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那个舞姬

    晚上,陇西太守府大厅,灯火通明。

    韩遂和马腾手下重要将领齐聚一堂,马腾和韩遂齐居主位,左首则是马超,下面依次是庞德和其余四部将领,秦兴、邹国、王沛、章水,右面是韩遂手下八部将,阎行似是取代了梁兴的位置,今也在堂上。

    今晚的韩遂格外风得意,高居主位,一张脸上除了笑还是笑,方才开席便举杯四顾,扬声道:“今天是个大喜的子,诸位可能还不知道,我与马将军已经义结生死,祸福同当,我们一起敬马将军一杯。”

    韩遂此话一出,除了马超、庞德和阎行等知者外,其他诸将皆是一脸喜色。

    能坐在这堂上的份都不低,自然明白这是马、韩两家相互交好的讯号,两家的实力分开来说就已经非常之大,结成联盟之后,凉州境内还有谁能与之抗衡。

    而作为其手下的重要将领,发达自是不远了。

    诸将齐齐起,齐声贺道:“恭喜两位将军!”

    马腾端起酒杯向众人示意之后,一干而尽,随后又倒了一杯酒,喜道:“文约说得不错,今天确实是大喜子,我们再敬韩将军一杯。”

    诸将起又敬了韩遂一杯。

    接下来便是舞姬上场表演,一个个婀娜多姿,体态轻盈,舞姿优美,直把场中众人除马超外看得目瞪口呆。

    这也难怪,这些人大多出低,而且长年在军旅之中,平常想见到一个母的怕是都难,更何况这些姿色上佳的美女。

    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李文侯其他方面的本事平平,对于这收罗美女到是颇有一手,不过转眼这些人又苦恼起来,看主位上的马腾和韩遂的模样,不用问就知道这些舞姬肯定没他们的份,不过饱饱眼福也不错。

    候选更是侧过子和边的程银评论起场中一个材苗条的舞姬来,就只差口水流出来了。

    那个舞姬确实不错,材匀称,面容好,眉毛如画,双眼不媚而含,浑若天成。

    马超也注意到了那个舞姬,忍不住也是一阵心动,不过转眼又强自按下。

    如果说在江山和美人之间选一的话,马超肯定会毫无疑问选择前者,只因为后世的人世故,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你有了权势之后什么样的女人不是唾手可得。后世更有一句话生动地说明这个问题,在你有了车子和房子之后,最便宜的就是女人。

    马超深信这个道理,所以目前他不是不喜欢女人,而是他不想因为有女人而徒然增加烦恼。当然马腾也催过他几次,毕竟在那个时代,香火观念极重,而马超早已到了成亲年龄,不过都被马超想办法婉拒了。

    没料到的是,马超虽对那舞姬没什么兴趣,那舞姬反倒频频向马超看来。

    这也难怪,论长相,马超面如冠玉,眼若流星,就是放在后世那个这样明星那样明星满天飞的时代,马超也是不遑多让。

    论气质,马超来自未来世界,更是有一种区别于其他男子的独特气质,就是男子第一次见到也会被他的气质所折倒,更何况是女子。

    没用多久,那个舞姬的异常便被其他人所发现,第一个发现的赫然便是韩遂。韩遂能崛起也并非偶然,其心思之敏锐罕有人及,仅仅一转眼的功夫,便大声笑了起来,引得场中众人纷纷注目望向他。

    马超也不例外,却与其他人的心思不同,猜测韩遂为何突然发笑。

    韩遂饶有深意地看向马超,赞道:“孟起实为西凉第一奇男子,不仅是武略非凡,就连这魅力也是不一般啊!”

