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渗透(1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我的工作很神秘。”他把我的问题跳过去。



    



    我嗔怒起来:



    



    “那么,彼此彼此,你也休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



    



    他笑道:



    



    “让我想想,我能猜到。”



    



    “那好吧!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我投降了,只好坐下来。我在他的桌前的台灯下托着腮帮拿起其中的一张图纸看起来:“办公室设计图?如“井”字般的布局。你的能力可不小。”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穿着灰色的条纹衬衫,黑色的裤子,没有系领带,一手叉腰地站在桌子的对面,正确来说,应该是他坐下了之后又重新地站了起来。



    



    “你一天要画多少张这样的图纸?你什么时候才干完?”



    



    “多如牛毛,没法干完。”他用手指拨弄了桌上的厚厚一叠纸张,明摆着让我看的,这个任务艰巨,以后不要再来打搅我了。



    



    “那么,你在哪休息?”我进一步地问他。在这间办公室里,我只看到了一黑色简约的沙发组合。难道他以继夜的工作后就是睡在那的吗?



    



    “正如你所见的。”这就是他的答案。



    



    “叩叩”两声,有人敲门。



    



    “凡妮莎吗?请进。”



    



    凡妮莎?他的声音过后,一个材姣好、面容精致的女人着一非常正式的白色的西装裙推门进来,她的头发盘成复古的包包头式的高高的挽在了脑后,看起来漂亮极了!她脚蹬同色系的高跟鞋。在我看来,这样的搭配永远不会出错,而且也是最保险的。



    



    她走过来,我本能地直腰杆。她看到我,对我报以微笑。我也莞尔地对她。她走到我的面前,我知道她要到我这里才会和他说话,我让步了,把座位让给了她。



    



    她并不急于坐下,而是把抱着的厚厚一叠材料交给他。



    



    “先生,这是你要的资料,我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



    



    为了便于跟他核对,她从我的这头绕到了他的那头:



    



    “如果需要修改的话,请您跟我说,我可以加班加点,尽快地完成它的。”她微笑地抬头注视着眼前这位年轻的建筑设计师,等待他的答复。



    



    他匆忙地扫视她一眼,会意地看起手中的资料来。



    



    那个女人在我边的时候,我能准确地嗅出她上的香水味是的没错。她挨着他说话,我站在这边以斜视的角度看着她,只见她襟微敞,*暴露无遗。她几乎是挨在他的眼皮底下说话的,我在想,他看到之后会不会脑子冲血,会不会有其它想法,然后做出一些反应来。



    



    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



    



    他大致阅览了一遍资料后,微笑地对着眼前这位叫作凡妮莎的女人道:



    



    “凡妮莎,我很欣赏你的工作能力。”



    



    “感谢您的赏识。”



    



    他对她说话时必须低着头,那个女人的脯差点贴到他的上。



    



    他从桌上拿起一打卷好的图纸给她:



    



    “这是我为你们子公司的办公区设计好的十五份图纸,明天麻烦请交给德约罗先生过目,后天我可能无法赶来了,如果他在看完这些图纸有什么修改的意见,请你转告他,我会在未来二十四小时开机待命,接受他的扰的。”



    



    凡妮莎保持着微笑道:



    



    “如果德约罗先生委托我,叫我跟您联系呢?”



    



    他迟疑了一下:



    



    “那好的。辛苦了。”他牵起唇角,对她笑了笑。



    



    叫凡妮莎的女人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我见她意犹未尽,带上门把时还不忘地回眸看他两眼。



    



    凡妮莎出去以后,他为我倒了一杯温水,他知道我有喝温水的习惯。



    



    我端着杯子,看着他回到座位,调侃他道:



    



    “正如我所见,这里的办公环境出乎我的意料,你说有,我看不到;更出乎我的意料的是,你天天处在繁花丛中,竟然没有粘染到半点的花粉,你是这里的唯一的绿草吗?”



    



    听完我的话,他也不忘地提醒我道: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敏感。待在这个世界久了,你也沾染到了一些不好的习惯。”



    



    “什么习惯。”



    



    “你从人家进来,到离开,一直盯着人家不放。”



    



    “难道你不是么?”我一脸不服输的样子。她的襟大开,我看到了。你呢?只能表示我是正常的。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盯着他。



    



    他狠狠地冲我瞪来一眼。



    



    “看来,以后找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容易。”我似笑非笑地。



    



    “为什么?我的地点随时会换。”



    



    我半打着眼道:



    



    “可一向谨慎你,却忽略了这个。”我从手里盘出一颗芯片摆在他的面前。这是高科技的生产物。



    



    “你追踪我?”他抬起眼皮,在炽白的灯光下,他的目光显得异常的冷峻。我很少见到他这样。



    



    我有点儿退缩了:



    



    “对不起,我以为你会猜到。”



    



    “我却认为你在歪打误撞。”



    



    “什么意思?”请解释。



    



    “就像你平常总是喜欢跑到罪恶区那里胡闹一样。”



    



    我的股在椅子上越坐越深:



    



    “饶了我吧先生,我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从圣彼得回来的那晚,我趁你不注意,往你的口袋里扔了这个。”说着,又把追踪器重新拿捏在手,在炽白的灯光下展示给他。



    



    “你料到我不会换衫?”他蹙眉,从桌子那边挨了过来。



    



    我也蹙眉,挨过去道:



    



    “我就是料到你会换衫,所以才会把这个东西塞进了你的手机里。”



    



    “我没教到你这招。”他降低音量说话。



    



    “自己研发。”我盯着他。



    



    只有手机,你不会随时换的,对吧!



    



    这局我赢了。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