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第021章 饶我不死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叫我,我一睁眼,原来是安陵乂宸。



    他走进房,直直的问道:“本王的珍珠,你串好了吗?”



    我挣扎的爬起,揉揉朦朦胧胧的睡眼,伸手指向一旁:“喏,那不是么?”



    安陵乂宸三步作两步走上前去,脸色一沉,呵斥道:“来人!”



    昨夜里那位将军连忙跑了进来,朝他行军礼:“王烨有何吩咐?”



    安陵乂宸突然看我一眼:“将她昨夜的况都讲讲。”,



    “是王爷。昨夜亥时之前,没有异常况,她一直在房内徘徊;亥时一刻,房内的灯突然灭了……”



    “等等!”安陵乂宸犀利的眼神扫过来,“你们可有进来问她,等为何灭了?”



    “哦,有的。这位姑娘还主动叫我们进来,说是要换支蜡烛;到子时的时候,姑娘就睡下了。属下等昨夜眼皮也没眨一下,还请王爷明察!”



    安陵乂宸拂拂袖子:“你们都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待那位将军走后,他又回,用扇子托起我的下颚:“小丫头!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瞒过了本王的人?”



    我神秘兮兮的一笑:“在奴婢说之前,网页腰线恕奴婢无罪!”万一我说出来之后,他这个自负的人觉得被一个小小的宫婢骗了很没有面子,杀了我可怎么办!



    他没有回答,只是直直的望着我的脸,让我好生尴尬,然后自己笑一声:“果然很像。”



    他这回把我弄糊涂了,我很像什么,或者说,我很像谁?“王爷?”我试探着问他。



    “要本王饶你不死可以,但,你要帮本王做一件事……”



    做一件事?他有什么事要我去做呢?“王爷也得告诉奴婢是何事,要么,奴婢可不敢答应。”



    “总之,本王不让你去杀人放火、做有违道义之事……”说话间他的眼睛里透出一丝诡异的光芒。



    我很是逍遥地吹了一口气:“好吧,奴婢答应你!”



    “那还不快告诉本王……”我打断他“不过……王爷是不是应该将扇子拿走呢?”我伸出纤细的手指,扳开他用来拖住我下颚的折扇,这才接着说:“王爷您久居深宫,自然是不知道奴婢的方法啦!皮影戏,您知道么?”



    “皮影戏?”他重复一遍我的话“听说过。”



    “皮影戏,又称灯影,以在灯光照下用兽皮刻制的人物隔亮布演戏而得名,是民间的一种戏种。表演时,演员们在白色幕布后面,一边纵戏曲人物,一边用当地流行的曲调唱述故事,同时配以打击乐器和弦乐。奴婢不过是取之皮毛而已。”我嫣然一笑。



    他好奇的望着我,又似忽然间想到什么:“哎,等等!你是怎么想到用这种方法的?”



    我骄傲的抬起头:“哦?这个嘛!还得多亏了王爷!”



    他不解:“本王?”



    “对啊!”我点点头“多亏了王爷怕我跑了,让我一直点着灯,所以……”



    “喔!本王明白了!”他接过我的话“其实他们看到的一直是你挂在上的一件衣服的影子而已,因此,他说,你一直在徘徊;而亥时一刻,房内的灯突然灭了,是因为你回来了,要把东西收回去。对么?”



    我拍手道:“王爷真聪明,果然名不虚传!”



    他得意地打开折扇:“这还用说!”语毕,便拉着我出了房门,离开皇子所。



    “唉!王爷,您要带奴婢去哪儿啊,奴婢还得回去小主那儿!”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总是能吓着我。



    他平平的说:“你主子那儿本王已经说过了,你暂时给本王借用几天。”



    呵!看来他真的有事要我去做。



    皇子所外停着轿子,看来他早有出宫的打算。



    宫女掀起轿帘,他上了轿,又探出头来对我说:“你也上来吧!”



    “可是,奴婢……”我犹豫着,却被他一把拽上轿,他伸出有力的手笔,将我拥入怀中。



    “唔”我闷哼一声,“王爷,我们去哪儿呀?”我抬起小脑袋,用力仰起头看着他。



    “秦王府。”他沉沉地道了声,复而又问我“会跳舞么?”



    他怎么问我这个问题,莫非是要我……那么如此,他是有什么目的吗?



    我自豪的答了他:“会啊!”



    我的其他才艺,大多都是表哥教我的,唯有跳舞,是我自己学的。那还是我五岁的时候,偶尔有贵客,见过爹请舞姬到府上跳舞,我在门后偷偷的看着,不赞叹道:“好美啊!”却被一个大姐姐听见了,她很会跳舞,她问我“小妹妹,想学么?”我用力的点点头,从此他一有空便带我去他跳舞的地方教我。后来,她再也没有找过我,我想应该是去别的地方了。但那时,我已很会跳了,便开始自学起来。也应为长期跳舞,我的体变得异常柔软,仿若无骨……这也是我多次爬窗而不被发觉的重要原因呢!



    作者题外话:额,女主 来者不善呐……

重要声明:小说《宫路十八弯:妃子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