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情动

    马超顿时醒悟,这是古代世界,特别是儒家思想占据统治地位的汉朝,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可不是后世那个见面握手的时代。旋即缩回手,笑道:“是我疏忽了,一时忘了礼数,我明天还有事,先睡了,你也安心休息吧。”

    曲烟似有些失落,幽幽道:“奴家自从跟少主出来那一刻,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只望少主能够怜惜奴家,奴家还是个处子。”

    马超有些吃惊,没想到眼前这花样女子竟还是个处女,按理说李文侯就是贪图她的美色,哪有轻易放过她的道理。

    然而他又不好直接问,难道对着一个女子能问,你还是处女吗?

    曲烟明白马超的疑惑,便道:“我本是这城中一个富户家的女子,不幸被李文侯这狗贼强抢了来,进府之后,李文侯又觉得我才艺不够,便想让我学些歌舞,好让他取乐,后面你们军队就打来了,他也就一时将我忘了。”

    马超已是信了曲烟的话,有些同对方的世,便道:“想不到你还有这般伤心往事,我看这样,等过几我忙完手头上的事,帮你找个好人家嫁了。”

    曲烟躯一震,有些哽咽道:“少主难道嫌弃我份低微,容貌粗鄙,不要我吗?”

    马超一时反倒搞不清楚对方的心思,怎么不碰她,她反而很失望似的。

    又看了一眼曲烟,觉得对方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子,长得漂亮不说,格似乎也比较好,又会处理家务,比后世那些眼高于顶的女子不知好了多少倍。

    然而他也确实不想增添什么心理负累,在他而言,争霸天下才是他唯一的目标。

    马超笑着解释道:“你误会了,我绝对没有嫌弃你的意思,你是个好女子,正因为如此我才想给你找个好归宿。”

    曲烟不可思议地看向马超,很难相信马超和她非亲非故,居然这么为她着想。随即又想了想,便觉得马超的话似是出自真心,她如今已是无长物,就算家庭没破裂之前,那点家产怕是在马超眼底根本不值一提,而唯一能引以为傲的便是自己的容貌,可看马超的样子似乎真的对自己没什么兴趣。

    她本已落魄之极,而恰在这个时候马超给予了她援手,使她避免了被其他男人的糟蹋,更难得的是,马超居然并不想占有她,心下如何不感动,当下决绝地道:“奴家生是少主的人,死是少主的鬼,自今天晚上以后,少主就是我唯一的男人。况且不管有没有那么回事,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别人又怎么会相信我们的清白。”

    马超冷汗直冒,没想到曲烟竟是赖上了他,苦道:“你这又是何苦,实话跟你说,我对你还谈不上有什么感。”

    借着微弱的灯光,马超的脸庞显现在曲烟的眼里,不知何时曲烟竟觉得这是她见过最具男人魅力的脸。

    这张脸很英俊,绝对能吸引住任何女子的目光,但在这时,曲烟却发现这张脸的另一面。

    轮廓似刀削,格外分明,眉毛如剑锋,鼻梁高,一股坚毅果敢之气油然而生。

    不由心中一,轻咬贝齿,忽然间向马超靠了过去,接着俏脸贴在马超口,道:“不管少主对我如何,我跟定您了,您如果不要曲烟,那么曲烟定会生不如死。”

    马超被曲烟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顿时一阵慌乱。

    像曲烟这样的妙人儿,忽然之间**,换着任何一个正常男人怕也是会动心,马超也不例外,不由为之心神漾。

    更要命的是一股少女幽香隐隐传来,马超急忙想去推开曲烟,手才伸到一半,便又缩了回去。这个女子的命很苦,他又怎么忍心再伤了她的心。

    实在没法,他只得对正色道:“我明天要出征,今天必须好好休息,你先放开我,这些事等以后再说吧。”

    曲烟知道事的轻重,便放开马超,问道:“少主明天要去哪打仗?”

    反正马超出军西凉的消息也不是什么秘密,也就没什么顾忌,便道:“我明天要出兵西凉,可能就在西凉驻扎了。”

    曲烟躯轻震,似有些担心地道:“那奴家怎么办?您要把我留在陇西?”

