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第017章 入宫前夕

    再有两个时辰,便要入宫了。忍不住,再到花园里看一眼那片荷塘。



    三年前,便是这么一眼,让我遇到了生命中的他,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我的命运;



    三年前,便是这么一眼,有了芙儿,有了表哥,有了亲



    三年前,这一眼,改变了太多太多……



    



    如今已是夏末秋初,荷花大多已枯萎,知了也不叫了。残荷败叶,伴着寥寥几声蛙鸣,没有当年的怡人,剩下的是无尽的落寞。



    远处的人影,不错,是表哥。



    他拉住我的手,道:“芙儿,入宫之后,切不可胡乱行事,要先摸清况;也不要太早接近皇上,要知道,当今圣上可是只不好惹的老狐狸。”



    这个道理我自然是懂的,不然便岂不枉费了这三年来他对我的栽培,我笑笑道:“芙儿明白。”



    望着荷塘,我不免惆怅起来,叹一口气:“表哥,今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遇……”



    而他却很轻松的样子,抬手示意我不必再说下去:“若是有缘,你我定会相见,或许,还是在不久之后。”



    我有点不懂他话语中的意思,却没问。我相信他,三年里,我一直都是对他深信不疑。



    他突然问我:“芙儿,你可知道,你名字的意思?”



    摇摇头,他附于我耳畔轻语:“切记,这以后对你会很有帮助。”



    “我记住了。以后还要表哥多打听姐姐的消息。”不知道他为何要告诉我这些,莫不是在宫中还有我们的人。



    “晴儿的事我定会关心;还有这个……”他拿出一张明晃晃的东西,像是令牌什么的。



    我看了一眼,一惊:“表哥如何会有这个?”



    他笑而不答我的问题:“你拿好就是了。”



    我懵懂的点头。当时,我不知道以后这块令牌对于我来说 如此重要。



    “也不早了,你回去收拾收拾吧。”男子如月光般温柔的目光向投来,让我一颤,心底泛起阵阵涟漪,慢慢漾开去。



    眼睛还眷恋在男子的上依依不舍,口里却只能道一句“先生多保重。”然后迅速拔腿就跑,我怕我和他在一起呆得再久一点就会不想入宫了。



    



    我悄然从侧门入厅,行至寝室的时候,瞧见一抹较小的影在门口徘徊。我上前道:“玉飘?”



    玉飘微微吓了一跳,回头见是我,忙跑上前道:“四小姐,你去哪里了?奴婢还以为……”



    “以为我食言了?”我轻笑一声,推开房门,玉飘跟着我进门,我又道,“东西准备好了?”



    她狠狠点头,小心地将怀里的一包东西递给我,开口道:“奴婢问过了,三小姐的轿子在戊时一刻准时出发。东西在这里,奴婢还有事,先出去了,四小姐记得那时候守在大门前的拐弯处就行了。”她说完,放下手上的东西,便匆匆离去。



    “戊时一刻。”我默默念着,轻轻出笑。



    伸手,解开包袱的结,嘴角微动。真有那丫头的,不过两不到的时间,她真能做出一与她上穿的一模一样的衣服出来。呵,不过也是。这是她唯一逃过进宫的机会了呢!



    



    在榻上休息片刻,我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起,换上了玉飘给我拿来的衣服,推开房门,依旧从侧门出去。  



    这一,对阳府来说,是很重要的子。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的三姐上,谁都不会在意我去了哪里。



    大门前,爹与夫人拉着彩绿的手,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隔得太远,我听不见。只是他们脸上,是花开不败的笑。彩绛和彩绯在一旁,没有多言,只是眼睛红红的,她们是唯恐被妹妹占了便宜吧!真不之后她们进宫之时,爹与夫人会是如何地更开心。



    不自觉地冷笑一声,转朝前面走去。



    倚在屋檐下,等着。



    待一行人朝这边过来的时候,紧张地张望着,瞧见很长的队伍,浩浩地行来。然后,我瞧见玉飘,她紧紧地跟在一顶轿子旁边。彩绿一定就在里面了。这时玉飘儿的目光朝我看来,远远的,我似乎瞧见她嘴角的笑。



    队伍在我面前行过,玉儿突然窜进来,小声道:“四小姐,快跟上!”



    我低头跑了几步,回头朝她道:“你快回你家吧。”



    “四小姐……”



    玉飘后面的话,我终是没有听见。也许她只是想说谢谢吧?呵,谁知道呢。



    我低着头冲出去,紧紧地跟在彩绿的轿子旁。



    没有人问我刚才去做了什么,没有人在意我。



    透着时而飘起的窗帘,我斜睨了里头的彩绿一眼。她倒是不怎么开心,眸子里,盈盈的全是不安。



    作者题外话:丫丫~~~进宫咯!宝贝们顶一下……猜猜那块令牌后有啥用

重要声明:小说《宫路十八弯:妃子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