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背叛 第四章 背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影子 书名:罂粟花
    挂了电话,唐琳还赖在上不愿起来。这样浑浑的过了一天,明天早上上班,唐琳一走进办公室,便见文联副秘书长盛坚回来了,他和林峰正坐在各自的办工桌前聊天。“盛老师,回来了。”唐琳招呼道。“回来了。唐琳,好些天不见,又漂亮了。”盛坚恭维道。“盛老师取笑了。”唐琳微微一笑,正眼也不瞧林峰一眼,便自顾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这时姚和金阿姨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盛坚和他们一一招呼,然后,他便将他到省城参加作家座谈会的详细况讲了一遍,并拿出一些相关资料。“今年底,省作家协会打算出版一部关于民风,民俗的散文集,将会在全省挑选一些有代表的作品收录其中,林峰,我们市就看你了。”盛坚说完,抬起左臂将手握成拳状抵在嘴巴上,这是他习惯的动作。盛坚看起来有些郁,他今年三十二岁,中等材,一头天生微曲的卷发驯服地贴着他的头皮,黄白脸色,微皱的眉头,小眼睛,薄薄的嘴唇常向下抿着,现出一副不拘言笑的神态。盛坚是个功名心很重的男人,他一心一意地要往上爬,在单位里他一直表现不错,但较之林峰却要略逊一等,所以他一直把林峰当成他往上爬的绊脚石。就拿目前来说吧,刘主席是回不来了,县里肯定要提拔一个新的文联主席,凭资历,凭才气他都拼不过林峰,主席的位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看来是非林峰莫属了。一想到这些他便会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幽怨,有时还会怨上天不给自己当高官的父母或丈人,(他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丈人是个一穷二白的报社看门人,都是在社会的底层人物)一切只靠自己,这是他人生无可奈何的宗旨,多年的锻炼,使得他像一棵被巨石压住的小草,知道如何寻找缝隙并不惜弯曲自己的人格而求得人生的生机。



    “不要这样说,我们大家一起努力。”林峰谦虚道,然后他又说:“我来传达一个消息,市里让我们文联组织一次天采风活动,后天早上动。”一听这消息,大家不有些兴奋起来。“太好了,咱们是要出去逛逛,林峰,上哪采风那?”金素兰兴奋地问,别看她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喜欢群体出游。



    “三清山!”“三清山!听说那天的景色是很美,可那不太高了?像我这气管炎,哪爬得上去!”“金大姐,你上去不了,我们大伙把你抬上去。”姚文才玩笑说。“爬不上去不要紧,你可以坐缆车上去。”林峰安慰道。大家都闹闹的谈着,独唐琳坐在一边不太做声,林峰瞥了她一眼,奇怪她今天何以有些异样。    再说唐琳开始的时候因为昨天看到了林峰一家三口幸福的模样,心理总有些别扭,但后来当她感受到林峰时时向她朝来的柔的目光时,她昨的不快竟又瞬间烟消云散了,她在精神上又觉得林峰的家人都遁去了,他只是属于她了,想到能有几天的时间能和林峰朝夕相处,她又不由得容光焕发了。“哎!我说,林峰,你看好子没有,可别拣个下雨天出去。”金素兰有些担心地问。“我看了天气预报,说后几天都是晴天。”林峰回答说。“天气预报哪有准,他说晴天说不定就是个大雨天。”姚文才尖着嗓门说。“总不至于吧。”林峰说。当天无话,大家不免七嘴八舌地谈些三清山的景致特点及出游的路线,林峰则负责通知作家协会会员和安排车辆等具体事宜。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天气还好好的,到下午,太阳却不如人愿地突然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唐琳他们心里不免担心起来。



    唐琳他们担心了一夜,好在天公只是和大家开了个玩笑,第二天一早,看太阳早早地露出了它笑嘻嘻的脸,大伙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早上七点,大伙都准时到长途汽车站集合,除了文联的一帮人,另外还有十来个男女作家,大家都是一幅出外旅行的打扮。林峰作为这次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他来得最早,今天他穿了李宁牌蓝白相间的运动服,白色旅行鞋,头戴一顶鸭舌帽,背着一个蓝色旅行包,在早晨的阳光中显得特别的年轻,潇洒。他不住的和陆陆续续到来的人打着招呼,眼睛却不时的向人群中张望着唐琳的影。当唐琳轻便的影出现在他的视线内时,他不由得眼睛一亮,只见背着个紫色旅行包的唐琳穿了件白色一字领T恤衫,下面是休闲宝蓝色牛仔裤,白色休闲鞋,乌黑的披肩长发上戴了顶宽边旅行帽,恬静之中透出一股青的活力。唐琳其实也在人群中寻找林峰的影,当他们彼此看到对方时,都有一种心安的,但又激动又兴奋的感觉。



    人到齐后,大家上车,七点半,汽车载着一车闹哄哄的人群欢快地向市郊驰去。车上,林峰和盛坚坐在一起,前面是唐琳和金素兰,姚文才戴着顶鸭舌帽,前挂着一架数码照相机,坐在一堆女作家之中,尖着嗓门和她们说话,玩笑,不时的引得女作家们一阵阵大笑。车不一会出了市区上了高速公路,唐琳贪婪地望着窗外高高的、漂浮着几朵白云的蓝天和蓝天下翠绿中姹紫嫣红的一片原野,还有听着后林峰柔和的嗓音,她有一种轻快得要飘起来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罂粟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