要帮助我?我是一个开启不了魄华的废人,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前途的。”上官成风没有接过包裹,而是反问道。

    “呵呵呵呵。”刘奇一笑:“我只是想,你是因为我而来到独岳堂的。如今出现这种结果也是我不想看到的。我只能做这些了,其他的也帮不了你。希望你以后能早开启魄华,踏入修士之列。”

    上官成风想了想,接过包裹:“多谢了。”

    说完上官成风头也没回的走了。

    走了几步前方又传来了上官成风的声音:“刘奇长老,你还欠我一个灵器呢,等我修炼有成了我要回来取。”

    刘奇没有作答,上官成风也依旧没有回头,慢慢消失在路途的拐角中。

    上官成风今天又学了一个道理,人不可貌相。以前看刘奇一脸猥琐,属于心术不正之流没想到自己落魄至今他还会帮助自己。人的善与恶,完全不能依表象而定。

    扛着一杆长枪,上官成风踏入了凶兽众多的从江山内。一路上也遇到了几个主动袭击的凶兽,但等级都是很低的。上官成风三两下就杀死,而且杀死之后连皮骨等材料都没取,只割下了几块用油布包裹起来留作晚餐。

    上官成风在一个比较陡峭的山峰上寻找了一个山洞,把包裹放在了里面在洞口撒了一些遮蔽气味的药粉便开始打坐练气。如今练气上官成风依旧是有些吃力,不过他早已习惯如此。练气之后又进行了锻骨,花费了一个时辰后才锻骨完毕。锻骨之后上官成风一疲劳但却没有休息,而是拿着长枪走出到洞口跳了下去。从江山内如果遇到凶兽还好对付,若是遇到了狂兽和妖怪哪怕是一级的上官成风都无法应对,只能逃跑。之所以找了一个陡峭的山壁上官成风是想在这里先练习一段时间飞檐走壁。毕竟自己还不能使用武技,遇到了厉害的敌人只能选择逃跑。

    在山脚下上官成风面向山壁后退了几步,然后猛然冲刺冲向山壁。砰砰砰砰,上官成风在山壁上行走了六部之后便无法继续前行,直接跳落回地面。

    落回地面之后,上官成风没有喘息继续如此练习,两个时辰过后上官成风终于可以在山壁上前行九步了。进步虽小也是在意料之中,无论什么事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上官成风心想。

    两个时辰的练习上官成风以满是汗,找了一个河流脱光了衣服上官成风就跳了进去。一个方形项链在上官成风前摇曳着,项链下还有一个像符咒一样的紫色印记,森罗倾霞说那是胎记,小的时候就有。至于那项链森罗倾霞说是他父亲在这世上留下的仅有的两样东西之一,这两样东西一样是这项链另一样则是上官成风。上官成风一手拿着项链仔细端详,这个没有见过面的父亲倒地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还活在这个世上么?

    时间一晃过去了十天,这十天中上官成风除了每练气锻骨就是练习飞檐走壁,至于魄华,一点开启的迹象也没有。

    通过这十天的练习,上官成风已经能在岩壁上奔走二十多步而不掉落了,之间还可以拿枪比划几下。

    带起包裹上官成风打算离开这里,再往山脉深处走走,边缘地带只有零星的几个九级凶兽,对于上官成风来说不够强。上官成风想找一个凶兽群,只有在生与死的厮杀中才能激发潜能,一两个九级凶兽是不够的。

    行进了几十里上官成风便停了下来。按照地图上说再往里深入就会有狂兽和妖怪,那些可是惹不起的家伙。没有开启魄华是不能够去尝试的。

    上官成风猎了一只野兔生火烤了起来,这时远处有三人向自己走来,走进一看是三个武士,他们的等级都在八级以下。

    这三人两男一女,男的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一名手持一个板斧,一名手持短刀,女的是一名轻弓手。他们都是穿着简单的粗布衣,看来并不富裕。

    “是一个小家伙。”手拿板斧的男子对另一男子说。

    “嗯,看他的年纪,最多也就是八级武士。”另一男子说。

    板斧男子走到上官成风跟前蹲了下去,手中板斧重重落在地面石头上发出当的一声:“喂我说小弟,你是从哪来啊?一个人在这从江山中很危险的不如和我们组队吧。我们可是杀过九级凶兽的。”

