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采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悟庸书生 书名:迥道
    “快点回来,远离河水。河水中有东西。”张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岑灿二人这回倒是很听话,快退了几步将距离拉开,然后起扭头看向了张老。因为在之前张老就叮嘱过,必然是知道一些况。

    张老也知道不解释清楚这二人定然是要多问几个为什么的,不如直接说了,省得让人多费口舌。解释道:“刚才的是这里繁衍生活的盲鱼的一种,在这两条河里不下二十余种类似的盲鱼,何为盲鱼,就是一直生活在暗处始终见不到阳光的地下河里的一种特有的没有眼睛的鱼种,而这里的鱼的感知在进化中为适应环境变得敏锐异常,河水中一点点的水流草动都会惊动它们,也是这里奇怪之处了。刚才你们们下来的时候脚步稍重,所以惊动了它们。那一下只是他们的试探,如果没有遭到反击下一次就是真正的攻击了。因为它们生存的空间条件同类间的厮杀异常惨烈,造就的它们强悍的攻击力。与众所周知的食人鱼不相上下,唯一的不同就是它们从来不成群结队的出没。这也是受环境因素影响的,它们彼此间的信任已经没有了。这是值得我们高兴的一件事。”

    “那下次我们过去不是很危险吗,刚才我们可没有反击,到时候它可是要攻击我们的,我们不是很被动吗,难道每过一次就要受一次伤。”李卫东有些担心的道。毕竟不会有人愿意受伤。当然排除那些自残的人,他们的思想不是我等可以猜想的。

    “哼”。

    张老轻哼了一声道:“这个我自然有准备,不然到时你们还不在心里把我咒死。‘这个老不死的,竟然知道有这样的环境还一样叫我们受罪。’”看来是快要休息了,张老的精神也放松下来了,一改刚开始的严肃紧张,还开起了玩笑。

    岑灿二人一见张老有了笑颜,顿时也笑了,随着进入天坑而提起来的心也归了原位,跟张老玩笑了几句之后便在这片金色的沙滩上开始搭建一些简易的灶炉和帐篷,张老竟拿出钓鱼竿在此垂钓。吊钩刚一抛进河里不到半分钟只见张老起杆甩出一条二十多厘米长的大鱼。

    这鱼好巧不巧的掉在了正在给快餐加的李卫东的旁,吓了李卫东一跳。待看清是鱼之后心中也是一喜,有新鲜野味了。但看清张老的鱼竿心下又是一紧,不敢大意,忙放下酒精灯寻找趁手的器件儿来制服这条蹦蹬的欢的鱼。

    岑灿支完帐篷一回就看见张老的飞鱼砸在了李卫东的边,和李卫东手忙脚乱的样子,顺手拔出略大一些的军用背包上的开山刀,几步上前一刀拍下将鱼狠狠地拍在地上,鱼儿被拍的一动不动,估计是晕了。

    说时迟那时快,李卫东见鱼已经不动了,抄起银质的筷子朝着那略微张开满口尖牙的口腔扎了进去。本来要恢复的鱼儿体僵直一会儿之后便浑然不动了。

    二人相视一笑,配合默契。心里也是一同的感到这鱼的力气也是很大的。

    张老看到二人默契的配合也是微微一笑,继续刚才的工作,很快的又是一条差不多的鱼儿被甩在沙滩上,另二人也是很快的制服了鱼儿。如此又重复了一次之后张老竟然收杆了,并向整条河流深深的三鞠躬然后回来了。

    这让期盼着新鲜野味的二人一阵无语,却也无可奈何,李卫东决定冒险用河水收拾一下鱼,而岑灿则爬了上去,到丛林里找些枯枝来生火,一想到简单又好做的水煮鱼那辛辣感觉清香鲜嫩的鱼口水已经流了满脑子了。

    一顿丰盛的晚餐在三人的努力下顺利完成,吃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最出众的当属那三条鱼,质顺滑爽口清香宜人,吃完更觉精神百倍,一天来心神的消耗像是全补了回来还多。在张老的训斥下二人打消了切磋一下的冲动,安心回帐篷休息,准备明天的硬仗。

    一夜无话。

    当岑灿打开探照灯,看了看手表,已经是第二天七点多了,记得昨天睡下的时候才刚刚五点多一点,这一睡竟睡了十四个小时,看来昨天真是累坏了。从帐篷中看了看旁边两个帐篷也是有亮光了,于是便扼杀了睡个回笼觉的决定。穿戴整齐出了帐篷。

    三人都穿戴好出来了便开始收拾,当收拾停当后张老那刚进天坑时那紧张严肃的表又出现在了脸上。

    “今天我们就要去采药了,采药时可不会很平静,可能比昨天还要凶险些。所以你们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这之后不要有丁点的失误,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张老沉声说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

    二人知道张老说的是什么,那个岩洞不知是为什么有条六七米的大蛇盘踞。当初就是看到这条蛇才让搜索调查团的人退了回来。

    三人启程,踏上了前方明显有怪兽的征途。张老走在前面带路,每当要过河时便带上绝缘手拿出了高压电击棍往水里一放,顿时水面飘过一阵蓝光,几秒之后鱼儿便漂浮起来了,三人急冲冲过河,又有十来秒翻肚皮的盲鱼是体一动继而翻消失不见,可见这里的盲鱼的强悍。

    沿途的溶洞那景致自是不用细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并不是人类所能想象的,只有拼命地记下来,慢慢的回味一生。

    行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张老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当初那个众人足的溶洞已然到了,挥手让还要前行的岑灿停下小声地道:“前面这个洞就是我说的那个有草药的洞,小心点儿,现在不知道蛇还在不在,不过小心点还是好的。卫东,鱼枪你会用吧。”

    李卫东很自然的点了点头,军队有训练过。他的成绩还很好呢。

    张老从背包里掏出近半米长的鱼枪交到李卫东手里,叮嘱道:“一会儿要是它还在的话你就用鱼枪住岩石,将他困在那里,我们就安全了。但可千万别把它了,不然我们可就只能自己跳河死了。”

    “知道了,这一点准头还是有的。”李卫东边说边看着手里的明显经过改良的鱼枪,鱼枪的枪头很长,称之为箭一点也不为过,后面有一个倒钩,应该是为了锁住蛇尾用的。不知道为什么不用弓弩不是更方便,我还更擅长。

    张老又给了岑灿一些硫磺叮嘱道:“当他吸引了巨蛇的注意力之后你就要快速的去采药,有硫磺巨蛇会本能的排斥你的。到时你一定要抓住时机采到药。”说完看着岑灿将硫磺洒在上。

    张老不放心,又将银质的筷子折成勾装拴在了保险绳上,以备不时只需。

    当三人都准备好后便迈进了这次的终点站,巨蛇石窟。

    然而当三人看到巨洞内的大蛇后皆是一阵眩晕,那十多米的金色躯早已排开,中间长有一玉色角的头高昂着,看着三人,看来早已等待多时。

重要声明:小说《迥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