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乌兴柳的故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灵山岛主 书名:疯狂的召唤
    云中月还在低头沉思当中,被手下这么一问,抬起了脑袋,使劲皱了皱眉头,看着叶凡问道:“小家伙,你不觉得我眼熟么?”

    “贵姓?”叶凡微笑着问道。泡-书_吧(WwW.PaoShU8.COm)

    “免贵……”云中月刚要回答,却在吐出两个字后又改变了注意,一个小孩而已,问自己贵姓,自己却的要说出名字来,还免贵呢,免他妹妹去好了。

    “呃,免贵先生,有事么?”叶凡问道。

    免贵先生?云中月那叫一个郁闷,这家伙是白痴吧,怎么连这个礼貌的言语都听不出来?不过,看看叶凡的样子,他又觉得对方是一个正常人。好小子,这兔崽子在戏弄自己!云中月在沉思了有好一会儿工夫之后,终于是醒悟了过来。只是,他虽然生气,倒也没有发作出来,强行忍着,脸都憋红了,又道:“我肯定见过你们几个,我也知道你们应该也见过我,老实交代你们的份,否则的话,我可就不高兴了。”

    “免贵前辈息怒,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到几位前辈,句句属实。”矮个子连忙打圆场道。

    “去去去,没问你们,你们俩哪凉快哪里待着去。”其中一人对着矮个子喝道。

    矮个子巴不得这样呢,和高个子对视了一眼,皆是放下心来。两人心中却是在暗自嘀咕:这几个家伙怎么把这样的人物给得罪了,不好,万一打起来,我们俩说不定也得受到牵连。两人相互使眼色,都想让对方先跑,却没有一人先行离开。也是,这个时候谁先逃跑,那简直就是活靶子。

    “的确,我还真的认识你们,你们是黑熊堡的人吧?”叶凡笑着问道。

    云中月没有言语,笑话,被一个臭未干的小孩三言两语出自己的来历,那多丢人啊。

    云中月不说话,不代表他的手下也和他一样精明,当听到叶凡的言语之后,其中一人惊讶道:“咦?你怎么知道我们是黑熊堡的人?”

    “想知道我们是谁么?”叶凡没有去理会那人,继续问道。

    云中月不答,笑了笑。

    那手下却是忍不住了,使劲点头。也是,叶凡等人的相貌让他想了好久都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没资格知道。”叶凡无视他的存在,回道。

    那手下好歹是玄宗境界,被叶凡这话堵得差点歇气了。这还不算,乌兴柳孩子心大起,连忙拽了一把叶凡,小声道:“我来,我来。”

    这几人乌兴柳都是认识的,如今,以他的境界,几个玄宗他还不会惧怕,早就想报复报复这几个家伙了,倒是在这里偶遇,以乌兴柳那狠辣的格,他才不会放过他们呢。

    乌兴柳说话的时候,已经是拍马和叶凡并排站着。叶凡听到乌兴柳的言语,很大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该他出手了。

    云中月这四人见叶凡骑在马上立在原地,而另一个色眯眯样子的少年迎了上来,心中猜测他们这是有什么用意。

    高矮两个玄师也是心中纳闷,这几个少年真够大胆的,居然敢对玄尊强者这么没有礼貌,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在马上待着,起码得下马表示尊重吧。叶凡等人毕竟是他们俩带过来的,两个玄师也不想把事闹大,不停的向着叶凡挤眼睛,示意他们礼貌一点。两人见对方都不肯离开,倒也绝了逃跑的念头。

    叶凡心知肚明,却是假装没有看到。

    “四位前辈,晚辈终于想起来了,我们确实是见过的。”乌兴柳拉着缰绳,微笑着说道。

    “别废话。”云中月有些不耐烦了,跟几个小孩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他的耐早就没有了。而且,他暗自视察四周,发现这附近除了他们几个,并没有其他人存在,因此,他已经打算好了,若是这几个小家伙还跟自己兜圈子,就直接将其擒获,好好抽上几个嘴巴子解解恨,管他们是谁呢,大不了杀掉了事。

    “别急别急,这事说来话长,得听我慢慢道来。”乌兴柳不慌不忙的说道。

    云中月有待发作,但想了想,左右无事,先看看他怎么说,故此,他倒是耐着子看了对方一眼,并没有言语。

    “别磨蹭,快点说,找抽呢?”其中一人却是有些急,对着乌兴柳喝道。

    “话说二十年前……”乌兴柳并没有理会此人,开口便道。

    “等等,等等。”有人打断道。

    “干什么?想不想听了?”乌兴柳白了对方一眼,脸上现出不快之色。

    “你才多大?二十年前有你么?”那人不傻,询问道。

    “你闭嘴,想听的话就别插嘴。”乌兴柳冷声道,说完后,也不管那人是何反应,继续道,“话说二十年之前,那时的我正在世间游历,当经过熊足城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美女……要说这美女啊,说起来也不算很漂亮。不过,她长得很有味道,属于那种见了她就想上的类型。”

