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人质

    韩遂斟酌了一会,方才对马超道:“不是我不相信孟起,只是事关重大,我有一个提议,你看看怎么样。”

    马超知道韩遂说的也是事实,空口无凭,自是不会轻易相信自己的话。

    “伯父请说,只要是小侄力所能及的,小侄一定尽力去办”马超的话留有余地。

    韩遂又看了一眼马超,道:“孟起绝对能办到,我的意思是孟起若能到我军中,暂时委屈扮着我的亲兵,有孟起在,事也会顺利许多,你说对不对。”

    马超暗忖,韩遂表面上是让他去扮作亲兵协助谋划,实则是要他作为人质。

    这其中风险不小,若是事成之后,韩遂翻脸,那么自己可就危险了。若是不答应,估计同盟大计立马就会宣告破产。

    韩遂眯眼看着马超,见他迟迟不肯答应,轻笑道:“孟起放心,这件事一成,我韩遂绝不留难。”

    韩遂步步紧,马超已无退路。只得暗暗咬牙,心道,不入虎焉得虎子,唯今之计,说不得也只能冒险一搏了。

    勉强笑了笑,道:“伯父既然这么看得起小侄,小侄遵命就是。”

    韩遂满意地笑了一声,道:“有孟起相助,我胜算已是大增,详细的计划,孟起想必已经谋划好了,说来听听。”

    “小侄和家父商量过,若是伯父没有什么异议,打算于后整军来攻,到时伯父若能将其他几路人马诳出城,您的军队放在后军最好,那样的话您只需在他们出城之后,你从后掩杀,他们必然会溃乱”马超道。

    “怕是不好做到,不瞒孟起,各部之间互相提防,相互牵制,如果我的军队留在后军,他们肯定会认为我在保留实力,绝对不同意,还有一点问题,其他几个都可以杀,北宫伯玉却是要慎重,这人是氐人头领,如果贸然杀了,引得羌人来攻就不好了”韩遂慎重道。

    “不能独居后军也无妨,最多增加点伤亡而已,只是北宫伯玉确实不好处理,若是不杀,恐会影响全盘计划,只是不知这人在氐族中影响力如何”马超道。

    “在羌人部落中,势力最大的要数世居陇右的杨氏部落,这个部落的首领叫杨腾,听说他有个儿子杨千万,有万夫不当之勇,其次就是这北宫伯玉了,所以说这人不好杀啊”韩遂叹道。

    杨腾这个人马超还是第一次听说,杨千万倒是非常熟悉。他记得在他玩的一个三国游戏中,这个人的武力值在八十多,看来应该真有几把刷子,想不到杨千万居然还是羌族部落首领的儿子,这个人好像还在马超手下混过。

    既然历史上这个人就在马超手下,那么想来要笼络住杨千万应该不会太难。

    马超成竹在,自信道:“原来如此,那么这人杀了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不瞒伯父,小侄祖母正是出自这杨氏部落,所以和杨腾还颇有些渊源。”

    其实马超的祖母是羌人不错,不过因为去世得早,马腾也从没提过,所以马超并不知道他祖母到底出自哪一个部落。

    这时为了安韩遂的心,便随口扯了出来。

    韩遂闻言看了看马超,发现马超的长相真有羌人的影子,不疑有他,不免对马家的实力评估又上了一个台阶,对马超的提出的同盟更加心。

    韩遂哈哈大笑,道:“孟起有这样的渊源,怎么不早说,这么说来,我们就可以放手干了,孟起今就随我去陇西城如何,后天如约进行。”

    “这样最好,不过小侄还有些话要托我的手下带给家父,伯父稍等”马超道。

    “这个自然,我在山下等你”韩遂知道马超有些话要私下说,就自行提出在山下等。

    庞德来到山顶,躬一礼道:“少将军,事谈得如何了。”

    “非常顺利,不过韩遂提出让我随他去城中”马超平静道。

    庞德吃了一惊,道:“少将军答应了!这件事万万不能答应啊,你若是出了什么事,庞德怎么担当得起。”

    马超看了看庞德,心下略为感动,安慰道:“你不用担心,韩遂还有依仗我们的地方,所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叫你来是让你回去后通知我父亲,后天午时率大军来攻,我会在韩遂军中策应。”

    “少将军三思,这事太过冒险了,如果韩遂到时翻脸,少将军在虎怎么脱得了”庞德仍有些不放心。

    “这事我自有主张,你按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另外回去之后你给我将阎行拉到军前重大三十军棍”马超郑重道。

    庞德迷茫地看了一眼马超,道:“可是阎行怀有二心?”

    马超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山下的韩遂,冷笑道:“不是,你回去之后单独面见阎行,告诉他,让他领了三十军棍之后,就来投奔韩遂,我自有要事让他办,事成之后,我保举他为陇右太守。”

    庞德更是心惊,陇右太守!到底是什么大事能让马超许下这么大的官。

    庞德很好奇马超会吩咐阎行做什么事,但马超不说,他也不好问,道:“是,属下回去后就马上办这件事。”

    “记住,这件事除了你之外,不可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包括我父亲”马超郑重其事地道。

    就连马腾也要瞒住,庞德更觉严重,肃然道:“是,属下就是掉了这个头也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你去吧,回去帮我向我父亲说一声,我这边不用担心”马超道。

    庞德领命下去了,马超慢慢向山下走去,下山的路很沉重。

    让阎行去投奔韩遂是他在和韩遂谈话的时候下的决定,这个决策灵感来源于后世的卧底电影,他要在韩遂军中安插一个卧底,为接下来的谋夺西凉埋下棋子。

    对于这个卧底人选马超也是仔细思量过的,现在他可以用的人就庞德和阎行,本来不管忠诚度、胆色庞德都是最佳人选,但是他即将进入韩遂军中作为人质,大军之中唯一一个能冲锋的人就只剩庞德了,所以他只得退而求其次选择阎行。

    历史上,这个人更是韩遂的女婿,最后对韩遂倒戈相向,从这可以看出韩遂肯定很欣赏他,更重要的是,他对韩遂不是一条线上的人。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阎行更加的合适。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