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侵蚀(7)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上车前他告诉我要抓好,我愣了一下。



    



    摩托车的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在光影的车辆中,它敏捷而又灵活地穿梭其中。他在避行于每一辆车子的时候,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我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摩托车过度地倾向左边或者是倾向右边而被狠狠地甩出去。我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摩托车的排气管所发出来的巨大声响简直把我吓坏了,我一边用手紧紧地抓住车后架,一边又要保持平衡,手的肌由于过度紧张而变得酸痛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坐摩托车,而且还是坐在一位男士的后。摩托车帽牢牢地巩固在了我的头顶,笨重得如同顶了一块巨石般。有一阵子我还差点的晕厥过去,尤其是耳朵被“嗡嗡”地风声所灌满,让你无法思想。我连两边的风景更是不敢看,因为车速太快,我的后是空的,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他的时速加快而直接地从车架上掉下来。我也不敢闭眼,万一我闭眼了,就会睡着,睡着之后因为没有扶手的地方而一咕噜地从车上滚下来,然后跟在后头的大卡车就会把我碾个粉碎,头颅开花,脑浆溢开。现在,唯有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后背才行,这样我才能得到些许平衡感。这样的话,他的后背又被我反复地欣赏好多遍了。由于他的两条胳膊紧紧地支撑着摩托车的前架,他的上衣被绷得紧紧地,更突显出他厚实的背部肌线条,他的肩膀很宽,看起来给人予安全感。他的上穿着接近于黑色的警察制服。现在他戴着摩托车帽,和前两次不同,前两次都是戴着警察帽。刚才他脱下摩托车帽时我注意到了,他的头发的颜色是黑色的,短发,有一定的刘海,刘海被他整齐地理在一侧。他的眸子是蓝灰色。黑色和蓝灰这两种一深一浅的颜色构成了他的整体色,对比鲜明,却又结合得恰到好处。也许是因为盯着他的后背太久的缘故,令我产生了遐想;又或许是我害怕极了,一个人独处于空的车后令我缺失安全感,我害怕自己真的会一不小心从车的后座上摔下来,于是我把双手伸向他,我触碰他的腰,他僵硬了一下,肩膀收了一丁点儿,我看到了,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我感觉自己的脉博加快,心跳的速度让我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但是,震的车子却很好地将之抖掉了。他的肩膀很快又平缓了下来。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胳膊伸出去时,心也在同时地呐喊:对不起,借你的后背靠一下。我从他的后背倏地紧紧地搂住他的腰,没想到一下便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很短暂的梦。



    



    这个叫安东尼奥.霍普金斯的警官也出现在我的梦中。梦中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在一个丛林里走着走着,迷了路,他出现了,叫我回去,我不同意,和他起了争执,他的后突然笼罩着一片奇怪的影,那片影很巨大,把他吸了过去,我无法再接近他。



    



    我醒了,车子还在前行,不一会儿安德烈大桥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我们在桥的中央停下了。桥上的风声很大,把我的睡意吹散开。车子停下之后我们谁也没动,谁也没有说话。我没有放开他,他眺望着遥远的彼岸,我也看着和他同样的方向。我们的脚下流淌着自遥远的阿尔卑斯山北麓分支下来的莱茵河。风在唱歌,河水也在唱歌。如果坐着飞机看下来,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庞大的空间,莱茵河占据了几乎所有的空间,零零散散的房子只能矮矮地挤在毫不起眼的四角;全长有二十公里的安德烈大桥笔直地跨在莱茵河的中间,把莱茵河一分二。我们站在安德烈大桥的中央好似站在一根火柴棒上一样,可见人类是多么的渺小。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来。”我知道这座安德烈大桥上去之后穿过骑士遂道不久就可以看到我的家。



    



    他的话随风传来:



    



    “我看到你的眼中流露出莫名的恐惧,所以想带你来这里平抚一下心。”



    



    “那么道格拉斯警长呢?”我问他:“不是说要找我吗?”



    



    “这是一个幌子。”



    



    我闭眼,把他搂得更紧了。



    



    大约五分钟之后,他的背部动了一下,我放开他,从座位上跳下来。他跨下车,走到我的面前。



    



    我们都在隐忍。



    



    最终还是我先低下头,转首到桥栏边上站着。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又不在家。站在桥栏边上,我望着天空道。



    



    他走过来,站在我的后,整个人挨得近近的,让我一阵胡思乱想。



    



    “如果我说我是凭着直觉找到你的,你信吗?”



    



    我仰视他,他的膛毫无缝隙地紧挨着我的肩膀。我突然有股想要被他紧揽入怀的冲动,因为确实有点儿冷。



    



    想必他也在极力地克制自己。我也是。



    



    “我相信。”我告诉他。



    



    他俯视我一眼后又眺望彼岸了。



    



    彼岸有什么好看的吗?我好奇地循视着。那边的云层已经暗了下来,天空还出现了一个裂口。应该快要下雨了吧!



    



    他突然紧紧地握住我的肩膀,非常有力的一握。我的脑袋自然地倾向于他的膛,还不行,我干脆把两条胳膊腾出来,缠住他的腰际不放。他是温暖的。我急不可奈地汲取这种温暖。



    



    “我送你回去。”



    



    “不,我还想再待一会儿。”



    



    这话过后,我感觉到他正轻轻地叹息着。



    



    “其实道格拉斯警长确实有叫我找过你。”我抬头看他,确切地说我在欣赏他,同时又在等待着他的续话,他的续话令我暗暗发笑;“我希望他们永远都找不到你,谁都找不到你,除了我。”



    



    “后来呢?你是怎么把道格拉斯警长给打发掉的?”



    



    “我告诉他你已经搬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住了,好像是这样的。我还把你留在我们警察局里的地址也给篡改了。”



    



    我忍俊不道:



    



    “你是个撒谎家。”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撒谎。”



    



    “因为我?”



    



    “嗯哼。”



    



    我无法可说,一个劲地笑着。



    



    “警察先生,你可以去演戏了。”



    



    “你做主角,我做配角,永远跟在你的后。”



    



    “不,你必须是主角。”



    



    没想到我会大胆地和他*,我得重新认识我自己了。



    



    他只能看着我笑,拿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霍普金斯先生。”



    



    “这是我的姓。”



    



    “安东尼奥。”



    



    “我的名。”



    



    “安东尼。”



    



    “我的小名。”



    



    “真的?”



    



    ……



    



    我又在汲取他上的温暖了,这次是真的睡着了。这段子以来,我没有哪天是睡好觉的。



    



    在我睡着之后,我并没有听到莱茵河的小夜曲。



    



    在安东尼奥.霍普金斯的耳朵里,呜呼而又悲伤的莱茵河的歌声更像是一支小夜曲,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他艰难地回忆着。



    



    他渴望了解眼下这个女孩更多一点,尽管他已经将记忆落在某个空间很久了,但是,现在他去寻找还来得及。



    



    一切都还来得及。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