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谋局

    “少将军英明,不知少将军有没有想过,如果成功和韩遂结盟后势力该如何划分,这也是一等一的大事”庞德若有所思道。

    这个问题马超还真没想过,被庞德这么一问这才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严重,如果两家同驻一地的话,时间长了肯定会产生摩擦,不可避免会影响到以后的长期发展。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划地而治,可是那样的话又该怎么划分,怎么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这些都需要仔细思量才能下决定,目前最重要的是和韩遂组成联盟。

    “这些事必须要和我父亲商议后才能决定,暂且放下,明午时你陪我去见韩遂”马超道。

    “是,少将军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属下告辞”庞德躬道。

    当夜马超想到半夜才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马腾的大帐,马腾正要去军中个处巡视,见马超脸有急色,知道马超肯定是有要事要和他商量,便道:“孟起有什么事,难道有什么大事?”

    “孩儿昨天晚上想了半宿,有些想法需要父亲定夺,事关重大,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所以一大早就赶来见父亲”马超郑重其事地道。

    马腾见马超说得郑重,脸色凝重起来,道:“到底什么事,莫非韩遂的事没有什么进展?”

    “孩儿昨已经让梁兴送信给韩遂,结盟一事想必今天就会有结果,孩儿所说的事正是关于结盟之后的事,虽然目前和韩遂的联盟还没有丝毫进展,但我们也要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免得到时被动”马超道。

    马腾凝视着马超,道:“先说说你的看法,我们父子仔细参详一下。”

    马超整理了一下思路,道:“父亲肯定知道,如今朝廷之中大致分为两大势力,一是何进大将军,另外一派就是以张让为首的宦官集团,以孩儿的看法,这两大势力随时都有可能产生碰撞,所以这天下大乱已经不久了。”

    马腾吃惊地看着马超,不知道儿子这些是从哪知道的,难道是因为那一场病。

    “我儿孟起长大了,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你从没出过西凉怎么会知道这些朝中大事”马腾赞赏道。

    “这些事是历史书上早就写好了的,我不但知道这两大集团会争斗不休,更知道何进被杀死了,其后董卓率大军进京,火烧洛阳”马超心中道,不过这话却不能说出口。

    “孩儿平时就喜欢接触一些商人,是从他们口中得知的”马超胡乱编道。

    马腾心系着大事,也没细究,道:“你先说说你觉得我们怎么样应对。”

    马超走到马腾边,指着案几上的地图道:“父亲请看,这是凉州的地图,我以为我们应该在和韩遂结盟以后和他半分而治,而我们只要占住金城、抱罕以西即可,其他的全让给韩遂。”

    “这样我们不是很吃亏?照你的意思,那我们岂不是没有发展的空间,向西是氐族部落,向东则是韩遂拦路,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怎么发展壮大,要知道若是我们止步不前的话,终有一会被他人吞并”马腾不以为然道。

    “孩儿自然知道弱强食的道理,看似我们选择了快死地,其实不然,以我估计不出三年洛阳必然大乱,到时候董卓必然会趁机进京,把持朝政,其势无人可挡,之后他会想巩固势力,就一定会想办法控制陇西地区,处这个地方的势力必然会遭到打击,父亲试想一下我们能和董卓匹敌吗,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西凉谋求发展”马超道。

    “你说得有些道理,可如果我们占住陇西地区,趁董卓进军之际,不也正是扩大势力的大好时机”马腾疑惑道。

    “父亲说的我也考虑过,可是董卓怎么可能会眼看我们做大,那时只要联合我们西面的韩遂,我们就岌岌可危了,联盟一事可不是长久之计。”马超冷笑一声,道:“反正,到时我们可假意投靠董卓,让董卓出兵陇西,吸引住韩遂的主力,我们则兵出西凉,两面夹击,那么韩遂弹指可破。”

    马腾仔细看了一下地图,越想越觉得马超说得很对,可还有一个问题,董卓怎么可能轻易相信。

    “那我们怎么取信董卓?”马腾道。

    马超长叹一声,道:“我们只有一个法子,就是我去当人质,到时父亲只要上表请降,董卓肯定会叫你派我去当人质。”

    马腾吃惊地看着马超,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儿子,在说到要去当人质时没有丝毫犹豫。

    “你知不知道当人质是很危险的事,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马腾道。

    “知道,不过我既然敢去,就有把握董卓不会杀我”马超肯定道。

    “你怎么能肯定董卓会不杀你”马腾道。

    “父亲不要问,我自有我的法子”马超自信道。

    马超心中苦笑,其实这也只是无奈之举,若想不步历史的后尘,他目前只能想到这个法子,好在董卓也就威风了三年,所以只需挨过三年就行了。

    马腾见马超说得这么肯定,还道他真有什么好办法,就同意了马超的策略。

    马超告辞之后便带着庞德和三个随从士兵出了军营,骑马去了马超在信中和韩遂约定的地点。

    半个时辰后,马超等人并骑来到了一个小山包上,周围是广阔无垠的荒草地,杂草丛生,地势低平,马超等人所处小山包正是这方圆几里唯一的高地。

    马超下了坐骑,极目四望,方圆几里的景物尽收眼底,一阵阵风吹来,吹得马超心神迷醉。

    “三国我来了”马超心底喊了一句。

    等了一会还没有见到韩遂的踪影,马超不免心中有些着急,难道梁兴没把信交给韩遂?

    马超深信韩遂在见到自己的信后肯定会来,他在信中详细陈述了结盟的各种好处,马家可以协助韩遂吞并乱军其他的各部人马,以韩遂的精明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可行

    再说结盟对马家是一个契机,对他韩遂又何尝不是,所以只要韩遂有野心,就必然不会这样的大好时机。

    又过了一个时辰,韩遂还是没有到,庞德等人已经等得不耐,忍不住道:“韩遂是不是不会来了,到现在连个人影子都没见到。”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