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心动 第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影子 书名:罂粟花
    这时,桌上的电话骤然响起“喂”林峰拿起话筒“好的。”搁下电话林峰对唐琳说:““宣传部来电话,让我们到民间收集一些民间戏剧和乡村民谣的资料,整理成舞台剧剧本,明天就要交上去。”正说着,科室的另外两个人小姚和金阿姨一前一后进来了,林把才说的话又说了一遍。“这么急?一天哪能完成?”文员小姚说,他是个瘦高个的青年男子,可年纪轻轻的就佝偻着腰,说话的声音像太监似的又尖又细,脸也像女人似的圆润,全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文联的人背地里都叫他“姚阿姨”。“是啊,怎么不早通知?”文秘金阿姨也抱怨说。她五十来岁,长得宽体胖脖颈短,说起话来总是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她年龄在科室是最大的,家事又多,仗着这些,她上班总是迟到早退,今天她上班没有晚一两个小时,算是个意外。“才接到电话,说是是临时决定的,后天就要搬上舞台,我们得抓紧下乡。”“副秘书长文强呢?”姚问。“他到s市出差,过几天回来。”林峰站起来提起公文包说。



    四人驱车从乡下收集完资料,再返回市里吃过晚饭后,已到了晚上七点,几人还要到办公室将收集来的资料整理。出饭店时金阿姨显出一副疲惫的神态喘着气说:“哎呀!累死了。我的气管炎又犯了,撑不住了。”“那您回家休息吧,有我们三人就够了。”林峰说。“还是你们年轻人精力充沛。那我回去了。”“我开车送您?”“谢谢,林峰!你们去忙吧,我打的回去。”说完她有些吃力地把胖子塞进一辆停在路旁的的士抛下他们去了。林峰和唐琳三人开车到文联办公室时,已到了七点半。唐琳平时坐车后总会觉得疲倦,但今天有林在边,她一点也不觉得累,想到还有几个小时和林峰呆在一起,她反而觉得体内还有用不完的精力,这种精力使得她的脸在明亮的光灯下焕发出红润的光泽。林峰当然也是显得精力充沛,一来他是组里的负责人,必须要带头完成任务,况且他对民间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二来他为能时时看到唐琳和有在她面前显示自己才能的机会而激动兴奋不已。当下,林峰给三人分工,林负责最难理的戏剧剧本,“姚阿姨”负责整理四首民谣,寒月作为女孩子,只负责两首。之后三人就各自埋首在自己的电脑前。夜的四周静悄悄的,明亮的办公室里只有滴滴答答敲打键盘的声音和“姚阿姨”不住的哈欠声。唐琳正整理一首民谣荷姐说事:



    丁月荷姐说事,郎无衣衫难出门



    世上只有人眼浅,单度衣衫不度人



    二月荷姐说事,郎打包头上姐门



    郎个包头要钱买,姐个人值千金



    三月荷姐说事,姐在房中莫做声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四月荷姐说事,四边说得乱纷纷



    世上哪个不说人,人间哪个人不说



    五月荷姐说事,河江涨水浪纷纷



    一涨一退三寸水,一反一复小人心



    六月荷姐说事,姐端板凳郎歇



    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七月荷姐说事,姐话住在竹山林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八月荷姐说事



    唐琳默读着,心想以前总认为民间艺术是粗俗的,今天看来却不然,它寥寥几句话就一语道破了人世本质,而且比一些高雅的文学来得纯朴、尖锐而又更贴切现实生活。唐琳从鄙视终至于到有些崇拜了。这首民谣是一位老太太提供的,老太太九十多岁了,长得鸡皮瘦骨,白发苍苍,也亏了她能记下这么多,下面八月,九月,十月的荷姐说事,她撅着没牙的嘴想了半天,可再也不能了。唐琳感叹了一回,然后想自己把残缺的补全了,可左思右想一番,灵感就像空气般无影无踪。正烦恼间,她抬头望了望正埋头在电脑前的林,迟疑片刻后才拿起笔录悄悄地来到他的旁。

重要声明:小说《罂粟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