    上官成风抬头瞥了一眼男子:“我没兴趣。我一个人很清静,没有什么事的话请你不要打扰我。”

    “哎呀我说小子,你年龄不大脾气可不小。这么猖狂你信不信我一斧子劈了你然后丢出去喂狼?”板斧男子故作凶狠状说。

    上官成风没有回答,自顾自的烤

    见上官成风不回答,板斧男子站起子回到另外两人旁:“赵兄,这小子不识抬举不和我们组队。我看他衣服不错高档的说不定是哪家贵族的子弟。我看咱们打劫了他吧,反正这荒山野岭的尸体仍掉不出一个时辰就会被凶兽吃掉,你看怎么样?”

    短刀男子看了看上官成风,面露犹豫之色:“打劫他有什么用,他就那两个小包裹能装什么,你还以为他会蠢带很多钱来进山么?要是有练气功法还行,他这么年轻就敢独自进山,看来是学过练气功法的要不我们把他绑起来他把练气功法说出来怎么样?”

    “嗯...”板斧男子迟疑了一阵:“好,就这么定了。小妹你一会拿箭他,然后我们两个上去捉住他。他最多就是八级武士,我们拿下他轻而易举。”

    那个小妹听了哥哥的话,怯懦的摇了摇头:“哥,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有练气功法,你不想成为修士啊?做大事就要心狠!”板斧男子教唆道。

    小妹听了还是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杀人。”

    “你这个死丫头谁让你杀人了,我们要活的!我还是不是你哥了?爹死前告诉你要你听我话你忘了么?我们去了,记住你拿箭他,不要要害!”板斧男子说这抄起板斧便走向上官成风,那个短刀男子也跟了上去。

    留下小妹一人犹犹豫豫地摸着弓箭,似是在做极其强烈的内心挣扎。终于她还是拿起了弓,一枚箭矢搭在了弓弦上。

    这一切都看在上官成风眼里,在那女子把箭放在弓弦上时上官成风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拿出匕首嗖得出扎在了女子的手臂上。

    女子一声尖叫坐在了地上,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己开始流血的手臂。两名男子也因为这声尖叫忍不住回过头去,就在这时上官成风几步跃出,嘭,嘭两脚把两人踹飞。

    “好好的猎人不做学人抢劫。”上官成风拍拍手说道。

    板斧男子没有丝毫准备被上官成风踹飞,落地时以在他每每前了。他见自己妹妹被上官成风用匕首扎伤,一股怒火涌上脑子:“敢伤我妹妹我跟你拼了!”说着男子抡起板斧冲了上来,上官成风主动迎上,一只手搬住男子的脖子一只脚放低处一绊,手一用力男子向前飞出摔在地上。手中的板斧不知道怎么弄的就对准了自己的脖子,噗哧,他的喉咙被自己的斧子隔断,鲜血流出。上官成风见状也是一惊,他没想过要杀这人,可是如今死了只能说明他命太衰。上官成风转头看向另一男子,不再理会死者。

    短刀男子见死了人,心中十分惶恐,手提着短刀战战兢兢地指着上官成风:“你,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杀了你!”

    上官成风原地没动,可男子手中的短刀却是飞来,上官成风随脚一踢就踢了回去。噗哧,短刀贯穿了男子的膛,男子瞪大眼睛满眼惊惧地倒了下去。这次上官成风也不是故意的,真不是。他本想把短刀踢回去在男子旁边的树上,可是脚法嘛,有点那么小误差,所以这老哥的命就悲哀的牺牲掉了。

    来之前刘奇嘱咐过,在从江山内不要轻易与人组队,因为这里的人一个个居心叵测,即使不背地里捅你一刀也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弃你而逃。更有甚者专门行打劫杀人之道,遇到不怀好意的人,不要心软,该杀就杀便是了。

    眼下两人是先行攻击自己的,不小心杀了对方上官成风也没有什么愧意。至于剩下的那个女子,只见她脸色苍白满面流汗,看样子是十分害怕。上官成风本想就此离开,但一想把一个受伤的女子扔在山里肯定活不成,转念间上官成风善念大发一步步走向女子。

重要声明:小说《点神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