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花落谁家

    韩遂这时更是把马超引为大敌,心中苦苦思索马超的弱点,然而迄今为止,马超的表现非但不好色,更有少年人所没有的冷静沉着,兼且武力超群,还没看到什么弱点,如果硬要说有,那就是先士卒,打起仗来从来就是一马当先。

    他不由暗叹,不知以后从什么地方入手对付马超,毕竟联盟不是长久之计,早晚有一天会破裂。

    令他惋惜的是,上次利用马超和梁兴之间有过摩擦,派梁兴去刺杀马超。本以为在马超没有任何防备的况下,可以一举得手,然后让梁兴隐姓埋名几年即可,他再推说梁兴因为私怨找马超报仇,马腾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就算马腾真要和他翻脸,他也浑然不惧,怎么都比马超羽翼长成要强。没想到马超竟是勇悍如斯,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得他亲手杀掉梁兴,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韩遂暗暗苦笑,知道这个计划已经落空了,只得假装关切地看着马超,道:“孟起既是体不适就早些回去休息吧。”

    马腾暗暗心急,心道:“莫非儿子有什么隐疾,回去定要找个郎中给他好好瞧瞧。”

    马腾道:“你先去休息吧。”

    “孩儿告辞”马超躬道。

    马超说完就转往外走,可就在转的一刹那他呆住了!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双眼皮,长长的睫毛,眉毛像似轻轻的柳叶,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为之心动。

    它本应闪闪发亮,散发无穷无尽的星光。

    然而在这时马超只看到,它很孤独,很无助,很绝望,就像是一沟死水,毫无生机可言。

    他放佛又看到了后世那个自己,在孤独的角落里,一个人苦苦为明天而发愁。

    突然间,他懊恼地发现他的心肠竟然软了。他本以为他的心肠已经经历过种种磨难,已经硬到他自己也无法动摇的程度,可就在这一刻,一直以来的心念瞬间破灭了。

    难道是因为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他苦笑地摇了摇头,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他也会喜欢女人不错,可他自认还不会傻到轻易上一个陌生的女人。在他的意识里,从来就不相信一见钟地存在,真正的是无数碰撞产生的火花。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说得通,想到这更让他苦笑不已。

    后世的他习惯了孤独,导致连他自己都误认为他喜欢的也是孤独。

    然而在这时,他却猛然发现,他也渴望着同类,渴望有一个伴,而那双眼睛竟给了他无比的熟悉感,这是他在这古代世界第一次产生的共鸣。

    马超方才走出两步,便停住了脚步,第一次仔细地打量那个舞姬,她的皮肤原本就很白,在这时更是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她的腰很细,细得让人忍不住产生怜惜的感觉。

    那个舞姬低垂着头,嘴唇轻咬,显是心底正在挣扎。

    她自马超畔走过,方向已是略为偏右。

    候选脸上忍不住涌起笑意,眼中更是精光闪动。随着马超的退出,他便成了美人的最佳选择。

    马超也在犹豫,目光顺着那个舞姬的影后转,接着便看到了候选。不知怎地,心底很不是滋味。

    然后他又看到了韩遂,韩遂正在笑,说不清楚那是什么笑容,似讽刺,似得意,又像赞许。

    猛然,马超咬了咬牙,下了个决定。

    眼看着这样一个凄美绝伦的女子走向深渊,他做不到。他不是什么救世主,不会以拯救世界为己任,但他是一个男人,一个孤独的男人,他也需要一个避风的港口,而眼前这个女子却能引起他的共鸣,所以不管如何,他也要带她走。

    马超忽然又折回,郑重道:“父亲、叔父,孟起有个请求望两位准许。”

    马腾暗暗纳闷,道:“你说吧,你叔父也在这,自会为你做主。”