    听到乌兴柳谈起美女的事,而且还说的这么暧昧,众人皆是竖着耳朵,生怕漏掉精彩的故事内容。

    飘飘却是在一旁黑着脸,什么叫见了就想上的类型?这家伙,真不地道。

    乌兴柳见这几人正在专心致志的听自己瞎编乱造,特意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也是巧了,当时我刚好路过一家大院,这女子正出门办事,于是,我们俩就这么相遇了。女子看了我一眼,还冲着我微微一笑。我是男人嘛,总不能不理她吧,于是,我也冲她笑笑。没想到的是,这女子却对着我招招手。当时我很纳闷,走上前问她有什么事。”说到这里,乌兴柳特意停住了。

    “还有呢,还有呢?”其中一人觉得精彩的,连忙催促道。

    “别着急,我先喝口水。”乌兴柳打开随携带的水壶,倒了一口水在嘴里晃了几下,接着朝其中一个玄宗喷了过去。

    那玄宗反应倒也不慢,向着旁边一跳,躲开了这些脏水,怒目圆睁,看着乌兴柳道大声道:“你什么意思?”

    “没看到,没看到。”乌兴柳摆摆手,表示无心之举。

    “别打岔,继续继续。”那人的同伴却是着急的说道,心中却是鄙视自己的同伴,不就是喷口水吗?至于吼这么大声?

    “女子对我说,她家里没有人,寂寞的紧,问我能不能去她家坐坐。”乌兴柳小声说道,说着,那张色眯眯的小眼睛格外的明亮。

    “然后呢,然后呢?”某人又开始催促了。

    “然后啊,我就去她家了。我们俩共度了美好的良宵,那个夜晚,我至今都难以忘怀。”乌兴柳说完后,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完事了?”某人有些失望的问道。

    乌兴柳点点头。

    “没意思。”那人明显喜欢听过程,结局其实早就料到了,连连叹气道。

    “这和我们见过面好像没什么联系吧?”另一人终于反应了过来,问道。

    “是么?好像是没关系,不过,云中月前辈,你说有关系么?”乌兴柳笑着问道,已是道出了云中月的姓名。

    “咦?队长,他认得你。”某人惊讶道。

    云中月脸都绿了,眼眸中所闪现出来的东西更是冰冷的可怕。

    乌兴柳所讲述的这个故事,这里面的女子恰恰是云中月的老婆,而且,事的确是发生在二十年前。戴了这么一顶绿色的大帽子,云中月这个玄尊强者是不许的。当然了,乌兴柳所说的主角并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那一年,云中月出外办事,对他老婆说可能得出去一个月。谁想在离开三天之后,所要处理的事临时有所变动,便只好回家。这一回家不要紧,云中月看到了人世间最为疯狂的事

    在一张温雅的双人上,云中月的老婆正和一位陌生的男子赤条条的搂在一起,两人上上下下的,好不闹。

    云中月当时就崩溃了,一掌将这两个妇给击毙,并在接下来的一段子当中,将所有知道此事的人都暗自处理掉。他本来以为事已经做的很绝密了,没想到时过境迁,在这个地方居然被一个小兔崽子给说了出来。

    乌兴柳此人平时没什么事可做,除了看看鬼谋和修炼修炼之外,再然后就是把得罪过自己的那些人都调查调查。这云中月就是其中之一,加上乌兴柳学了鬼谋之后,能掐会算,云中月这种不为人所知的糗事,倒是让他给知晓了。故此,他才说出了方才的那段故事,就是想气气这个倒霉的家伙。

    “这个故事有意思吧,云中月前辈。”乌兴柳仍然不解气,还特意问了一句。

    “哼哼,无聊至极。”云中月哪里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只是冷笑了一声,眼中的杀意已是流露了出来。他已经暗自决定了,打算将这几个家伙全部杀死,包括自己的同伴在内。

    “队长,他不是说你吧,听说嫂子的失踪很耐人寻味呢。”其中一人压根就没注意到云中月的脸色,反而开了句不应该开的玩笑。

    云中月的脸色由绿变青,手指向着旁边一伸,一道火红色的玄气疾而出,冲着方才说话的那人便打了过去。

    可想而知,玄尊一怒为绿帽,这一道玄气有多么凶悍了,但见那玄宗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这火焰玄气来了个穿心,整个人的内脏都化成灰了。

重要声明:小说《疯狂的召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