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边章逃跑

    转眼庞德一马当先已奔至离马超仅十来步的距离,人未到声音已然传来:“少将军接马缰。”

    马超顿时惊醒,接过马缰,顺着马奔跑的方向跟着跑了几步之后,估算一下马的运动轨迹,一个纵便翻上了马背,动作一气呵成,毫无一点生硬之处。

    庞德忍不住大声赞道:“少将军好骑术!令明自愧不如。”

    马超的骑术却也了得,换着其他人也许能在马的剧烈奔跑中翻上马,但要做到像马超这样干脆利落,就算是与马为伍的羌族人中,也是极为少见。

    马超淡淡一笑,感叹道:“若非得令明,这趟真是危险了。”

    “这本就是属下分内之事,不用放在心上”庞德道。

    他们的速度极快,谈话间双方已经相距不远,马超抖了抖长枪,胯下坐骑骤然加速,当先冲了上去。

    刚一碰上,马超一枪已是将对面一人挑飞了起来,但他也因为出力过猛,牵动了背部的伤势,闷哼一声,强忍疼痛继续杀将起来。

    而他的军队在他的带领下个个如狼似虎,直杀得对面溃不成军。

    边章在军队后面骇然变色,万万没料到马超的军队这样生猛,而城外的韩遂军也丝毫没有放松攻打,战事两面吃紧,随便哪一面失败都将会全军覆没。

    他又回头看了下城头,城头上面隐约可见韩遂的士兵一次又一次的被杀落下去,而李文侯已经在往城下跑,不用问定是快守不住了,李文侯又想逃命。

    事到如今,他知道失败已是必然,是逃命呢,还是坚守到死?

    他选择了逃命,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相信终有一可以东山再起。而逃命的地点毫无疑问是城外要好些,他可不敢去硬碰马超的军队,说不定还没跑出去,就已经只剩骨头渣了,而韩遂军队的士气则相对弱些,再加上攻城多时,成功的机会大不少。

    他旋即大声道:“城外的军队已经被我们打退了,给我死死顶住,马上就有援军前来支援。”

    边章手下军士本来士气已经低落到极致,只是害怕临阵脱逃的罪名犹自强撑,听到边章的话不由为之一振,死命抵抗马超军队。

    边章徐徐地驱马往城门处赶,他知道这时绝不能让士兵知道他想要逃跑,不然的话场面马上就会崩溃,到时谁也跑不了。

    马超一直在注意着边章,见他往城门撤退,已知他萌了退意,心中有了计较,打算等他整好残军打开城门往外冲的时侯,再点破,以免将边章军赶入绝路,来个鱼死网破之举,反而不妙。

    而且这样做还有个好处,就是边章军队全力撤退的时候,肯定会对挡在他外面的韩遂军队全力冲杀,好求得生路,相反对后的追杀的部队则不管不顾。

    马超一边杀敌的同时,一边注意城门方向的动静,没过多久,城门处就传来一阵喊杀声,知道是边章打开了城门。又等了几分钟之后,马超猛然刺倒一名对面的士兵,举起长枪大声喊道:“边章弃城逃跑了,大家随我杀上去,活捉边章。”

    原本还在顽强抵抗的边章军闻言马上就乱了,齐齐回头望向边章刚才所在的地方,哪还有什么人影。接下来不用马超再作任何煽动,全线崩溃,争先恐后地往城门处逃逸,生怕落后被马超军队斩杀。

    马超看着城门方向浮起一丝冷笑,随即止住大军,原地好整以暇地休整起来,看样子丝毫没有追击的意思。

    庞德大惑不解,不知马超又要玩什么花样,这时正是追击边章军队的时机,而马超怎么会白白放过这痛扁敌军的机会,当下问道:“少将军,我们怎么不追击敌军,若是让他们逃了,那不是放虎归山。”

    马超自有打算,韩遂暗算他的事历历在目,这时正好稍微报一下这个仇,相信以韩遂的能力要挡住边章不成问题,可惜的是韩遂又要痛了。

    再说他也不想将边章得太急,狗急了还要跳墙,更何况人呢,如果将边章得急了,说不定他拼死一搏,反而得不偿失,最好的办法就是,既不让边章感到突围无望,又不能让边章真正突围,到他的军队精疲力尽之时,再猛然一击,边章再不完蛋真是没天理了。

