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瘟疫(1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月上高梢,加布里尔.杜威神父提着煤油灯赶回家。刚进门,煤油灯的火自己熄了,他点起了蜡烛。他找来一条铁链把房门上的门把一层一层地缠起来,上面还加了一把大锁。在他将进卧室的时候,屋外响了,他手上拿着的蜡烛随即颤抖了起来。房门开始摇晃,梁上的灯泡也是,他以为地震了,但不是,这个念头很快地被他打消掉。他的视线飞往铁链那里,铁链已经牢牢地巩固在了房门之上,如果他愿意,从此不再出去,他可以过上与世隔绝的子。铁链把门缠得严严实实的,直到看不见尾巴,但是现在看来开始无济于事了,铁链在晃,像要脱落下来的样子。不一会儿,铁链上的尾巴真的从门把上滑了下来,打在门上“叩叩叩”的声音竟然和自己的心跳声完全的一致。加布里尔.杜威神父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嘴里“NoNpNo”地叫了出来。门缝被人撕开。蓦地,五只苍白的手指率先从门外挤了进来,然后连手腕也扭进来了,暗红色的血管布满了手背,好像有无数只丑陋的蛆蛆在上面蠕动着。它在摸索,企图把铁链扯开,它想要闯进来。看到这一幕,加布里尔.杜威神父再也无法淡定了。他慌慌张张把蜡烛吹灭,在他还没有绝望之前,他还有一个逃生的机会。在哪?在他的下,谁也不知道,是他自己挖的,就在下有个洞,足够他一个人钻出去了。他要挽救自己,就现在。加布里尔.杜威神父钻进底时没有半点的犹豫,他忘记了他是一个神职人员。现在,什么也不管了,逃生要紧!保命要紧!加布里尔.杜威神父就是怀着对生命的这种忱才得以从下的洞口中顺利的逃了出来,直达圣门那里的。



    



    此刻,挡在洞口的并不是一块堵石,而是一张没有用过的凳子,凳子呈四四方方的形状,是他为了堵住这个洞口而特地花上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赶到市集上买回来的。当然,他在把凳子搬回来的时候必须得小心翼翼地不让外人知道——圣彼得大教堂的加布里尔.杜威神父费了好大的劲儿从市集上买回来的凳子仅仅是为了堵住这个洞口用的——这件事——别人知道的话肯定会被笑话的。现在,这个洞口终于派上了用场了。



    



    上帝保佑,我会活得好好的!



    



    加布里尔.杜威神父一边祈祷,一边从洞口钻了出去,接着他开始逃生,他逃到了圣门那里——现在只能往那里去了。



    



    那个人早就看见他了。



    



    在夜幕下,加布里尔.杜威神父像个鬼一样地钻进了教堂的深处。



    



    不知道加布里尔.杜威神父是怎么个从教堂里绕出来的。他从神门出来了以后直接赶到圣门那里。他来到了圣门前,回头望了望,确定没有人跟来以后才输入了密码。圣门开了,他推开了圣门冲了进去。他想着,这个圣门除了教皇之外,没有人会知道它的密码,自然而然也就无从谈开启了。现在,教皇不在了,他是第二个知道密码的人,也就只有他才能够打开圣门。这么一想,加布里尔.杜威神父原本狂燥的心一下平静了下来。这里是最安全的,别人进不来,那个怪物也进不来。啊哈!我终于安全了。



    



    加布里尔.杜威神父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在圣门的入口处摆放着一盏煤油灯。圣门关上了以后,加布里尔.杜威神父提着煤油灯又接着继续地前进了。这次他加快了步迈,他感觉自己逾是往前迈进,离天堂就会越来越近了。可是不知怎的,他走着走着,居然来到了一片庞大的墓群里。这,这是么回事?这不可能?加布里尔.杜威神父睁大了眼睛,眼前出现了一片森、烟雾缭绕的墓群。他站住了,回想着自己刚才是怎么个进来的:他是从*进去,从神门出来,然后打开圣门,从圣门进来。对,没错啊!怎么绕到这里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