    又指着那个舞姬道:“其他人都退下去,你留下。”

    马超道:“叔父这样夸赞小侄,实在令小侄汗颜,整个凉州谁人不知叔父的英明,这话要是传了出去,这还不被别人笑死。”

    其余舞姬退了下去,那个舞姬惶恐不安地站在原地,眼神却是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马超。

    韩遂看在眼底,哈哈笑道:“孟起千万别自谦,场中这么多人,这位美人却独独对你暗送秋波,可见你魅力非凡,俗话说美女陪英雄,当着你父亲的面,我这个做叔父的就擅自做这个主,将这美人送你了。”

    马腾早就一门心思想抱孙子自然乐见其成。

    马超却不信韩遂会这么好心,随即就看到韩遂眼内精光一闪而逝。

    顿时恍然,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韩遂这是打算用美人计,假装大度送一个美人给他,实则是想借这个女人来消磨马超的意志。

    即已看清韩遂的真实目的,马超当然不会接受,看都不看那舞姬一眼,拒绝道:“小侄在这里先谢过叔父的好意,然则小侄年纪尚轻,暂时不想涉及儿女之事。”

    马超的一番话顿时掀起轩然大波,各人反应不一。

    马腾失望地叹了口气,心道:“看来想让儿子破这戒难了。”

    其余诸将不懂地看向马超,只道是马超年龄小不懂这男女之事的美妙。就连庞德也是替马超惋惜,这样的美人马超居然都不要,要是换了他庞德那是绝对的当仁不让。

    那个舞姬失落之极,她原本是城中一富商的女儿,从小不愁衣食,到也逍遥自在,可是这一切都因为一次的逛街给破灭了。

    她在街上的时候被恰好路过的李文侯看中,强行掳掠回府,他的父母便找上太守府想用钱财赎回她。然而令人发指的是,李文侯不但收了钱财不放人,还将她全家以叛贼的名义全部处死,家产更是被李文侯吞并。

    不过幸好李文侯并没有着急强占她,而是要将他培养成色艺俱佳的美人,用他李文侯的话来说,他李文侯最喜欢色艺双绝的女子,花瓶他不要。接着就听说有军队打来,李文侯就暂时将她忘了,直到今天突然收到新来的将军命令来表演歌舞。

    才一进大堂,她就发现马超的与众不同,长得英俊不说,坐在那像是一座高山,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神并不像其他男子般色。

    所以她暗暗下了个决定,要引起那个少年将军的注意,她对自己的姿色很自负,她相信只要引起那个少年将军的注意,就能脱离这个苦海。

    令她想不到的是,那个少年将军居然对她不动心。

    她已经绝望了,想到今后即将面临的是暗无天的人生,泪珠不自地在眼眶内打转。

    她绝望的念头转眼就得到了证实。

    马超才一拒绝接纳这个舞姬,候选便站了起来,生怕别人抢了先似的,躬道:“马少将军既然不喜欢这个女人,那么属下斗胆请将军将这个女人赐给属下。”

    那个舞姬脸色瞬间变得像白纸一般,候选和马超一比简直是天差地别,不说形象气质,单就候选那满脸的腮胡就让她心惊胆战,若是归了此人,那真是生不如死。

    其他诸将无不痛悔,居然被候选这大老粗抢了先。

    韩遂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马超,有了主意,笑道:“这样的美人我们应该尊重才是,怎么能违了佳人的心意,那岂不是有失风雅,我看不如这样,就由美人自己选择跟谁如何。”

    场中诸将无不叫好。人人都抱着一副心思,他们虽自认不及马超,但是比候选那个大老粗却是强上许多,说不定也有机会抱得美人归。

    那舞姬莲步轻移,真个是我见尤怜,直把场中众将的心都吊了起来。

    候选更是咽了一下口水,圆睁着一双眼,直盯着那个舞姬。

    那个舞姬慢慢地向前面走去,后的将领纷纷惋惜,没希望了。

    候选做在右面第一位置,那个舞姬自是离他越来越近,他不由越来越兴奋。按他的想法,以他的份地位,那个舞姬选他正是理之中的事

    马超此时却是佩服韩遂的机智,转眼之间就又想出了这个主意。如不出意外,那个舞姬依然会选他,他虽然自信不会陷入温柔乡,但确实不想有什么负担。

    作为一个来自后世的人,长期形成的男女观念很难改变,他虽然也渴望三妻四妾,但却不像当时的人一样漠视女人,他觉得既然是他的女人,那么他就必须给予相对的责任,而目前他最渴望的是扩充马家的势力,其他的暂不在他的考虑当中,包括女人。

    “父亲,叔父,我体有些不适,想回去休息一下,还望恕罪”马超急忙道。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