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侵蚀(6)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黑暗把我囚困,唯有拼命地挣扎才得以脱



    



    我的生存状况好比激流般充满着变数,下一步我要流向哪里,或是光明之地,或是黑暗之地,永远都是未知数。



    



    我的脚步加快,子变得轻盈起来,脚尖离地了,几个腾跃的动作之后,轻松地站在了一座铁塔之上。



    



    我是这座城市天空底下的夜行者。



    



    站在最高点,你才能感受到这个世间的辽阔,紧绷的心也变得舒展开。同时我又困惑着,我的起点和尽头究竟在哪里?



    



    看似我与星星只有一步之遥了。我的眼皮底下是这座城市的概貌,四通八达的街道,流光溢彩的灯光,市政府大楼如同擎天柱般地耸入云宵。一座万丈光芒的灯塔之外是二环、三环。三环之外究竟有多大,不得而知,好比我们从来不知道地球之外有多大一样。



    



    宇宙有多大?这是一个谜团。



    



    这座城市的鼻酣正闷闷地传来。从最高点跃下去,速度之快,耳边尽是风声,“呼呼”作响,视野由开阔变得狭小,转而汇聚成一个点,两条腿已经牢牢地站在了一条水平线上了。



    



    现在我所处的位置是在一条巷子的最深处,也许我的后方是一片垃圾场,风来了令我的嗅觉变得十分的敏感。从这里往外看,巷子唯一亮灯的地方在正前方,那里流动着穿梭往来的车辆。



    



    出了巷子向右,行人逐渐减少。随着我的走动,洋溢着时尚气息的街道和各式精美的橱窗像时间般地了无声息地从我的边悄然地滑过,流走。我正全神贯注在某件事之上,有人跟踪我,不知是敌是友,在两分钟以前,空气流动变得异常,我放慢脚步回头看,视线所及由原先狭小的空间一下敞开来,瞬间囊括了所有距离在我后两百米范围在内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异常,我又扫视一遍,快速地辩别每一张行人的脸,全是陌生人的脸。



    



    一个男士和我撞了肩膀。



    



    “对不起。”我扭头抱歉道。



    



    他转过脸,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



    



    是个陌生人。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逃之夭夭。不一会儿他消失了,感觉像被后边的那一成排的霓虹灯给吞噬了。



    



    “你好,请问这条路怎么走?”



    



    一位老太太站在我的面前,她拿着地图向我问路。我接过她的地图看了看,指着与之相反的方向。她道谢之后离开了。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我不断地和陌生人打交道,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小姐,可以帮我拴住这条狗吗?”



    



    跟我说话的是一位胖乎乎的女生,她大约也有二十好几,还梳着两条羊角辫,让我一下联想到了小甜甜。她满脸愁容,正为她的犬不能和她一起进入零售食品店而发愁。



    



    “好的。”我答应帮她看一下,但我告诉她我只能看一小会儿,她承诺两分钟就出来。



    



    两分钟我在原地里东张西望,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她遵守她的承诺,两分钟从商店里走了出来,大包小包拎了不少。



    



    “暮片你吃吗?”不知她什么时候打开了一包暮片吃了起来。所有的食品袋全都被她搁在了地上。



    



    我说我不吃这些东西。



    



    她向我道谢之后又牵着她的狗接着上路了。



    



    “要花吗?很漂亮的。”



    



    一个小女孩连同一朵玫瑰花儿从我的眼皮底下冒出来,吓了我一跳。



    



    “是那位先生送你的。”



    



    这个小女孩明显是被人收买的。



    



    我看过去,是劳伦斯蒂安先生,他什么时候出来了。要命的是,他居然还穿了一件卡其色的长款风衣,这是秋季的打扮。怎么回事?我注意到他的风衣里面什么也没穿,连件像样的背心也没有,膛是露的,裤子是浅卡其色的长裤,鞋子是米色休闲鞋。浅金色的中发松散着,被风亲吻着吹了起来。他还架了一副黑色的长方形的边框眼镜,感觉换了一个人似的,活脱脱地一个从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般。



    



    “收下吧!”小女孩像变戏法般地把一朵玫瑰变成了一大束的玫瑰,她的小脑袋自然也被这些花瓣给淹没了。



    



    他看着我,我局促不安地看着他。



    



    他期待我的回应,我在对他摇头。



    



    求你了……



    



    晚风也把我的决定传递给他,他的风衣正被风吹得忽起忽落,头发跟着落寂地舞动着,一如他的此刻的表般。



    



    这是一组生动的画面,画面中还包括了那名棒着玫瑰花束的小女孩。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完美得不能再完美的场景,这个场景不需要有任何人的介入,一旦有人介入了,这个场景的和谐与美好都将被破坏,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于是我……惟有选择再一次地逃开。



    



    而棒着玫瑰花束的小女孩和他,随着我的脚步加快,被我彻底地远远的抛在了后,最终形成一个点。



    



    在我的想象中,他们已然被黑暗啃噬得体无完肤。



    



    我以为我远离他们就会变得好好的,然而,异样的感觉还在,我的后还有人,还有人正紧紧地跟着我。会不会又是劳伦斯蒂安先生?我感觉心跳陡然加快。来人不是徒行,而是开着一辆车,也不是小汽车,那车有一定的时速,发动机在叫,由微弱变得高昂,应该在五百米范围之内。



    



    也许他在犹豫着要不要赶来。



    



    现在他赶了上来,像一簇黑影般地穿越了我,直达我的正前方。纵然我的脚步在不断地加快,但那辆车还是风驰电掣般地把我甩在了后头。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过后,那辆车连同他整个人已经横向地停靠在一盏昏暗的路灯下,硬生生地把给我拦截了。



    



    我在期待来人究竟长着什么样。



    



    他已经把摩托车帽给摘下来。



    



    “你好,秦芷小姐。”



    



    是那个英俊的警官?



    



    “让你受惊了。”



    



    我无法解释今天晚上所遭遇的状况。先是劳伦斯蒂安先生跟踪我,他是为了追求我而赶来的。而他呢?莫非安琪尔的死又有了什么新的进展?这么晚了,难道他要把我挟持到警察局那里问话吗?



    



    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我不想再回到警察局那里一趟了。



    



    他说话了,先是一番自我介绍道:



    



    “我叫安东尼奥.霍普金斯,之前一直跟在你的后,给你带来不安先向你道个歉。我开门见山直说好了,今晚特地赶来找你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请你务必跟我回警察局那里一趟。”



    



    “为什么?”



    



    “是跟安琪尔女士的死亡有关。”他的声音压得低得不能再低,但又能保证在我听到的范围之内:“我们的警长道格拉斯先生叫我带你回去,他说他有重要的话要问你。对不起!我也不知道那将是一场怎么样的对话。可以确定的,整件事刻不容缓,请你务必要答应我。”



    



    他扔来一顶帽子,我居然把它接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