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第026章 坐享其成

    安陵乂宕无奈的说:“本宫累了,不说她们了。”



    “那奴婢伺候您歇息。”我抬手替他宽衣,扶他上了离开。他却开口:“不许走,今夜留下。”



    我回到他前道:“那奴婢便一直在这儿,下安心睡吧。”



    不料他却一手把我拽上。“啊!”我惊呼一声。



    他有力的手臂拥着我小的躯,我被紧紧的贴在他怀中



    



    “碧桃……”过了许久,他忽然喊出一声。我不愿的醒来,看他一眼,不像是在叫人,许是睡着了,在说着梦话。



    他口中的“碧桃”,应该就是那个与我极为相似的女子吧。



    



    “下,卯时了。”



    我猛地睁开双眼,原来天已经亮了,早朝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安陵乂宕起来对我说:“今你那也不必去,就呆在这里。”



    我点点头。为什么他和安陵乂宸都喜欢软我。



    



    一个人在寝宫里,闲来无事,便又想起了昨夜的那场梦。



    一转眼,目光落在了墙上那首诗上。



    诗中那两个“桃”字,斜斜地,仿佛被谁动过。



    再想来,从昨进来到现在,我都未曾出去过啊,那么,这两个字,是被谁动过?



    好端端刻在壁上的两个字怎会动呢?



    除非是……



    



    走上前去,轻轻地敲一敲,墙壁心虚地发出“噔噔”的响声。用力踏脚下的地板,也是同样的声音。这寝宫的后面,没有宫了,直通的是,皇城之外……



    我明白了!原来那并非是梦,一切都是真的,真真实实的……



    安陵乂宕,他究竟是何居心呢?



    安陵乂宸千方百计要我跳《凝  霞》,为的,就只是看上一眼吗?如果真是这样,他为何看到一半又离开了呢?



    反而,是安陵乂宕一直看到了最后,还让我过东宫来伺候。难道,安陵乂宸是想利用我来扳倒太子?



    那么,从他神秘离开,便是一个局。他故意让太子听见舞曲声,便到锦嫣宫,看见我在跳《凝  霞》,他还猜中了太子会把我要到东宫里去,所以,会问我是谁的宫女。这一定与那个叫“碧桃”的女子有关。而他不在,正好避了嫌,我便只能说是碧波阁的人。如此以一来,太子就以为是彩绿让我去跳舞的。如果我没猜错,下一步,他就是要将事闹大,闹到皇上那儿去,然后,就算皇上不将太子怎样,也就将彩绿一边的大学士的势力变成了太子的人。



    一切,都是那么的合合理,而他,只需坐享其成。



    安陵乂宸,你既然要用我当牺牲品,那么,我便不会让你得逞的。



    



    正想着,恍恍惚惚中,眸里映出一个熟悉的影。



    “梧骍!”我“嗖”地一下站起



    可是再看时,窗外却已经空无一人了,莫不是我看错了么?



    



    门外的脚步声传进来,想必是安陵乂宕回来了。



    他打开房门时,后边还跟了个年纪大一点的宫女。她说着:“下,奴婢有要事。”一边迈入门槛。



    一抬头,才发现里边有人,迟疑的看着安陵乂宕。



    我也好生尴尬,便道:“下,您累了,奴婢给您倒杯茶去。”不等他回答,便径直走出去,关上房门。



    



    我端了碧绿的玉盏,盛着晶莹剔透的水回到转角处时,听寝宫内传来女子的声音:“下,那个女子是于那一天在锦嫣宫内跳舞,还和,还和‘她’这么相似,奴婢觉得,下还是小心为好。”



    那个“她”,定是指“碧桃”了,宫里究竟发生了何事,会这么忌讳一个弱女子。看来已经有人提醒他了,但,我还是假装不知道,跟他说一说吧。好让他知道我不是同伙。



    安陵乂宕答道:“这个本宫自然知道。”



    “还有,恒王进宫在即,您也要小心为是啊……”



    恒王?在侧耳去听,已经听不清楚了。看来她准备出来,我往后退了几步……



    作者题外话:梧骍来了 表哥还会远么?



    HOHO~~大家注意咯!今儿个下午3点有二更喏!



    亲们多支持支持嘛!

重要声明:小说《宫路十八弯:妃子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