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瘟疫(1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她对那个叫奥兰多的少年说话时还不忘地向我瞅来两眼,微笑依然挂在脸上。看起来真是修养极了!



    



    可那个叫奥兰多的少年并没有看她,而是表过于严肃地看着我道:



    



    “那么我……必须得回去了。”



    



    我躲掉他的目光对他道:



    



    “这样最好不过了,可以省去你的母亲到处找你的时间。”我可没有打算要挽留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时,语气总是无法温和得起来。



    



    听到我的话,他的表有些失落,眉宇蹙了一下,似乎有什么话要辩驳我,却又不得不吞回去了。



    



    “感谢你今天的帮忙。”在他临走之前,林对他道。



    



    他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



    



    “反正都是力所能及的事,我很愿意为你们效劳。”很快,他从裤袋里掏出车钥匙对我们道:“对了,你们的车子没了,我再帮你们最后一次吧!我的车子停在柏林酒店那里,离这里有一千米的路程,如果从这里走过去,也是十分钟的路而已。总比徒行回家要好吧!”



    



    他把车钥匙扔给了林。林接住。他道出了自己的车牌号码。



    



    我听到林对他说了声谢谢。



    



    “感谢你。”我也要尽量表现出一副很有修养的样子,勉强对他挤出了笑容。



    



    但他临走前还不肯放过我,居然颇有兴致地问了起来:



    



    “如果你们不介意,我想提个问题。”



    



    “什么?”这次换我皱眉了。



    



    他咽了一下口水,正考虑着要不要说。最后他还是了一下嘴巴,带着友好的微笑问我们道:



    



    “呃……你们,你们……我想问,你们是侣吗?——我是说你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他瞅了一眼林,又瞅了瞅我,又艰难地挤出了另外一句话道:“还,是说……你们是……夫妻?”最后那两个字好不容易挤出来,他居然把自己的眉头跟鼻子皱在了一起,喉咙好像也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似的。他原以为自己不会问出最后那个愚蠢的问题的,但还是没能忍住,不自就脱口而出了。但他认为这又是不可能的。所以他疑惑着,好奇着——所有他认为困惑的东西都需要解答。必须解开这个问题才行!



    



    然而,我的回答却让这个问题永远成为了问题。这是他预想不到的。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做足了准备。



    



    “我想……关于这个问题,没有必要回答你吧!”我看了林一眼,见他没打算回答他,就代林回答他。



    



    他听到之后,突然不自觉地笑了,然后他点点头,有些尴尬地对我道:



    



    “好,我知道了。”他作了一个OK的手势。



    



    这个话题算是暂时的结束了。



    



    远处传来了警鸣声,离我们这里越来越近。



    



    “怎么回事?”那个叫奥兰多的少年低声寻问边的少女。



    



    那个少女在这个少年的面前瞬间变成了一个做错事般的孩子。她睁着两只楚楚动人的宝蓝色的大眼睛望着头顶上方的人儿道:



    



    “对不起,我不小心撞人了。”



    



    我和林对了一下眼色。



    



    那个少年蓦地倒抽了一口气。他只好对我们道:



    



    “对不起!我要回去了。后会有期!”他说出最后那一句话时,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的,显然那句话是对我说的。



    



    上车前他经过我,突然俯首于我的耳畔,低吟了一句。那个吐在耳边的气息痒痒的,而他的领口的下方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水味瞬间涌入了我的鼻子,然后它们连同那个吐在耳边的气息一起挑拨着我上的每一根敏感的神经。



    



    我把脸微微地别了过去,眼角的余光下意识地瞥向了林那里,不知道那个少年对我说的话他听到了没有。也许他已经听到了,所以他才故意把头扭了过去。我担心的是,他是不是生气了?



    



    那个少年看到我满脸涨红了,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他把嘴角一扬,牵起了浓浓的笑意——十足坏男孩的笑意,然后他满意地离开了。



    



    那个少女在经过我时我还处在零乱的绪中,我没有看她,却感觉出她也在笑我,不知是笑我被吓坏了还是笑我怎么了。



    



    兰博基尼MurciélagoLP670-4SV的排气管发出了一阵响亮的吼叫声之后,他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等我回过神来,林已经走远了。



    



    我追了过去。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我静下心来,或者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能深刻地感受到那个少年吐在我耳边的气息,还有嗅到自他的领口间所散发出来的迷人的香水味。



    



    那是一个过分真实的感觉。



    



    就像沐浴过后,裹着浴巾躺在上被人用手指轻轻地掠过我的体,我浑悸动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