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渗透(10)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 )    离开葛兰地区,余震还有。我在想,地球偶尔发脾气可以理解,但它发完了之后却把常拥入梦的人们的心置于不顾,未免有些绝。这个被称之为地壳释放的能量运动给人类造成的伤害何止是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更多是难以言语的伤痛。

    九点过后,奥兰多把我送回家。

    之前我们去了一趟中华街,在一家叫作“东北美食”的小店里要了两份小笼包和五份蒸饺。我们把车停在了香格里拉的酒店里,像散步似地走进中华街。这是一条非常闹的小街,吸引着五湖四海的游客。在这里,我们还荣幸见到了一场精彩的龙腾虎跃的表演。

    “龙,龙――”

    “对,龙。舞龙。”

    舞龙过后,表演者把狮头用力地举过头顶,这个可的小伙子居然兴奋地叫了起来,还吹起了口哨。他这一叫,不打紧,我可够呛的,周围的目光齐齐地向我们刷来,他总在忘乎所以的时候忘记自己过于耀眼的事实。

    低调!低调!尽可能地低调!

    “你没事!”

    我在他的肩膀底下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是要离开,还是要继续地留在这里?决择之时,他投来了这句话。

    “没。”

    我再度地抬眼,又被新一轮的目光给淹没了,我只能像只鸵鸟般地把头深深地埋在了地底。

    “明天……”

    到了家的下,我很愉快地和他道了晚安,打开车门走出去,他却支支吾吾地不肯离开。

    “明天我有正事要干,我要上班!”如果这是他的期待,我就切断他的期待;如果这是他的幻想,我就阻止他的幻想。

    他站出来,倚在车门上:

    “可我知道你住哪。”他仰视着我的公寓。

    “我家还有人,这个你知道。”

    “我感觉他不常在。”

    “不,这不行,我介意。”我有所谓。我小声地告诉他。

    凭什么这么自信呢?我对他摇头了,如果他把这种坚持和精力全都花在学习上,那么,他可以连跳几级,早早地从学校里滚出来。然后呢?没有然后。我相信他有这种实力。他可以做到,只要他付诸于行,但他却表现得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真是该死!

    我根本拿他没折。

    “如果你不来找我,我会来找你的。”

    他明摆着要在这件事上撒上一些他自以为是的添加剂。我故且把他的这种添加剂称之为“无理取闹,过度的幻想”。

    太可怕了!

    “你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我应该说出来的,然后好好的强调给他。

    “可是我已经学完了。”

    我对他点点头,表示打心里的佩服他――这是贬意。

    “你好样的,你还在学校里呢,小伙子!”

    “混子?这我知道。”

    我再度地摇头了。

    “别这样。”我盯着他。

    他的棕蓝色的瞳珠开始变色了,变成了和圣彼得大教堂时的一样――锐利的金色。

    我以为眼花了。

    “别来无恙,懂吗?”如果他再咄咄人,我会疯狂,然后发飙。

    金色的眸子一如圣彼得大教堂登场时那般,锐利地看着我,叫我不能动弹。他像一只豹子似的盯着我,像寻到了绝佳的猎物般。

    我是他的猎物?

    “抱歉。”他为自己的失态而道歉。

    当他再次看来的时候,他的瞳珠的颜色又恢复正常了,但他开始对我说了一些让我无法明白的话:

    “也许你很好奇,我也有过同样的挣扎。为什么?我也在寻求一个合乎理想的答案。请你告诉我答案。”

    “我不懂。没有答案。”

    他了一下嘴巴,好像在缓解自己的绪。

    “嗯……我知道你不会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的,但我认为自己还会再来,晚安!”在他匆忙地钻进车子之前,我又看到了他的坏笑。

    和那天晚上道别时的一样,那个坏笑让我记忆犹深,心有余悸。

    坏笑过后,阿斯顿.马丁one-77和他,在我的怒火再次点燃之前,奋力地逃开了。

    “嗨,你的书。”

    没想到他又折返回来,我连汽车的马达声都没有听到。

    “是你的书吗?”他把书高高地举起。车子被他弄成了敝篷式。

    我从梯上赶下来。

    “《夕阳赞歌》?”他看了一眼。

    “对的。”

    “希伯来的?”

    “我没付钱,可是那个地方已经不存在了。”

    我伸手去夺那本书,他却在我掂脚之时把书抽回去了。

    我扑了个空。

    “改天再还你!”居然还笑不露齿:“这书,我先替你保管了!”

    在我的怒视中,汽车的引擎声和他的话同时传来:

    “想要书,去我那拿。要么,乖乖地等我来找你。再见!”

    这次,车子是直地冲向了前方,骄傲得一如它的主人般。

    我大步流星地回到家。

    进了门,录音电话的提示灯在闪,我按了播放键,一边*服一边把绷紧的头发松散。

    “晚上好!是我。今早有会议,错过你的留言,感到十分的抱歉!后来手机没了电,刚充完电。打你手机你又不接,打电话回去你又不在。今天下午葛兰一带发生了级的地震。告诉我,地震时你在哪?你还好吗?速回电话。”

    这就是他要对我说的话。

    常中,我们两个过着若即若离的生活。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生活节奏永远比我快,我时常赶不上他的步伐。他的生活就像过山车;我的生活则像车间里的流水线。

    听到他的留言时我正在客厅里不断地走动,先是到饮水机前为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后来又回到电话机旁坐在了沙发上。

    手机打不通?

    我从脱下的裤子里把手机掏出来。

    无独有偶,我的手机也没电了。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