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韩遂中计

    阎行冷哼一声,狠道:“你马家没亏待我!今不过是一时失察,手下兵士不小心烧了小小一座营帐,马寿成居然不问青红皂白就将我当着众军士的面毒打三十军棍,叫我颜面何存,也不想想,你们马家能这么顺利执掌大军,还是多亏我阎行带头拥立。”

    马超暗暗赞许,这阎行不去好莱坞演电影,真是埋没了人才了,若不是事先知道事的始末,恐怕自己都要相信了。

    马超深知演戏要演全的道理,现在正是自己表现愤慨的时候。

    “玩忽职守你还有理了!”马超随即又对韩遂道:“伯父恕罪,小侄今要亲自了解这叛贼。”

    马超趁候选不注意的档口,抽出候选随携带的佩剑,向阎行刺去,这一剑他只用了七成力道。

    若是全力刺出,以马超的剑术,还真有可能一剑将阎行刺死,不过也不能太装腔作势,不然的话容易被韩遂看穿。

    饶是马超只用了七分力道,阎行躲闪得还是非常狼狈,仅是堪堪躲过去,阎行心中自然知道马超留了力道,不由对马超的剑术更是震惊,他这还是第一次见马超用剑,想不到马超的剑术竟似不弱于他的枪法。

    阎行边躲边大骂道:“马孟起,你这厮太也无礼,你还当这是你马家大营,可以为所为吗,这是韩将军帐下。”

    一直在旁旁观的韩遂突然大声喝道:“来人!给我将阎行拿下去砍了。”

    马超狂震,这场戏难道演过了?韩遂真要将阎行杀了?

    偷眼往韩遂瞟去,正好看见韩遂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恍然大悟,以韩遂谨慎的格自然不会被言语所动,所以韩遂这依然是在试探,若是自己和阎行有一人露出马脚,那么下一刻就是真正的刀斧相加了。

    又看向阎行,见对方脸色有些难看,似是没看出这是韩遂的试探。

    顿时是又焦急又佩服,焦急的是若阎行一个沉不住气,那么立时就会有祸事了,佩服的则是韩遂这手玩得真他爷爷的高,胆气稍微小一点的肯定会被他识破。

    这时语气绝不能松动,不然就要功亏一篑了,唯有期盼阎行还算是一个硬汉,能坚守过这一关。

    “阎行,你已是死到临头,还有什么话好说的。”马超旋即对韩遂道:“多谢伯父。”

    韩遂十多名亲兵鱼贯而入,手中长枪齐齐指住阎行。

    阎行一改开始惧怕脸色,不惧反笑道:“韩文约,本来阎某还认为你是个雄才大略的人,诚心来投,想不到今一见大失所望,名闻凉州的韩文约竟是胆小无谋的人,我阎行死不足惜,只可惜折了韩文约的威名。”

    韩遂面色平静,道:“阎行,我韩遂怎么名不副实了,可笑,杀你正好彰显我韩遂敬仰忠义之名,有何不妥?”

    “此后,韩文约枉你自负英明,中了马孟起之计却不自知,哈哈哈”阎行道。

    马超手脚冰凉,心中苦叹,阎行终究还是跨不过这一关,真是千算万算,却算漏了阎行的胆色和韩遂的精明。

    手中长剑紧握,只待阎行一旦说出自己的计谋,便扑而上,制住韩遂以求保命。

    韩遂眼中精芒爆,冷道:“我中了马孟起什么计谋,你若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便饶你不死。”

    马超心悬一线,正好瞧见候选悄悄退了出去,知他是去调动人马。

    暗暗咬牙,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脚步轻移,正待发动雷霆一击,阎行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马孟起和在下近无怨,远无仇,为什么非要至在下于死地而后快?实则他是在借韩将军之手扬他西凉马孟起之威名,将军试想一下,若是将军今杀了在下,今后凉州只知马孟起之名而不知将军也,更有一点,以后谁还敢来投奔将军,其中得失将军自然清楚。”

    峰回路转,马超此时的心有如从地狱来到了天堂,暗自赞叹,这阎行真是个人才,仅仅是瞬间就想出这番措辞,可堪大用。

    他心下赞赏,面上却是更加狠厉,咬牙切齿对阎行大骂道:“阎行你这无耻小人,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韩将军岂是这样轻易被你挑拨之人。”

    韩遂哈哈大笑,走上前来,道:“孟起何必动怒,我看这阎行是个人才,就这样杀了岂不可惜,况且今后你我两家同是一家,他效力于我和效力孟起又有什么两样,孟起先息怒,我让阎行给你赔罪如何。”

    马超心中大笑,韩遂你终于中计了,大事成矣!

    表面上却假装强忍愤怒,作势拂袖而去,道:“伯父即是相信阎行的话,认为孟起心怀叵测,那么这同盟不谈也罢,孟起就此告辞。”

    韩遂岂能让马超就这样走了,到了这时他对同盟已是期盼之极,脸色一板,以长辈份教训道:“孟起,你让我好生失望,本以为孟起少年英雄,谁知今却是这般不识大体,你要去就去,韩某绝不挽留。”

    阎行这时颇识时机地上前请罪道:“阎行在这里向少将军请罪,望少将军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大局为重。”

    马超冷哼一声,又是一声长叹,道:“伯父教训得对,孟起确是一时失了分寸,差点误了两家大事,还望伯父原谅。”

    韩遂左手牵马超大步来到阎行边,右手牵阎行,大笑道:“今后就是一家人了,孟起、彦明当抛弃成见,同心同德才是。”

    阎行恭谨道:“是,属下谨遵主公教诲。”

    马超冷哼一声,沉默不语。

    这时候选又返进大厅,脸上杀气腾腾,手上已经拿了一把长枪。

    见厅中场景,不由一愣,道:“主公,人马已经招齐,请主公示下。”

    马超自然清楚候选是去招人马准备拿他,不过此时不好点破,假装不解道:“伯父这么晚还要出征?”

    韩遂哈哈一笑,道:“这是军中惯例,每晚这个时刻都要点卯,以防士兵擅自离营。”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