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瘟疫(1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一个星期以前,距离“栖息”园有五百公里的圣彼得大教堂万籁俱静。加布里尔.杜威神父原本打算像往常一样,循视一遍教堂之后再回到他最至高无上的上帝面前为他所喜的人们,还有为他自己所坚持的信仰再一次的祈祷的。这些已经成为他的惯例了,祈祷完后,他才回去歇息,或许在休息前再翻看一遍《圣经》——虽然《圣经》对他来说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但里面还有一些智慧的东西需要他去揣摩和反复研究的,以此来坚定他对主的信念和信仰,比如,“约伯记”。可是,就目前的况来看,这种惯例将被打破。自由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件最为侈奢的事了。自从琼.马歇尔修女失踪以后,他的心里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甚至不负重荷起来。所有人都在怀疑他,怀疑他对上帝的信仰。对他来说,这是最为致命的打击。而他的老朋友——塞维尔.尤金牧师,也在安氏集团的千金的尸体被盗了以后也失去了踪影,独自撇下他一人来接受上帝的考验了。警方为了调查此事,一天之内不下十次反复地找他谈话,连上厕所的机会都没有。想想看吧!他已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了:他的两眼干涸,手脚形同槁木,头发两鬓也像雪花一样的白;他有后天的心脏病,药物控制的话需要兑水才能服用,可是他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股刚刚坐下,警察又来打扰了。他快要承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了!



    



    本来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而已。他甚至不能确定他看到的是不是事实。那天晚上他被吓坏了。凌晨将近三点的时候,轮到他看护灵柜。本来的安排是这样的:晚上九点到零点是琼.马歇尔修女看护灵柜;零点到凌晨三点是塞维尔.尤金牧师看护灵柜;凌晨三点到六点才轮到他看护灵柜。六点过后,安氏集团自动会派人来看护灵柜,这样他们就可以抽出时间来干点别的事了,比如,好好地睡上一觉——只要没有人来打扰的话。本来打算是这样的,事实上也开始这样的执行了。记得那天晚上轮到他看护灵柜的时候,他一边念诵着经文,两手还紧紧地攥住挂在前的十字架祈盼着时间快点过去。上帝会保佑自己的!他在心里反复地想着。一个钟头以后,他快要睡着了,突然灵柜动了一下,把他给吓醒了。他再也没有睡意。但让他瞠目结舌的事还在后面。当他试图寻找把自己吓醒的来源的时候,灵柜动了,然后像长着两条腿般地飞快地冲了出去,接着他就晕倒了,嘴里还一直念着“天啊!天啊!天啊!”在他倒下即将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看到灵柜跑出去的地方站起一个人,他看到了一张可怕的脸,说它可怕是因为那张脸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那是一张苍白而又惊悚的脸,那张脸上的表全部扭成了一团。迷迷糊糊间,他看到那个人竟然很轻松地把灵柜抬了起来,抬到了肩上,他即刻晕了过去。等他醒来后,他感觉自己像是睡了一觉,而且还做起了美梦,他梦见自己结婚了,美丽的新娘就站在自己的边,他感觉自己年轻了一百倍,因为有的滋润,他返老还童了。很不幸的是,这是一场梦。他很不愿地从梦中苏醒过来。有人把他叫醒的。灵柜不见了,这是事实。当他睁开眼睛之后,他看到了琼.马歇尔修女和塞维尔.尤金牧师的脸。



    



    琼.马歇尔修女和塞维尔.尤金牧师告诉他灵柜不见了,他一阵哆索,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跑到上帝的面前忏悔,任凭谁说什么,谁问什么,他都一言不发,一言不答。他原以为这又是一场梦,梦醒了,事也结束了。然而,没那么简单了。天还没亮,安氏集团的创始人就赶来了。那个可怕的中年男人闻听他的女儿的尸体被盗,气得恼怒非常。琼.马歇尔修女、塞维尔.尤金牧师,还有他自己只能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的缩在了角落里,而那个可怕的中年男人可以毫无顾忌站在教堂的正中央,也就是圣彼得的宝座面前,指着天顶大吼大叫起来。然而,已成定局的事是无法扭转的。安氏集团的创始人也清楚明白这一点。为了顾全大局,他只能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下来,但说不准下一秒他又会像个火山口一样地爆发了。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加布里尔.杜威神父胆战心惊地站在那里,如果不是琼.马歇尔修女扶着自己,恐怕他的双腿就会快速地瘫下去,从此再也站不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