    其中难就难在时机的把握,去得太早会造成无谓的损失,去得太晚又怕边章跑了,以边章的能力和号召力,假以时再拉一只军队不是什么问题。

    “令明,眼下不是出击的时机,随我到城头看戏去”马超道。

    庞德更是猜不透马超的心思,按下心中疑惑随着马超登上了城头。

    因为边章的撤退,这时城头上已经没有什么士兵,有的只是一具具还有余的尸体,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城墙上四处鲜红,血迹斑斑。

    看着眼前这一幕幕,马超不由心中一阵感叹,这便是乱世,人命如草芥,不过若不是乱世,自己又怎么会有勇武之地。

    接着又看向城外,因为四处点了火把,所以城外的大战到也勉强看得清楚。

    两支大军早已厮杀成一团,战马的悲鸣声、士兵惨叫声不绝于耳,更有浓浓的战鼓击打着战士的心灵,场面是即壮观又惨烈。

    战场缓缓地向外推移,显然韩遂军已经渐渐处于弱势,韩遂的军队士兵总数本来就比边章和李文侯的联军少,再加上攻城的巨大伤亡和长时间的持续攻城,士兵已经有些疲惫了,在急于逃命的边章和李文侯联军攻击下,处于弱势也是必然。

    但是边章和李文侯要想突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韩遂治军确实有一,他把军队分成八部,由手下八部将分别统领,已死的梁兴掌一部,余下七名分别是候选、成宜、程银、杨秋、李堪、张横、马玩,八部将领直接由他指挥,各司其职,战斗力非常强,一时半会到还不至于被打败。

    见此景,马超指着城外的韩遂军队,对庞德道:“令明,你看韩遂的统军才干如何。”

    庞德略微沉吟,道:“韩遂确实有统军之才,难怪他能在西凉这么混乱的格局中趁势而起,不过比起少将军还是差得远。”

    马超摇了摇头,叹道:“令明你不用恭维我,我有自知之明,在武力上,他韩遂远不是我的对手,对时势的了解我也自信远胜于他,但在这治军方面我却差他差得远了,你看,他的军队颓而不废,在边章的猛烈攻击下还能保持不败,实在是一大劲敌,绝对不能小看。”

    庞德闻言看去,果然和马超所说的完全一致,当下更是佩服马超的眼光和襟,由衷道:“少主不用介怀,韩遂虽然是一劲敌,但假以时肯定不会是少主的对手。”

    马超注意到了庞德话中语气的变化,已是认他为主,就只差当面直说了,扭转头看了一下庞德,笑道:“令明你可知我今最高兴的事是什么?”

    庞德这时已经看出,马超坐山观虎斗的心思,直言道:“少主今最高兴之事莫过于即能灭了边章、李文侯,又能消减韩遂的实力,马家接下来一跃成为一方诸侯。”

    马超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固然高兴,但却不是最高兴的事,我最高兴的是莫过于令明认我为主。”

    又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一战虽然重要,但却远没有让我得到一员大将重要。”

    马超的这一番话倒不是做作,在马超的眼底,庞德却是一员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将,虽然在历史上他的辉煌时刻仅是和关羽那一战,但这又何尝不是他一直没有施展才华平台的悲哀,既然他来到了这个时代,并且成了庞德的上司,那么同样的历史绝不会重演。

    庞德本的出并不好,虽然武力超群,并且作战勇敢,但一直以来郁郁不得志,没什么人看得起他,直到遇到马腾,方才有些起色,可马腾也仅仅只是欣赏而已,却没有马超对他这么重视。

    久旱逢甘霖,长期以来怀才不遇的心终于得到缓解,庞德激动、感动混杂,不自地跪了下去,沉声道:“少主,士为知己者死,庞德虽然是个大老粗,却也知道这道理,今后庞德这条命就是少主的,少主叫我干什么,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马超知道庞德的心,他后世何尝不是一样,没有人看得起的滋味确实不是一般的难受,拍了拍庞德肩膀道:“令明不用感怀,这才是开始而已。”

    这时城下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双方的士兵都有些乏力,不同的是双方军队目标不一样,对于韩遂军来说是打败边章和李文侯的联合军队,而对于边章、李文侯的军队来说,则是为了逃命,人在求生的时候往往是最能激发潜能的时候,可想而知,韩遂军队慢慢有些招架不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