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进城之前

    曲烟浑然没想到马超的反应竟然这么大,当即愣住了,接着才反应过来,稍着推拒之后,腼腆地迎合着马超。

    马超感受到对方的变化,只觉越来越沉迷,大手恨不得将对方俏的体揉进体内,越搂越紧,双方体已是紧密地挤在了一起。

    体的相互摩擦,让马超有些罢不能的感觉。场面瞬间升至临界点,幸好在即将失控的时候,马超突然想起明还要出兵,当下强熄心中的火,松开双手,歉声道:“我也不知为什么,竟然失控了。”

    曲烟有些失神,旋即惊醒过来,头靠在马超的口,喃喃道:“少主,曲烟已经是您的人了,您什么时候想要都行。”

    马超只觉说不出的怜,轻抚对方的秀发,柔声道:“想必你吃过的苦头不少,不过以后不会了,好好睡个好觉,明天还要赶路。”

    “哦”曲烟道。

    第二天早上,马超便命赵通去取来一普通士兵服装,吩咐曲烟换上这军服之后,便径往马腾的住处行去。

    到了马腾住处,马超向马腾请示了一下之后,就吩咐士兵去将庞德传来。

    不多时庞德就来了,他知马腾这么早就传见,肯定是有要事,所以一刻都没有待就急忙赶来。方才进入那间房,就见到马超也在,更加肯定了想法,行礼道:“属下参见主公,不知主公传召属下来有什么事要我去办。”

    马腾笑道:“令明不用多礼,孟起你跟他说吧。”

    马超郑重其事地道:“令明你是我最看重的人,所以有一个任务只有交给你我才放心。”

    庞德吃了一惊,道:“请少主吩咐。”

    “今午时,我将亲率大军去西凉,而另外的陇右城,我思来想去就你最为合适,你觉得你带多少兵马能完全控制住陇右城”马超道。

    庞德喜出望外,马超的意思就是让他独自领军了,略一思索,信心满满地道:“三千就足够了,只要给我三千兵马,属下定不让主公和少主失望。”

    马超想了想,觉得还是慎重为妙,便对庞德道:“给你四千兵马,你务必要将陇右城死死地掌握住,若是有反抗,就地格杀,不用来问我。”

    “是!”庞德道。

    “你自去点兵马吧,今天就出发”马超道。

    庞德走后,马超也高辞了马腾,去了军营。

    到了午时,马超和庞德各自的人马已经齐备,马腾便招来手下六部将领宣布了这次的出兵计划。

    按他和马超的议定,这次由庞德率四千精锐步兵去占陇右,而马超则率三千左右的队伍直扑西凉,而剩下的军队则由马腾亲自统率,留在陇右和韩遂清算战利品和降卒。

    随后马超便和庞德分别率大军出发,因为陇右和西凉同在陇西的西北方向,两支军队的行军方向一致,所以两军直到陇右城东南约一百里处方才分军。

    因为这次的出兵意义格外重大,事关整个计划,马超在临别之际又将庞德招来叮嘱了一番方才放他离去。

    又经过半个月的急行军后,马超带着军队终于到了西凉城外三十里处。这时已经是晌午时刻,天黑之前恐怕是赶不到西凉城了,况且一路急行军下来,士兵已经疲累不堪,若是有什么变故,不免要吃大亏,便吩咐士兵扎营,并赶制十多面耿鄙的大旗,修养一晚,第二天再进西凉城。

    天才刚黑,士兵就已将大旗做好,马超再巡视了一下各营之后,就回到了他的主帐。

    才进主帐女扮男装的曲烟就迎了上来,替马超卸下盔甲之后,又取水给马超洗脸和洗脚。

    这一段时间曲烟一直在待马超的边装作一亲兵,其他军士虽觉得这个士兵格外俊俏,倒也没发觉她的女儿。一路上,她将马超照顾得无微不至,马超也渐渐习惯了她的侍候,所以两人的相处到了这时,已经非常自然了。

    洗完脚之后,马超忽然拉住又想去打水来给马超洗换下衣服的曲烟道:“这段时间你也累了,今天就先别忙了,待明天进城之后,交给下人去洗吧。”

    曲烟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像是一场恶梦,她从人间骤然落到了地狱,若不是遇到马超,这个时候的她只怕已经沦为男人的玩物。

    而最让她感动的是马超刚才的那一番话,那句话她听得真切,其中的关怀自然不必说,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交给下人去洗”。

    她顿时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他竟是没有把她当下人看!

    她突然觉得把马超洗衣服是一种幸福,道:“帮您洗衣服本就是我分内的事,其他人洗的话我怕他们洗不干净。”

    马超拉着她坐到了榻上,郑重其事地道:“一直以来我没把你当下人,想必你也清楚,所以以后你就别叫我少主了,你就叫我孟起吧,但有件事我必须给你说清楚,你想跟我,我自然也有些高兴,但我不可能放太多心思在你上,也许我会长年在外,你几年都不能看到我,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

    在当时,妇女的份低下,更何况从接触到马超起,曲烟便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做大事的人,儿女私在他的心底是占不了多少地位的,所以马超的话早已经在她的意料之中。

    尽管如此,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托付终的人能全心对待自己,她还是有些许难过。

    不过她很明白,先不说以她的处境根本不容她有什么想法,就算真按马超所说的那样,找一个普通人家嫁了,那又能比现在好吗?根本不可能,至少这个男人能坦白说出心中的想法,比其他人更加真实,也说明了她重视自己的想法,换做其他的男人不把你当牛马使唤就已经不错了,更别提其他的问题。

    她抬起头凝望着马超,有些感激地道:“这些我早就心里有数,不过自少主口中亲口说出来,我还是有些欣慰。”

    马超将她揽了过来,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方才道:“刚才我怎么跟你说的,以后你就叫我孟起听到了没。”

    这一段时间,为了避免被其他士兵发现她的女儿,两人一直共睡一,早已经过了无数次肌肤之亲,只是没有发生什么暧昧的事而已,所以马超将她揽在怀里,曲烟已经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伏在马超的怀里,过了好久,才怯生地道:“我知道了,孟起。”

    一时马超面对这么个千依百顺的女子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隔了一会才道:“睡觉吧,衣服今天就别洗了。”

    曲烟也不坚持,和马超睡在了帐内唯一的榻上。

    躺下之后的马超却并没有马上入睡,而是思索起明天该怎么进城,又该怎么出其不意地控制住王国和王承。

    然而思来想去却是只想到了混进城的办法,这个时代的通讯还不发达,而他一路急行军到此,想必西凉城还不知道耿鄙已死的消息,所以他命人制作耿鄙的大旗,就是打算先骗进城去。

    至于怎么对付这两人却让他为难,前的记忆中似乎并没有接触过这两人,仅仅只是知道这二人在凉州城内颇有威望而已,可是对这两人的格和实际能力并没有任何的印象,更不知道二人会不会来城门迎接,若是二人同来城门迎接那还好办,直接抓了就是,但若是只来了一人,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肯定会有一场动乱。

    就在这时,旁传来几声轻响,接着脸颊处便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随即明白过来,是曲烟以为他已睡着偷吻他。

    接着便感觉到对方的头轻轻靠在了自己口,没过多久轻匀的呼吸声就响了起来。

    马超一动不动地躺着,生怕惊醒了她的安睡。

    过了好一会儿,马超一阵苦笑,事是想不成了,反正也没有头绪,倒不如明进城再说,只要能骗进城去,以有心算无心,胜算还是很大。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