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 书名:Startle
    ( )    

    友死后的第二年天,三月十号也就是今天,我和林到友的坟前扫墓。意外地,我们在那里见到了一位与友面容极其相似的女孩。

    那女孩的名字叫……

    ――友。

    友?

    “嗬嗬嗬嗬……”

    9年的某一天,我从梦中醒来气喘吁吁,坐在上又环抱子。好冷!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冷?抬头看,挂壁空调正在工作,一旁的电扇也正呼呼扭转。侧望,边人呼呼大睡,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惟有自己把遥控器找到,把温度调好。

    庆幸今天是周末,犯不着为了加班而伤痛了整个头脑。把下巴抵在膝盖,整张脸埋于手下,自觉睡意全无,便蹑手蹑脚下

    途经客厅,倒杯温水走进书房。

    笔记本的电脑光线有点强,调了一下比值,直到舒适为止。

    我的份是律师事务所的文秘兼助理兼会计。上回办公室被盗,精明的小偷翻箱倒柜寻个遍,Money没找着,干脆打起了如意算盘。于是乎,硬盘、CPU、主板、内存条统统被盗,真他妈的混蛋!害得我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白白付之东流。这回,吸取教训,买个容量大点的硬盘,把所有文件备份起来。怎么样,可移动式的,盗不了了,目的就是为了提防一万。

    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刚成立不久。照理言,各方面都需要不同类型的人才,可老板是个省钱省力的人。省钱省力?实际上就是为了图个省事。哪个老板不都这样?换作你是老板,你也一样。

    通常,省钱省力的老板巴不得都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类似于千手观音那样的――能同时胜任好几份工作的人,而我那时恰好出现,完全符合他们的条件,结果就被聘上。

    当然,待遇十分丰厚。怎么说是十分呢?应该说是相当的丰厚才对。

    就这样,干了半年终于知道只有我才能胜任这份工作。虽然每天都是忙得不可开交,但心里却有着一种特别的充实感。因为我能吃苦耐劳,所以时常受到领导的嘉奖。

    嘉奖就是平常收入的两倍。

    之前我在一家外企上班。我所在的外企,因为那是国人和洋人合作的玩意儿,诸多条件自然不在话下,譬方说,办公设备全部都是进口;环境更是一流。可环境一流并不等于老板一流。那老板实在不咋地,对待员工特别的抠门,叫别人干活十五个钟头也不给点加班费。气急败坏的人说扬言要去告他,可他却倒好,说去告的话你他妈的甭想在这里混了!说去告的话我有后台,我他妈的怕谁云云!当然,老板的后台自然是老板,哪里像普通人想像的那般简单?实质上也没人敢对他咋地。事实便是如此。老板的后台全是“老板”,老板的后台够硬,像他的肝脏一样的硬;老板的脑袋够,像他的腰杆一样的。最终,气急败坏的人“自食其果”,投诉无门,惟有自认倒霉的份,但终究立场坚定,以实际行动表明一切,用愤恨辞职以泄不满。

    愤恨辞职以泄不满?老板知道了铁定会想:好,你有骨气。你骨气得很!你的行为已经充分地表明了你的与众不同:就是不守规矩、不听话,还三天两头、三番五次找我的渣?哼哼,单凭你这点儿本事,想跟我斗?别的条件再好我也不要!哟,想怎地?拽呀你,怕你?怎样随你,不做拉倒!你以为我求你?滚你!

    不过,说实在的,你走了以后照样有新人涌进不断,就像门外饥肠辘辘的鱼儿般,到了该喂食的时候自然会鱼贯而入。老板他不能在你的上刮油水,他照样也会在别人的上刮油水。少了你,公司照常运作、照样经营,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你的价值不大,不值得一提,自然也没有挽留你的余地。正因为如此,许多人自认清了这点以后,受不了的人逐渐变得受得了了,把所有的怨气、怒气,还有什么气?对对,还有杀气等等之类乱七八糟的气统统都往嘴巴里塞、喉咙里咽、肚子里吞,继续做个机器人。

    当下工作难找,这是毋庸置疑的事。而条件、资历方面不怎么样的人更是。所以,类似这样的人往往处在这样的况下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也惟有忍气吞声、吞声忍气。

    现实便是如此。你说它残酷也行、冷酷也罢,它就是绝对的存在。还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够狠罢?

    气死你!

    换个角度想,想想咱们古人云:天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

    不吃点苦中苦,哪能称得上“人上人”?

    换个角度想,想想也是。时常这样安慰自己,别劳烦了自己。

    傻啊你!

    “劈哩叭啦”,键盘上的双手犹如在弹棉花。虽说在“弹棉花”,还自弹自唱、吹拉弹唱,可迄今为止仍然是孤一人、孤芳自赏,怎么说都是自娱自乐的事。

    转念想,理不清头绪;不想罢,又口舌生疮、口干舌燥。解那杯中水,怎奈转眼看,怀中已呈空空状。

    不会,又是……

    一股寒意自背脊爬上,一只手蓦地而来。

    不惊出一冷汗。转眼看……

    “在想什么?”

    庞大的手轻轻撩拨起我颈后的长发,吻如蜻蜓点水状。

    “是你?还不睡?”

    “想你。”

    其实不然。

    我在想友。你懂么?看着他时,他眨眨着漂亮的眼睛看着我。

    真的不懂呢!

    确实也是这样。他以看不透我的眼神看我,我以猜不透他的心思看他。

    你终究是不了解我的。我没说,内心不哼哼然。

    “是么?”

    他再也无语了。

    作者题外话:Startle同名原创插画激创作

    对于这部小说的说明:

    这是我以前写的作品之一,加戏以后前后节奏有了较为明显的变化。

    现在学会把节奏放慢了。

    对我来说真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

    在此连载,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督促自己尽快地完结它。

    其次才想到要把它“抛出去”――连同画册一起出版。

    当然,我很重视每一位读者的意见和建议。

    认真听取并且接受各位的指导的批评。

    这些才是我写作的动力关键所在啊!

重要声明:小说《Startl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