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渗透(1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最近有个组织,叫‘修行会’的,听说过吗?”



    



    他看过来。我补充道:



    



    “报纸上的来源也许并可靠,但随着失踪的人越来越多,安琪尔的盗尸案算是例外,警察比以前盯得更紧了。”



    



    他对我的话没有理睬,不知葫芦里卖着什么药。通常他听到这种事时多半会看来,或者是顿一下笔,现在他连回应的表示都没有。



    



    “自从尤金牧师死了之后,安氏集团的创始人也甚少露面了。”



    



    他终于停下笔看我:



    



    “那件事的真实况他大致都很清楚,但是,他的女儿的尸体至今仍然下落不明,他心里很不好受。”



    



    我思忖片刻:



    



    “那天在教堂之外看到的怪物呢?跟尤金牧师的死……凶手……卡车司机……会不会有关联?两次都看到他仓皇而逃。”



    



    他的眼睛在我的脸上停了没到十秒,又埋头下去了:



    



    “现在还不能确定。”



    



    “那什么时候才能确定?”



    



    “随着时间的推移。”



    



    这话让我猛抽口气:



    



    “你的意思是说,还要搭上更多人的命?”我的声音有些嘶哑。



    



    他又停下笔来,这次是警告我:



    



    “你不能再插手这件事了。上次安琪尔的坠梯事件我还过意不去,让你时常陷入危机和无名的恐慌中,我很不好受,懂吗?后来又把你扯进了盗尸的案件里,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



    



    “为什么?安琪尔是我们的朋友。”



    



    “我不想再继续回答你接下来的任何问题。”他把我的问题打断,算是结束了,很符合他的作风。



    



    我也不想说了,怕影响到他的工作。我瞟了一眼墙上的钟问:



    



    “快零点了,你打算在这里过夜吗?”



    



    “嗯哼。”他一边画图纸,一边应道。



    



    “你不睡?你不眼困?”



    



    “习惯了。”他抬起眼皮,续而转向沙发道:“不过我有睡,只是时间多少的问题。”



    



    “叩叩”,凡妮莎推门进来。



    



    “先生,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晚安!”



    



    “晚安!”



    



    凡妮莎离开之后刚好是第二天的零点。我不介意去吃夜宵,他说肚子不饿。我又回到沙发上等他。将近一个钟头以后他才停下手中的工作,却发现我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摇头走来把西装外盖在我的上,又转回去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中。等我醒来,我仍待在他的办公室里,他却不见了,外还在我的上。



    



    又让他逃了。



    



    我对了一下表,接近四点。这时凡妮莎推门进来,她看到我坐在沙发上,上还披着一件男式的西装外,表现得有些惊讶。其实我也不亚于她。她不是走了吗?



    



    现在离正常的上班时间还早。



    



    “对不起!”她看到要见的人不在,不地问起我来:“请问,林.赛隆先生呢?”



    



    “我也正想找他。”



    



    “那打扰了。”



    



    “等一下。”



    



    她要走,我把她叫住了。



    



    她把办公室的门全部敞开。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林.赛隆的西装外正披在我的上,我把它拿下来挂在手,她瞥了一眼,续而移到我的脸上。



    



    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想把这件衣服占为已有。



    



    “这么早,你找他有事吗?”我问她。



    



    在她闪烁其词时,我打量起她来:这是一个典型的金发碧眼的美女,小小的面孔,凹眼高鼻,丰盈的嘴唇,透白的肌肤,眉毛和头发的金色一样;她化着淡妆,妆容很细致,接近于妆,敢于化妆的女基本上都是对自己的样貌有着十足自信的人。



    



    在她的眼皮不敢抬起来看我之际,我已经将她的这张小脸瞧个仔细了,的确是个不可多见的美人儿,关键是她还特别的有女人味,材也很感,那条深深的*明摆着就是来勾引他的。难怪她敢对他动心。没有绝对的自信是无法做到这点的。我不地佩服起她来。



    



    见她绷着脸,我在心里笑,表面上我是微笑地看着她:



    



    “对不起,我有要事先走了,如果他还回来,请把这一袋的东西交给他。”我从脚下拿起一袋子给她。



    



    她没有接过,先以极不友好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又从袋子那里巡回到了我的脸上。



    



    她不悦地问我:



    



    “请问,你是他什么人?”



    



    “朋友。”



    



    她的眼睛充满了置疑:



    



    “林.赛隆先生每周都会抽出两天的时间来这里工作,他每次工作都会忙得很晚。”她定定地看着我。



    



    “我走了。”也许我的不在乎让她有些失望。



    



    在我消失之前,她在后头问道:



    



    “如果他不回来呢?”



    



    我敛足,侧着脸,她只看到我半点的睫毛。



    



    “那就帮我处理它吧!”



    



    我把目光投向前方,昂首阔步地走了。



    



    她拽着袋子的两只手越扭越紧……



    



    我来之前一直在想,他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的,躺下来之后不晓得有没有被子盖?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