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瘟疫(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是米开朗基罗的画让我有往前走、并且走下去的勇气。是该把心态调整好,把不良的绪控制好,把它们隐藏起来的时候了。无论你将来要以怎样的方式漫步在你的人生道路上,也无论你的脚下有没有绊脚石,首先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绪,并且跳过去,而不是生气地把它踢走、踢掉;搬动它也可以。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学会用灵活的方式去处理每一件棘手的事,而不是眼瞪眼,硬碰硬。



    



    也许这座圣彼得大教堂的灯光也是如此——可以灵活的设置的。在我离开原地后,后面的灯光也跟着灭了起来,随后,走到哪,亮到哪。没多久,这个况完全颠覆了,我把它们归究为灯管全部坏掉的事实,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但后来不管我再怎么走,再怎么往前,头顶上的灯光再也没有亮过了。



    



    一个轻如鸿毛的声音在我的前方处响起:



    



    “过来,到我这里来。”语气温柔且又带着命令,容不得我去拒绝它。



    



    那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



    



    很快地,我走了过去。



    



    一簇微弱的火苗在不远处的空中窜起,依稀可见火苗后隐现出来的半张映红的脸庞。



    



    待我走近之后,他才把视线从火苗底下移开。他扫视我一眼,开始用打火机绕着四周一转,很快在临近的木柜一角停了下来。



    



    “你想说明什么?”我低声地问他,听起来甚是沙哑。



    



    他告诉我这是安琪尔的灵柜,我的内心遽然跳了一下。



    



    “我们没法看清。”我瞅着他。



    



    这里光线不太好。我巡望着头顶,不得不惊叹起来,这恐怕又是米开朗基罗先生的杰作吧!位于我们头顶上方的大拱形圆顶,是米开朗基罗先生晚年时期的作品,可惜的是,米开朗基罗在世前没能亲眼目睹到这一伟大的工程的竣工就撒手人寰了,对他来说,是一件最为遗憾的事。而气势恢宏的大拱形圆顶,嵌着色彩艳丽的图案同样也是气势辉煌,最具慑人眼眸的恐怕要数那些嵌镶在廊檐上方的十一尊立体雕像了吧!据说耶稣的雕像也在其中,我巡视久久,直到把他找到了才肯罢休。圆顶四周还嵌着十六扇长方形的窗户,每扇窗户有一道光线从外头照进来,也就形成了十六道幽蓝色的光束;这十六道幽蓝色的光束进来后并不是直接交织在一起的,而是一道道、线条分明地从穹顶上打下来,也是一道奇观。我被震住了!但依凭现在这个时候,在光线并不明朗的况下,单凭这十六道光束让我们看清楚眼前的事物,显然是不够的。另外,我还注意到廊檐两侧还嵌有时钟,我兴奋地叫他一起看,他则是平静地告诉我,右边的时钟显示的是格林威治的时间,左边的时钟显示的是罗马时间。我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又不站在一旁对起表值,调动起表把来。



    



    等他用打火机逐次点亮祭坛上的所有的蜡烛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眼前赫立着的正是足足有五层楼高的青铜华盖,而安琪尔的灵柜就紧紧地挨在这尊巨大无比的青铜华盖旁。



    



    我叹了一口气,不忘地嘲讽道:



    



    “看来安氏集团的创始人想的就是周到,自己女儿的灵柜还不忘放到这座青铜华盖旁。”



    



    他一边戴上胶手,一边朝我看来:



    



    “你应该庆幸他这么做的才对。”



    



    “为什么?”



    



    “没把它放到宝座那里算好的了。”他斜了一下眼角。



    



    我瞅了一眼前方处的圣彼得的宝座。



    



    他抛来一只包装袋,我接住,很快撕下包装袋也把胶手给戴上了。



    



    “这个灵柜现在看来像是被人故意拖来这里的。”他低咕道。



    



    我注意到灵柜下方的确有一道长长的物品被拖动的痕迹,而且这个痕迹好像是最近这几天才产生的,因为伴着痕迹的上方还粘有些许泥土,而这些泥土的颜色是深色的,并没有完全干透;我还注意到灵柜的脚下虽然有些变形了,但整个灵柜的外观看起来却是崭新的。



    



    他走近我,把打火机的火给灭了。打火机很快被他扔进了裤兜里。



    



    “可以了,开始动手吧!按规定,工具是不能够带进教堂里来的。”



    



    他背着光,我看到他的瞳珠已经出现了变化,他的瞳珠原本是黑色的,现在完全呈现了另外的一种色彩。



    



    “那个家伙把灵柜拖来这里,目的是什么?”这点让我很不明白。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期待他能够给予我一个合乎理想的答案。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想了想,有些牵强地对我道:



    



    “也许……他想在上帝的面前表现自己,这样,他才会从中获得些许*吧!”他笑了笑。



    



    我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你认为他是开膛手杰克吗?”



    



    他歪着脑袋,顿了顿,才挤出二个字来:



    



    “难说。”然后扬起一侧的眉毛看着我。



    



    “简直不可理喻!”我开始咬牙切齿了。



    



    他看我咬牙切齿,不牵起一侧的唇角,有些半开玩笑地对我道:



    



    “如果逮到他,关于这个问题,你应该好好地去问问他。”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