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议定

    马超自进这间屋后就一直冷眼旁观,自然知道两人这是在太极拳,谁也不肯先透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他也打算先探明韩遂的意图再说。

    韩遂哈哈笑道:“不错,团结第一,古人有句话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与寿成这么投机,不如就结拜为异兄弟如何。”

    韩遂的话才一说完,马超便接话道:“伯父说得不错,正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家父自从见了伯父后,已经对我说过好几遍,恨不能早点认识伯父,今伯父这个提议正是了了家父的心愿。”

    马腾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大笑道:“能与文约兄结拜成异兄弟,正是我的心愿。”

    韩遂道:“我今年四十有二,不知寿成今年几何。”

    马腾道:“那我虚长两岁。”

    韩遂当即跪下道:“文约叩见兄长。”

    马超再次服了,韩遂不但心机深沉,机谋多变,就连这脸皮也厚得不一般,更难得的是他这一拜竟让人感觉不到丝毫做作,若不是早已知道他的为人格,恐怕都要信了。

    马腾四十多岁的阅历,再加上在军队里摸爬滚打,早已练就了一副玲珑心,当然也不会天真到以为韩遂是真心拜他为大哥。当下也是跪了下去,口中道:“自今起,我马腾必当视文约为亲生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有违此言天打五雷轰。”

    “韩文约今起誓,奉马腾为兄长,若有差遣,万死不辞”韩遂慷慨激昂道。

    “兄弟请起。”

    “兄长先请。”

    二人方才站起来,马超又跪了下去,他要拜见这个突然冒出的叔父。对韩遂道:“孟起参见叔父。”

    韩遂哈哈笑道:“孟起请起,想不到我韩文约自幼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今终于有了兄长,更难得的是多了一个了不得的侄儿,兄长,孟起将来的成就绝对会在你我之上。”

    马腾道:“你莫惯坏了他,少年人要多打磨打磨才能成气候。”

    “兄长多虑了,孟起少年老成,他的智谋就连我都自愧不如。”韩遂又对马超笑道:“孟起啊,叔父老了,心思没你们年轻人灵活,你帮叔父分析一下局势如何。”

    马超心知这是韩遂的试探,故作沉吟,然后道:“大将军大将军声名极盛,再加上又是皇亲国戚,文臣武将大多归心于他,其势正蒸蒸上,假以时定能一扫阉党,所以我们的形势不大妙。”

    韩遂越听越不是味儿,这不是明摆着的忽悠吗?何进一个屠夫出,若不是仗着他妹子得宠,八辈子可能也做不到大将军这个职位,什么文臣武将尽皆归心,不过是眼下阉党势力太过于强大,临时聚拢于他门下而已。

    再说阉党是那么好对付的吗?多少大臣被他们迫害,他们还不是一样屹立不倒。

    随即越发认定马超其实是想占据陇西一带,意图染指长安。

    一想到长安,韩遂的心都跳了起来。先不说长安的繁华,单就长安的战略意义就远不是西凉、陇西这些城能比的,有函谷关之险,握住渭水,只要时机成熟,就可顺势而下谋求东进。

    韩遂暗道,好你个马孟起又想故技重施,你当我韩文约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吗。当下附和道:“孟起说得不错,我们的形势确实不大好,特别是极有可能遭受到朝廷的打击,其实我心中有个初步的想法,兄长可为我参详一下是否妥当。”

    马超闻言心中大定,韩遂定是已经接到了阎行的伪报,才会随声附和,不然韩遂肯定不会同意他的话,竭力反驳,将形势夸得一片大好,好骗马家取陇西一带。

    “文约有话直说无妨,我们兄弟又不是什么外人”马腾道。

    “陇西至西凉有四郡,从东到西分别是陇西、金城、陇右、西凉,我的意思是你我两家将这四郡分了,各取两郡,其中陇西、金城为一处,陇右、西凉又为一处”韩遂道。

    “叔父的提议非常好,你我两家虽亲,但长期相处,手下士兵,自是不免会产生些摩擦,这样的话到可避免伤了两家感”马超道。

    韩遂看着马腾道:“兄长若无异议的话,这事就这么定了。”

    马腾和马超早就商议过要谋取西凉,当然不会反对,道:“文约的意见我自然不会反对。”

