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心动 第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影子 书名:罂粟花
    林峰闻声抬头一看,原来是组织部的副科长朱培。朱培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瓜子脸,杏仁眼,眼泡微肿,红红的感的嘴唇向前撅着,好像随时准备和人亲吻的样子,齐耳的烫发被啫喱水打理得香喷喷,湿漉漉的,上一件紫色高领紧羊毛绒线衣,外一袭灰色色翻领窄腰风衣,风衣的纽扣敞开着,露出一对鼓鼓的脯的轮廓,下面是时下流行的黑色马裤和马靴。她对林峰笑着,向后甩了甩头发,一副风万种的样子。“是你,好久不见,你还好吗?”林峰有些羞涩地道。“你还会关心人家?我看你都把人家给忘了。”朱培嗔怪地七斜了林峰一眼,撅着小嘴说。林峰看着她媚的模样,又瞟了一眼她那高耸的脯,以前和朱培在一起的场景不仅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不住浑,那脸也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别的什么缘故,唰的一下红了。



    林峰和朱培曾有过一腿,那还是一年前的事了。一年前的秋天,当黄叶满地的时候,林峰被派到邻省的w市党校学习,当时,一起去的还有朱培。党校一般是男人的天下,难得有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朱培的出现,不为单调的党校生活增添了一道别样的风景。“小朱,一起去吃饭。”“小朱……”那些在党校学习的干部们都喜欢这样叫她,而朱培不知是什么缘故,总喜欢和林峰一起进进出出。处异乡的林峰对于在寂寞的党校生活中有这样一个红颜相伴,也不免感到有几分难耐的兴奋。党校有一个活动室,里面有供消遣的象棋,围棋,还有几个兵乓球台。朱培别的不会,兵乓球却打得很好,她课余的时候常拉林峰到这里消遣,林峰的象棋下得好,对于兵乓球却不是很在行,常常是几个回合就被朱培*死了。为了藏拙,林峰不太打,只在旁边看她和别人打。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学员们大都回家搂老婆去了,林峰和朱培以及几个离家比较远的没回去,他们午休后又相约到了活动室。朱培一进去就抓起球拍和一个挣着和她打,据说是市处级干部的瘦高个打了起来。打了几个回合,朱培上发,遂把外给脱了,露出被白色紧高领薄线衣和牛仔裤裹着的苗条而又丰满的段来。这下好看了,随着朱培跳,扑,扣等的动作,她那线衣下高耸的脯像小兔子似的上下乱跳着,加上淋漓的香汗,微微的喘以及绯红的面颊,把边上的男人们都看呆了,大家都停下来用贪婪的目光看着她,连和她打的那个处级干部都酥了,常常是呆望着她而忘了回球。朱培也感觉到了自己的魅力和周围倾慕的目光,她愈加兴奋地蹦跳着,不时用一双媚眼偷瞟林峰一眼。



    晚上,刮起了大风,呼呼的风声把窗玻璃震得哗哗响,窗外,不知是谁的窗户没关好,只听得一阵稀里哗啦玻璃撞着窗棂发出的破碎的声音。林峰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寝室里,他手捧着一本书,可怎么也看不下去——朱培那对像小兔子一样蹦跶的脯老在他眼前晃动着。他甩甩头,爬起来用冷水洗了把脸,燥的思绪才稍稍平息些,他刚想关灯睡觉,头的手机骤然响起,他以为是妻子来的电话,拿起来一接,“喂!是林峰吗?我是朱培,你快来我房间看看,外面好像有人。”林峰一愣,那是朱培微微喘息的,带着些哭音的柔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罂粟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