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借刀杀人

    随即又对候选吩咐道:“候选,你可曾仔细清查过,有没有士兵逃跑离营。”

    候选愣了愣,旋即支支吾吾道:“属下清查过,并没有士兵擅自离营,请主公示下,是否让士兵解散回营。”

    马超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暗暗好笑,这韩遂定是急之下胡乱编的借口,才会漏洞百出,点卯会到你韩遂府里点吗。

    “既然没什么事,你着士兵们各自回营吧。”韩遂接着回头来想对马超说话,便发现了马超正盯着他,躲过马超的目光,打哈哈道:“阎行你也下去吧,明有职务分派给你,我和孟起还有些事要谈。”

    阎行领命下去。

    堂中便只剩下马超和韩遂两人,分主次坐下之后,韩遂郑重道:“孟起,刚才已经和北宫伯玉、李文侯、边章等人商议好了后出兵之策,没达到你预期的效果。”

    马超吃了一惊,道:“不知你们是怎么决定的?莫非他们要紧守城门?”

    韩遂摇了摇头道:“虽然李文侯坚持想守城,但其他各部不同意,一致认为趁马家新掌大军,军心不服,主动出战,只是这出兵的安排却大为失算,我一人很难左右大局,本来他们众口一致,要我这一部担任前军,正面抵抗你们大军,还是我说干了喉咙,方才同意让北宫伯玉,与我共同正面迎战,边章、李文侯部从侧翼伏击。”

    马超寻思,乱军这样安排,可大大增加了难度,按照他预先的设定,韩遂自后军突起,打乱军其他各部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如今,显然已经达不到这样的效果了,不过己方仍然大有胜算。父亲马腾手下共有三万兵马,韩遂约有一万多,而其他三部加起来估计有三四万兵马,虽然人数并不占什么优势,但韩遂临阵倒戈,必然会造成乱军的慌乱。

    随即恍然,韩遂又岂会不知这样依然胜算居多,他这是在担心他自己的实力受损,因为韩遂不能自后攻击,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他韩遂的军队了。

    马超轻笑道:“这样的结果虽然不算最好,但总比攻城来得容易些,我们依然稳胜算,伯父不用忧心,到时我马家大军自当会担当主力。”

    韩遂吃了一惊,他觉得有些惊讶,马超不过十七八岁的年龄,怎么能一语道破他的心思,这样的睿智与他的年龄明显不符。

    韩遂心底打了个寒颤,若是让他羽翼丰满的话,那还了得!

    尴尬地笑了笑,又是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道:“孟起说的哪里话,既是同盟哪还能分什么彼此,一切以大局为重,只要此战得胜,我韩遂就是损失一些军力又何妨。”

    马超岂会把他的话当真,言不由衷道:“伯父确是成大事的人,常听家父说,凉州英雄他只看得起伯父,今所见,果然名至实归。”

    韩遂谦虚道:“这话怎么敢当,过奖,过奖!”

    两人又说了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后,马超便回到那个房间中,外面的士兵并没有减少,相反又增加了十多人。

    见此形,马超忍不住暗暗皱眉,韩遂这人真是谨慎狡诈,在任何时候绝对不会掉以轻心。

    不过却是苦了自己,想对阎行指示接下来的计划都找不到机会。

    第二天,马超极无聊地在房间内渡过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方才被韩遂叫去,对明天的事做最后一次推敲。

    在最后,两人都认为没什么不妥之后,马超又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的马超,心中充满了紧张和期待,第二天又是一个决定命运的一天。

    只要一切顺利,那么他谋划西凉、陇右等地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大半,剩下的只要阎行运用得当,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这一夜,直到半夜马超方才睡着,睡梦中他依稀见到了马家执掌西凉时的景,马家终于又一次光耀门楣了。

    马家本是东汉初伏波将军马援之后,其后逐渐衰落,到了马超的祖父更是穷得只能娶羌人为妻。在当时,汉人只有穷得娶不到妻子的人才会娶少数民族为妻,可见马家的窘迫,而马腾在没从军之前也好不到哪去,靠砍柴卖养活一家人。

    这时候的马超已经全部融入了这个角色,早已把马家的兴盛作为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次,马超醒来时,精神很不好,他紧张了,虽然之前刺杀耿鄙取得了成功,但那是耿鄙没有防备的况下取得的。

    这次虽也是打对方一个出其不意,但却多了个人,他无法真正看透的人,韩遂。

    他穿上韩遂给他的士兵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士兵似是早已在等候,一见他出来,就躬道:“我家主公命我等,您一起来就请您即刻去客厅见他。”

    马超来到客厅,韩遂早已一戎装,脸上略显疲惫,想必也是昨天晚上紧张所致。

    韩遂一见马超便亲迎到了门口,吩咐士兵递给马超一把长枪,道:“孟起,今实乃生死之战,容不得出一丝的差错,我昨夜左思右想,觉得有一事非常没有把握。”

    马超不知韩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凝重道:“伯父还有什么事觉得不妥当。”

    韩遂郑重其事道:“北宫伯玉这人勇冠三军,我手下的将领恐不是他的对手,若不能一击必杀,必然会后患无穷,假若他侥幸得逃,以他的威望,再整一支羌族大军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想来想去,唯有孟起亲自出马,方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马超心中直把韩遂全家大骂了个遍,这老贼还真不是一般的诈,这不是明摆着怕得罪羌族,所以才弄了这个借刀杀人之计。

    偏偏马超还不能明着说拒绝,在之前的谈话中,马超曾说过北宫伯玉不足惧,这时若是推辞,岂不显得前后不一致。

    暗暗苦叹,真个是作茧自缚啊,唯今之计只有先答应,然后再见机行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