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初会韩遂

    马超苦笑一声,道:“令明可曾仔细想过,若是我们和乱军硬拼,我们的实力受损有多大,我们经不经得起这样的消耗,说句沮丧点的话,如果战事顺利还好,如果战事失利,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局面就有可能毁于一旦,再等等吧!”

    马超话才说完,脚下的地面就开始震动起来,庞德立马伏在地面听声音,才一伏下,顿时大惊道:“不好,是敌军来袭,最少有几千匹马同时向我们这边奔来。”

    “已经看到了”马超指着西面道。

    庞德直起来,顺着马超指的方向看去,大惊失色。只见几千骑兵正气势汹汹地向他们奔来,看旗帜正是韩遂的部下。

    “看韩遂来意不善啊,不如我们先避一避吧”庞德劝道。

    马超悠闲地坐了下去,从容道:“不用,正想见见韩遂,哪有他来了,我们反而避走的道理,你们怕的话,就先走吧。”

    庞德暗暗吸了口冷气,道:“少将军不走,庞德也不走,我在这陪您便是,大不了我们杀出去就是。”

    “哈哈哈,令明,我果然没看错你,是条汉子,坐下说话”马超笑道。

    庞德便挨着马超坐了下去,其他几名亲兵则肃立他们后。

    这几千骑兵来得飞快,马超发现他们的时候还在半里之外,等到马超等二人坐下的时候,已经来到这个山包的下面。

    “将这座山围起来!”一个将领传达命令,马超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正是昨夜被他放了的梁兴。

    几千名骑兵瞬间就将这座山头围得水泄不通。

    梁兴下了马,率两百多名士兵拥着一个中年男子向上攀来。

    马超打量起这个中年男子,只见一鲜亮的铠甲,腰佩一把长剑,下颚蓄有少许胡须,步履间深沉厚重。

    暗忖,此人应该就是韩遂了,果然不是一般人物。

    就在马超打量韩遂的同时,韩遂也在打量马超。

    越看越是心惊,他在陇西城外见过马超一面,那时的马超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勇字,然而今天他又感觉到马超不但勇而且稳。

    几千名士兵的重重将他包围,他还能像没事一样淡定从容。

    “此人真乃人中之龙”韩遂暗暗评价道。

    没用多少时间韩遂等人就已经来到了山顶,几百名士兵团团将马超等人围住,马超后的几个亲兵忍不住有些发抖。

    围着马超的士兵慢慢让出一条道路,韩遂慢慢走上前,一双眼盯着马超,道:“你真的不怕。”

    马超心知这时千万不能露出一点弱势,扫了一圈围着他的士兵,道:“有什么好怕的。”

    “哦!听说你杀了耿鄙”韩遂道。

    “你觉得我杀不了他”马超反问道。

    “随口问问而已,我自然是相信孟起的武勇的。”韩遂对他的手下命令道:“你们都退到山腰,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上来,若有擅闯者,就地格杀。”

    “庞德,你们也下去”马超对庞德吩咐道。

    “请坐”马超指着边的草地道。

    韩遂慢慢坐了下去,却并没有说话。

    马超见韩遂沉默不语,他自然也不会先开口,这时候若是先开口,不免会显得底气不足,像是有求于对方一样,在谈的时候就会很被动。

    两人就在那开始比耐,马超前世早习惯了一个人安静独处,倒也不会沉不住气。

    他心底却琢磨起下一步的打算,成功和韩遂达成协议之后,该怎么才能让韩遂心甘愿地让出西凉给马家。

    根据历史记载,韩遂这个人一直活到70多岁,夏侯渊都没能取下他的人头,若不是蒋石、麴演叛变,他很可能得到善终。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人确实精明得紧,看来必须得慎重。

    两人各有各的心思,就在那耗上了,足足沉默了半个时辰之后,韩遂终于忍不住哈哈一笑,道:“孟起不是有要事要找我商量,怎么现在反而不说话了。”

    “小侄一直在踌躇怎么开口说才好,倒让伯父见笑了”马超打哈哈道。

    韩遂自然知道马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笑道:“孟起就直说吧。”

    “小侄此行实际上是想帮助伯父成就大事,当然我们肯定也有好处”马超道。

    韩遂暗暗好笑,明明是你马孟起要找我联盟,现在反倒成帮我的忙了。

    他也不点破,奇道:“孟起说来听听,怎么个帮法。”

    “那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家父想和伯父结为异兄弟,同心同德,一起执掌凉州,家父知道,其实伯父并不如意,边章、李文侯、北宫伯玉等人表面上和伯父互为助力,实际上多番掣肘,所以家父希望能帮伯父吃掉这几股势力”马超道。

    韩遂大为心动,马超说得一点不错,他正是被这几人制衡着,难展拳脚。

    不过他很明白,马超绝不会无缘无故帮他,面不露色道:“孟起不会无缘无故帮我吧,说说你们要什么好处。”

    马超想了一下,觉得现在提出划地而治为时过早,等到双方建立信任之后才好谈一些,而且董卓的事,目前绝不能提,要是让他知道董卓有可能来袭的话,谋取西凉一事就泡汤了。

    “家父的意思很简单,我们马家刚刚才起步,所以迫切需要像伯父这样的帮手,至于成功之后,怎么划分利益,到时又再商议”马超道。

    “说说你们的计划,怎么才能万无一失地除掉这几个人”韩遂道。

    “小侄有个初步的想法,由我率大军进攻陇西城,您只要将他们骗出城作战即可,到时我们从正面攻击,伯父自后面突袭,两面夹击,特别是您那一支更是出乎他们意料,这样成功的机会最少达到九成”马超道。

    韩遂沉吟了一会,疑惑道:“我怎么知道你们的诚意,空口无凭,若是你们到时反悔,我也拿你们没办法。”

    马超苦笑道:“小侄的诚意伯父亲眼所见,若是我怀有二心又怎么会只来和伯父谈,难道不怕伯父杀了我吗。”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