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独自闯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回 书名:点神止杀
    但上官成风把自己的弟子打倒自己的面子很不好看,苏蓉转眼间就把佩服上官成风的那么一点小绪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开始以长者的口吻数落上官成风:“上官成风,你刚从瞻天楼下山来就给独岳堂惹事,你是不是不想好了?”

    “苏师伯什么叫我不想好了,明明是你炼魄门下弟子围攻我的你说话怎么不能公道一点?”上官成风毫不退让反驳道。虽说她苏蓉是个魄冠期修士,可以三两下就把一个结丹期的妖怪打死,更能轻松的杀了自己,可上官成风就不相信她会就这么大庭广众的杀死自己,而且是因为说话不敬这种理由。

    苏蓉闻言眉头一竖,面现怒容,从来没有弟子敢和她这样讲话,即使自己说的没有道理也轮不到一个小小弟子来教训:“你是在和我说话么?”苏蓉怒声质问道。

    正在这时后方走来一个人:“怎么,我徒弟说得不对么?”上官成风正要回答,回头一看是那脸部面积颇长的陆悔。“是你们炼魄门的弟子不行,怎么你还要怪罪我徒弟技高一筹打赢了他们?”陆悔说道。此时的陆悔脸色稍稍好了一些,见上官成风一人打败这么多武士心中又重新燃气了希望,可是当他凝视上官成风体时又再次的面如死灰,这小子根本没有开启魄华!随即陆悔又皱起了眉头,他没有开启魄华怎么会这么厉害呢?想来想去还是没想通陆悔一晃脑袋不再去想,总之一年之内开启不了魄华,这辈子就别指望了。干脆把他卖到猎团去吧拟补我那五枚结灵丹的损失。

    苏蓉被说的无言以对,确实是这个道理,人家只一个弟子就打倒了自己十多个弟子这也太不像话了。苏蓉此刻把矛头转向自己的弟子:“都给我起来,你们这群废物,连一个废...”她刚想说‘连一个废物都打不过’,不过话到嘴边又噎了回去,一个废物都打不过的人恐怕连废物也不如吧,自己教出来的弟子连一个废物都不如,这话还是苏蓉自己说出来的,让她何以堪啊?

    苏蓉转移了话题,开始给弟子施压:“从今以后你们的训练量统统给我加大,每要背三百斤负重跑二十里的路、打十大缸的水、劈二十担柴......”

    一干女弟子暗暗害怕,这师傅是真的发飙了比平时的训练强度足足加了一倍,还好自己没参与要不然也免不了。女弟子们这样的想着,却见那本来已要离去的苏蓉又回过头来,女弟子们顿觉不好,果然苏蓉开口了:“你们女弟子也一样!”

    女弟子们一个个纷纷哑然,低头不敢作声,师傅的话没人敢反驳,她们只能暗暗祈祷她老人家能快点消气。

    闻讯而来的锻骨门的弟子见到炼魄门的弟子被上官成风打得鼻青脸肿或是一瘸一拐锻骨门弟子心中大为畅快,这群天天和师妹在一起的家伙终于得到惩罚了,锻骨门的弟子对小师弟的行为很是认同。一个个偷偷得向上官成风伸出大拇指,苏蓉一转又赶忙收了回去。

    按照门规,弟子打架是要受责罚的,其责罚的程度要量行而定。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法门长老无权决定,只有去找堂主,几人商讨发落。

    陆悔带着上官成风朝总堂大厅走去,一同而来的还有苏蓉、程旭和那个师兄还有张峰。几人被丢到了大厅之上,二位长老却自己找了椅子做了下来。大厅的正中的座位空着,旁边站了一个褐色衣袍的年轻修士。他是副堂主,级别没有法门长老高辈份也没有他们大所以陆悔、苏蓉坐着他只能站着。副堂主,这个名字好听实际上就是堂主的一个跟班打杂的,一点实权都没有。平时也只能和黑衣弟子指手画脚来满足一下对于权利的虚荣心罢了。

    这会副堂主大人正在极力的批评上官成风几人,不该做这种有伤团结的事。而上官成风正在回想刚才打架的过程,若是副堂主知道上官成风毫不把自己的话听在耳里,必定气得七窍生烟。刚才上官成风一共对上了二十一人打倒了十一名人,其中两名九级武士,五名八级武士,三名七级一名六级,这样的战斗力估计能对上四个九级凶兽。

    当然这种打法是在没有使用武器的况下,如果双方都使用武器的话这场大都可能不是这样的结果,战斗起来会更加凶险和困难。综合起来上官成风判断自己现在可以独自对上三个八级凶兽或者两个九级凶兽。这样的力量也算是不小了,要知道一般九级武士都还得一两个七级八级的武士配合着才能杀死九级凶兽。