    韩遂笑着点头。

    候选直觉感到不妙,马超突然折返,这事怕要起波澜。

    “叔父刚才说要将这个女子送给我,小侄突然想起,边正缺一个侍候的丫头,所以请两位将她赏给我”马超看着那个舞姬道。

    候选嫉恨地看了马超一眼,又将目光投向马腾和韩遂,心中暗暗着急。

    那个舞姬体一震,看向马超,眼神瞬间便恢复了光彩。

    马超看出那个舞姬眼中的变化,心底竟是莫名的高兴。

    韩遂闻言心底乐开了花,比之马超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哈哈大笑,道:“本就是要给你的,既然你想要,我和你父亲当然不会反对。”

    马腾也是心中一乐,有一就有二,他就不相信马超在尝过了女人的滋味后,会继续反对成亲,看来抱孙子的愿望很快就可以达成了。

    “你带她下去休息吧,”马腾随后又是关切地道:“注意体。”

    “是,我知道”马超道。

    候选突然站起,对韩遂、马腾躬一礼,对韩遂道:“属下心中有一言不吐不快,刚才主公亲口说要让美人自行选择,马将军也是同意了的,不知这话还算不算。”

    韩遂脸现愠色,暗恨候选不识大体,但念及他功劳颇大,倒也不好随便呵斥,当即呵呵一笑,道:“我的话自然算数,不过美人似是有意孟起,便做了这个主而已。”

    又对那个舞姬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安排是否合你的心意。”

    候选就是再笨也知道韩遂是铁了心要将这个女子送给马超,但也报了一丝希望,说不定那个舞姬就是要跟他候选呢,以韩遂的份地位,当众说出的话自然不会抵赖。

    “小女子名叫曲烟,本是命薄之人,哪敢有什么奢求,自是一切遵从大人的安排”那个舞姬弱弱地道。

    候选满是失望,然而却也没法,只得悻悻坐回原地,独自喝起闷酒。

    韩遂哈哈笑道:“自古美女英雄,你以后可要好好侍候好马少将军,他可是我们凉州数一数二的英雄,你们先下去吧。”

    马超带着曲烟在众将嫉妒加羡慕的目光下走出了大厅,随后便回到了马超歇息的房间。

    才一回到房间,曲烟便忙碌了起来,先是帮马超整理铺,然后收拾换下的脏衣服。

    马超也不阻止,他是个大男人主义者,所以对这打扫整理之类的事还真不擅长,正好有个女人为他做这些事,他自是乐得轻松。

    在整理完之后,整间屋内果然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马超顿觉心舒畅了许多。

    曲烟又走出了房间,不多时打了一盆水进来,取过一块毛巾沾湿之后,就要给马超洗脸。

    马超虽是大男人主义,在他认为女人整理家务是分内之事,但让一个女人帮他洗脸,他还做不到,当即制止道:“我自己来吧。”

    曲烟吓得花容失色,还以为是马超嫌她侍候得不好,连忙跪了下去,道:“少主就让我侍候您吧,千万别把我送人。”

    她清楚自己本就是韩遂和马腾送给马超的,而马超若是嫌弃她,将她再送给别人也很正常。

    马超苦笑一声,扶起曲烟,安慰道:“我没有将你送人的意思,只是我一向不习惯别人给我洗脸,所以才要自己来,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将你送人的,既然你那么担心,那就让你帮我洗吧。”

    曲烟方才稍安,战战兢兢地替马超擦脸,手上不敢丝毫用力,生怕引起马超的不满。

    洗漱完之后,马超顿觉全轻松了许多,舒展了一下双臂,道:“睡觉吧!”

    曲烟闻言脸上瞬间飞起一片红霞,心跳砰然加速,接着暗咬银牙,径直走到边乖乖地躺了下去。她知道这一刻早晚都要来的,与其扭捏惹得对方不快,反不如尽力讨得对方欢心,以后的子也会过得好一些。

    马超却没有曲烟想的那番心思,他是真的要休息。联盟的事已经落定,目前最紧要的是赶扑西凉,将王国和王承控制住,以防久生变,所以他已经打算明天一早就亲率本部骑兵赶往西凉。

    他刚才躺下,耳边便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声,接着便感到对方的体有些颤抖。瞬间明白过来,男女有别,对方定是以为自己会侵占她。

    马超伸手过去,想握曲烟的手安慰几句。方才触到,对方就惊得缩了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