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兵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夕阳已逝 书名:时空之密
    “快点啊。”卜小福额头汗珠不断滚落,四周的士兵正在飞快的扑上来,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这几人没有什么战力,否则也不会一直不出手。

    突然间,卜小福只觉丹田中一股流逆冲而上,直灌脑中。

    卜小福额间浮现出了一个散发着土黄色光芒的“兵”字。

    一瞬间卜小福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大脑中分出了一缕能量沿着一条筋脉流入指尖,卜小福几乎是下意识的点出一指。

    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中,卜小福指尖点到的那片土地中生出了一只兵俑,铠甲与武器一应俱全,手握一杆长枪,腰间悬一口宝剑,全都是泥土构成似乎没有生命。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错了,兵俑自行动了起来,站到了卜小福的前将他护在后。

    几名士兵冲了上来,想要将卜小福几人拿下,但是他们刚一靠近,兵俑便再次行动了起来,手中的长枪舞的出神入化,鲜血横洒,兵俑的动作非常简洁有效,每一个动作都会带走一名士兵的生命。

    这是卜小福第一次上战场,从前不要说是战争中的大片死尸,就是一具也都没有见过,此时一下就出现了十余具死尸,每一句尸体的脖颈处都有一个血洞,鲜血从中喷涌而出,场面血腥至极,卜小福完全愣住了,不知该干什么。

    兵俑全都被鲜血淋了一遍,散发出了一股可怕杀气,震慑住了所有的士兵。

    “快去救爷爷啊!”赤莲的声音将卜小福从震惊中惊醒了过来。

    卜小福心中念头微微一动,顿时兵俑如同得到了命令了一般,长枪一指前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冲了过去,仿佛一尊杀戮的机器。

    兵俑没有痛觉,无论四周的士兵如何劈砍一点防守的招式都没有,只是一味的前冲,所有的招式都只是攻击,一往无前的攻击让人胆寒,短短片刻便有数十名士兵倒了下去。

    长枪折断了,拔出腰间长剑继续杀敌,从卜小福等人所处之地生生杀出了一条通往周疯与赤铭战场的道路,但是毕竟只有一个最终还是士兵围住,斩成了碎土。

    一瞬间,血腥之气大涨,染红了一大片土地,先前土俑冲到周疯与赤铭所在之地时,卜小福等人透过那条短暂形成的通道看到了那里的战局,况非常不妙,两人几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随时都有可能被擒,而赤夏炎老人则已经落入了敌军之手,数柄寒光闪烁的长刀架在了老人的脖颈处。

    卜小福也是非常紧张,一方面他不希望这些刚在这个世界中得到的友谊就此消逝,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自己出事。

    “出来啊,哪怕只有一个。”卜小福在心中嘶吼着,希望能够再一次召唤出兵俑。

    “就是这个感觉。”卜小福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美妙的感觉,一缕能量自脑中分出顺着筋脉流到了卜小福的指尖。

    卜小福把握住了这一丝感觉,一丝丝能量从脑中流出凝聚到了指尖,突然间卜小福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若是将这些能量集中到一起,一起发出,那么化出的兵俑会不会也比先前的强上数倍呢?

    一边把握那种奇妙感觉让脑中不断涌出一丝丝的能量汇聚到指尖,一边强迫这些能量留在体内积蓄起来。

    终于卜小福感受到了极限,右手的食指上已经凝聚了而是数缕能量,他已经感到脑中的能量减弱了不少,至少有超过一半都凝聚到了指尖,指尖的筋脉仿佛要爆裂一般的疼痛。

    “去吧。”卜小福有了先前那次召唤兵俑的经历,这一次没有将兵俑出现在自己的边,而是一指点向了敌军中间。

    一缕土黄色光芒自卜小福的指尖飞出去,如同长了眼睛一般避闪过所有士兵入了泥土中。

    深夜时分战场上火光闪动,更本没有人注意到卜小福指尖出的光芒,士兵依然在一点点靠近着,想要将卜小福等几个没有多大战力的人率先拿下。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晃动起来,泥土仿佛有了灵一般向一处聚拢而去,大地之下一缕缕黑气升腾起来,融入了一片泥土当中。

    “铮!”一声清鸣,一柄长剑突然戳出大地,散发出令人恐惧的气息,长剑由泥土塑成,就好像只是一个孩子用泥土塑成的玩意,但是却让人有心胆俱寒的感觉。

    长剑倾倒下来,一只泥土塑成的手掌握着剑柄从大地中生了出来,接下来是一条披着鳞甲的手臂,然后是头颅。

    一个头戴土盔的脑袋冒了出来,双目中有眼无珠,有口有鼻,但是却不能呼吸和说话,就好像是一尊雕塑,但是这尊雕塑正在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一点点从泥土中爬出来,所有士兵都被先前的兵俑杀怕了,不等这只兵俑从泥土中爬出便一拥而上想要将他毁灭。

    五六名士兵手持兵刃冲了上去,每一个人都将长刀高举过头然后狠狠劈落。

    “锵!”

    兵俑仿佛是钢铁铸成的一般,六柄长刀只是在兵俑的头盔上留下了六道浅痕,丝毫没有将兵俑的行动阻止半分。

    兵俑起长剑一剑刺向面前的士兵,长剑穿透了那名士兵圆盾,直刺入了后者的体,紧接着横向一扫,那名士兵的半边体仿佛是纸糊的一般,被轻易的切开,鲜血如同泉水一般喷洒出来,顺着泥土长剑留下,最终滴落在了地上,染红了一片。

    “扑通。”那名士兵倒了下去,临死前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上的断口,此时不仅鲜血流出,更有内脏一同流出,最终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每一个人都感到背脊发凉,就连卜小福也是如此,这个兵俑完全不能够和先前那只兵俑相比,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是先前那只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没有任何蓄力的一刺便将一名士兵连同战甲、圆盾与筋骨肌一同切断,之前的兵俑是绝对做不到的,甚至连圆盾都难以突破。

    顿时所有的士兵都疯狂了,这样一尊兵俑一旦出土绝对是大患,一个个士兵不要命般的冲到那只兵俑四周一阵乱砍,希望将这只兵俑毁灭,但是让人恐惧的是在损失了数人之后,那只兵俑尽然只是头盔上掉落了几块手指大小的土块。

    足足数百次的劈砍居然只砍下了几块手指大小的土块!所有士兵都有一种错觉,在他们眼中,这只兵俑已经不再是用泥土塑形出的兵俑了,而是一只精钢打造的杀戮机器,无论他们多么努力都不可能将他毁灭。

    “噗!”

    兵俑不再理会四周的攻击,将长剑倒插在了地上当作拐杖将自己的躯缓缓自途中拔出。

    “统统让开。”人群中突然一个声音大喝一声,让所有的士兵都不由的精神一震。

    银甲士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卜小福等人的后,几乎没有花费任何的力气,只是手掌轻轻一握,顿时卜小福与赤凤、赤莲的双脚都被泥土束缚住,不能再动弹分毫,瞬间有士兵上前将长刀架在了三人的脖颈处,同时有人将早已被擒的周疯、赤铭与赤夏炎老人带到了卜小福三人的边。

    “给我把他毁了,否则我将你们都杀了。”银甲士兵亲自接过一柄长刀架在卜小福的脖子上,威胁他让兵俑消失。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之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