    也没有听清楚副堂主先生讲了些什么,这时那个高高瘦瘦的刘奇从门口走来。刘奇走进大厅直接坐了下去。刘奇是褐衣长老按道理是不该和红衣长老平起平坐可是刘奇就真的那么坐了下去还主动拿起茶杯抿了一口,那陆悔和苏蓉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满仿佛已经习惯了一样。副堂主大人也没有说什么,依旧立在前台滔滔不绝的批评着惹事弟子,说得累了副堂主清了一下嗓子,咽了一口吐沫继续说。而此刻上官成风正在思考是不是要去从江山里历练一番,把副堂主大人的“教诲”给当作了生理气体处理给处理掉了。

    隔了一会,陆悔也听的不耐烦了,一拍桌子问:“徐川,堂主师兄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么轻轻一拍把副堂主徐川吓了一跳,他这才回过神来注意到此时大厅内陆陆续续该来的人都来了就差堂主一人。徐川正吱吱唔唔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一声响亮的咳嗽程鼎从后方出现。程鼎出现朝堂主椅上一做,那程旭。程旭师兄还有张峰立即噗通一下跪了下去,脑袋深埋看样子很害怕。只有上官成风依旧站立在大厅之上昂着脑袋不卑不亢。

    副堂主徐川见上官成风见堂主不跪,大声呵斥起来:“好你哥上官成风,见到堂主还不跪下!”

    上官成风不予理会,再次把副堂主的话当作了生理气体。

    堂主程鼎对此也颇为不满,这是在独岳堂第一个人惹了娄子还敢不下跪的人,平里就算是长老们都对他毕恭毕敬一个小弟字而且是个毫无前途的弟子竟敢如此忤逆,未免有些不把自己这个堂主放在眼里了吧。程鼎心中不爽,但也不好直接说出来为了表示自己的宽宏大量又能狠狠得惩罚了上官成风,程鼎心念一闪便想好了说辞:“免了免了,年轻人不免心高气傲偶尔目无尊长也只能说师傅没教导好。今天这事我也有所了解,这是触犯门规的事而且很严重,双方都要受惩罚。咱们广鸿门的戒律尔等都知道你们且说说此事要怎样定夺?”程鼎故意提了一句师傅没教导好,目的就是要让程鼎自己狠狠责罚上官成风。

    程鼎说这话是陆悔的脸又长了一截,但这次上官成风怎么说也给自己争了一回脸自己还是要多多少少护着点自己的徒弟的,再者还要把他卖到猎团去呢若是罚重面壁个两年三年耽误时间不是,陆悔没有中程鼎的圈反而是替上官成风说起话来:“按照门规,分节轻重面壁一年或者逐出门派。若是悔过心诚可以从轻处理。我徒弟他不是主动惹事所以顶多是个面壁,成风快给你堂主师伯跪下认个错你师伯宽宏大量他会从轻处理此事的。”

    程鼎听言心中大为不满,这陆悔师弟竟敢和自己对着干了?正要说话却见上官成风在下方微微摇头,一字一顿地说:“我没错,更不会跪!”

    “上官成风!”陆悔喝到。他深知程鼎的脾气若是惹得他不高兴了,他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出来而且作得很漂亮。

    上官成风依旧不肯屈服认错,倔强的狠。

    这时程鼎说话了:“上官成风,你若是不认错可别怪我把你发配到从江山里去猎兽。”

    一听可以去从江山正和上官成风的意图,既然这样就更不能认错了!何况自己本来就没错。

    “我没错!”上官成风再次说道。

    程鼎面色没变,但心中大为恼火,大袖一挥:“好了就这么定了明就把上官成风流放到从江山一年之后才可以回来。”说完程鼎转就走,不再理会众人。

    这种处罚其实跟逐出门派差不多,程鼎本有心除了这废物但因为顾及上官成风后极有可能是个大家族到时候族人来追究起来没法交代。这么处理若是上官成风回家去了这事就好办多了,若真的去了从江山他家人问起就说历练去了。历练之事年月不定不说人安危也没人能保证,若是上官成风死了则正合程鼎之意。

    事件大体上这么处理了。上官成风曾经用来修炼的元能石也被果断收缴。只背了自己随的几件衣物带上了当初的那杆长枪上官成风便离开了独岳峰。临行前只有夏海和王萧前来相送,如今弄成这样两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嘱咐上官成风一切小心。上官成风就这么离开了独岳堂,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步的征程。

重要声明:小说《点神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