    马超心知已到了关键时刻,事成功与否在此一举了,又继续道:“四城之中,各有优劣,西凉城更是首屈一指,不论人口、繁荣程度与其他城都是不可同而语,当然其他三城也是不错,就以这陇西来说,交通便利,顺河直下可达大城长安。”

    韩遂暗暗冷笑,马孟起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先是点明西凉的重要,再随意说一下陇西的好处,故意暴露出意图染指西凉的企图,好让我韩某人拱手让出陇西、金城,想得到美。

    马腾这时也看出了马超的计谋,当下一脸郑重道:“文约啊,说起来做兄长的真有点惭愧,都怪我没有提醒孟起,才让你蒙受这么大的损失,为兄心底还真是有些过意不去,所以——”

    马腾的话才说到一半,韩遂就已经猜到了下半句,心知若让马腾将话说出了口,到时可就不好办了。急忙打断道:“兄长过虑了,这次的胜利孟起居功至伟,小弟虽然有些损失,但凡是成大事者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伤亡,况且这件事也不能怪孟起,就算换成是我,也会落入边章的埋伏。”

    马超当然知道韩遂打断马腾的心思,已是成竹在,不过他还要给韩遂添一把火,将他的话出来。

    “叔父不用替我开解,这次伯父的损失我有直接的责任,家父常教导我,做人要光明磊落,欠别人的一定要还,这样才能问心无愧,家父的意思是打算将西凉——”

    马超说话的时候紧盯着韩遂的表变化。

    果然正如他意料般,韩遂在听到西凉两个字时,又一次忍不住打断马超。

    “自古以来长幼有序,好的东西当然要孝敬兄长,更有感于马家对我的帮助,所以我打算将西凉献给兄长,还望兄长不要推辞”韩遂义正言辞道。

    马腾面上一副惶恐模样,连连摆手,道:“文约这份心意太大了,文约的损失最大,怎么可能反而让我们得的好处最多,不可,此事万万不可。”

    韩遂终于亲口让出西凉,马超松了一大口气,这个计划终于快要成功了,不过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露出马脚,让韩遂生疑。

    至于以后嘛!嘿嘿,相信他也没有什么闲工夫来找马家纠缠了,董卓肯定会让他急得焦头烂额。

    当下脸上一副焦急的神色,急声道:“叔父万万不可,您这样我们父子怎么能心安。”

    韩遂自以为得逞,爽朗地道:“兄长、侄儿,你们的心意我明白,不愿让我吃了亏,可是如果我得了西凉,我又怎么能心安。”

    “叔父,这事怎么能这么草率做决定,还是等过一两天再决定也不迟”马超道。

    “就是,文约这事事关重大千万不能急躁”马腾道。

    韩遂可不知这两父子在唱双簧,还以为两人不甘心,道:“兄长你把我韩遂当什么人了,我韩遂是那种言出无信的人吗,话既然已经出口,就断然不会有收回的道理,如果兄长不接受,那就是看不起我韩遂,既然看不起我韩遂,那还谈什么连盟,这联盟就此作罢。”

    马超忽然盯着韩遂,不冷不道:“叔父心意已决?”

    韩遂心底冒起寒气,马超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话中充满了威胁的味道,难道他真不惜动用武力?

    转眼又释然,以目前的局势,他不相信马超会贸然动武,他马家新起,正是养精蓄锐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和自己拼过两败俱伤。

    胆气壮了壮,道:“韩遂向来说一不二。”

    马腾也望向韩遂,满面冷色,久久不说话,似是在权衡。

    马超的表变化不定,默然不语。

    屋中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韩遂冷汗直流,马超的武力他可是很清楚,要拿下他易如反掌。

    他在赌,赌马家不会在这个时候和他翻脸。

    至于什么结拜之,荒谬之极,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他韩遂不会当真,马家父子更不会放在心上。

    看着急促的韩遂,马超暗暗冷笑。

    半响之后,他突然哈哈大笑一声,故意在韩遂面前以目示意马腾,道:“父亲,叔父既是有这番心意,我们就别辜负了叔父的一番好意。”

    马腾脸色又转晴,满面堆笑道:“也罢,难得文约有这份心,我要再不接受,不免显得有些虚伪了,文约不会后悔吧。”

    韩遂紧绷着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斩钉截铁道:“绝不后悔!”

    “既是如此,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设宴款待军中重要将领,文约一定要来”马腾道。

    “一定,一定!”韩遂忙不迭道。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