    马超知曲烟是担心他一去之后就撇下她不管,而陇西城内垂涎她美色的人大有人在,便安慰道:“你放心,我会和家父打一声招呼,你随大军来西凉找我便是。”

    马超话虽这么说,曲烟的担心却是有增无减,在她看来以马超的气质长相,不知多少女子对他倾心,再加上他如今的份地位,更是不知多少美貌女子**。若是他一去了心凉,便将她忘了那她可怎么办。

    心里暗暗着急,旋即爬了起来,跪在上,道:“少主,我求您一件事,您一定要答应我。”

    马超看着曲烟,叹了一口气,道:“我答应你了,你明天换上一军服,随我去西凉吧,现在可以安心睡觉了吧。”

    曲烟心中一阵惊讶,她还没说求马超什么事,马超就已经猜了出来,就凭这敏锐的洞察力,难怪能这么年轻就当上统兵的大将。

    不过终究是喜事,松了一口气,道:“是,是!我给您盖被子。”

    马超也没有反对,反正这女子即已决心跟他,他也不必故作谦虚。

    曲烟躺了下去,将被子尽量往马超那边拉,而她自己那边却是露出半边子。西北的秋季已是很冷,幸好是穿着衣服睡觉,方才不至于当场冷得打哆嗦。

    马超却不知道这一切,倒头大睡,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马超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独睡,睡梦中有翻滚的习惯,当夜也不例外,睡了没多久,他就翻了一下体,同时手平伸了出去。突然间,竟是触到了一个柔软体,触手处有些温,被吓得不轻,随即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曲烟。

    曲烟自从进入这太守府之后,一直怀戒心,从不敢睡实,直到今夜遇到马超,才敢放下警惕好好睡一觉,但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还是让她睡得不沉,马超才一碰到她,她就已被惊醒。

    心中暗忖,难道旁之人竟是人面兽心的虚伪男子,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内地里却是做些龌龊之事。

    她对自己的处境却是很清楚,这时已是他的囊中物,即使他想怎么样,她也只能顺从。

    当下继续假装熟睡,竖起耳朵倾听动静。

    接着她便感到马超向自己这边挪了过来,令她更加芳心大乱的是,马超一只手竟是向她靠外的半边子摸来,随后更是抚摸了一下的她的手。

    曲烟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心中小鹿直撞,浑都绷得紧紧的。

    马超摸了摸曲烟的小手,只感到触手冰凉。心中恍然,这张被子极窄,而这丫头却将被子的大半部分盖到了自己上,而她却没有盖实,若不是她穿着衣裳,恐怕已经着凉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这话果然不错”马超心里叹道。

    涌起一阵感动,当下扯过被子将她盖好,又是握住曲烟的手,直到那一双手不再冰凉方才扭转子继续睡觉。

    曲烟本已经做好被马超占有体的准备,马超却突然又睡起了大觉,心底顿时闹翻了天,既庆幸自己没看走眼,旁这个少年男子正是她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又微微有些失望,原来对方不过是见自己浑冰冷而表示关心罢了。

    难道自己真的这么没吸引力?

    她不由对自己的容貌第一次产生了怀疑,只觉得原先想靠容貌打动这个男人的想法多么可笑。

    她内心矛盾之极,很想开口问问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对她动过那么一点心,但既然已经装睡,也只能索装到底,便一动不动地躺在上。

    又过了片刻,她突然醒起,马超将被子拉到了自己这边,那他不是盖不严了。

    顾不得装睡了,整个子贴到马超上,被子往外拉,直到将马超盖实为止。

    马超又一次被弄醒,刚醒过来便觉得一具温体紧紧贴在了他的背上,心知那是曲烟曼妙的体,异样的愫瞬间升温。

    接着又发现被子已经将他盖得密不透风。

    这不正是他苦苦寻觅的女子?他的感瞬间不受控制一泻而出。

    他猛然转过,一把搂住那具瘦弱的体,狠狠地向对方吻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