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战梁兴

    耿鄙营帐外密密麻麻地跪倒成一片,士兵们都低下了他们的头,他们本是耿鄙的亲军,是最难降服的一群,然而在马超超强的个人魅力之下屈服了。

    到了这时,马超方才真正的放松下来,有了这支精锐之师,其他的人再难掀起什么风波。

    马腾忍不住感叹,世事的变化真是难预料,白天自己还在为得到耿鄙的欣赏而沾沾自喜,转眼间就已经取代了他的位置。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马家从此将会成为西凉这片大地上数一数二的家族,这一切的缔造者全是一个人,就是不远处长玉立的儿子。

    “庞德你带上三百兵士去召集所有骑都尉以上的将领到中军大帐集合,若有不从者就地格杀。”马腾随后又对跪在地上的阎行道:“阎行和孟起随我到帐中来。”

    耿鄙帐中因为刚才的混战被弄得一片狼藉,马腾命几名士兵进来清理干净之后,坐在原先耿鄙的位置上,马超和阎行躬而立。

    不多时军中将官便被庞德请来了,由于耿鄙任用程球早已不得人心,所以对于马家父子杀耿鄙一事倒也没有什么异议,甚至还有些叫好的。

    待到众将官到齐之后,马腾先是数落了一番耿鄙和程球的诸多不是,然后许诺,所有人的官职保持不变,军中运转如前。

    所有人纷纷表示愿意听从号令,接着马腾便下令各自回营整顿兵马。

    马超拜别马腾后回到自己的营帐,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目前这场风波虽以马家的胜利而结束,但目前的形势仍然很严峻。

    以韩遂为首的乱军正虎踞陇西城,他们的势力不可否认很强大,若是让韩遂顺利吞并各部的话,韩遂无疑将成为整个西凉最大的势力。

    韩遂虽然强大,但还算不上最可怕,历史上这一年董卓将被破虏将军,先后跟随皇甫嵩、张温进入陇西作战。

    不管历史怎么贬低董卓,但无可否认董卓还是一个比较强力的人,特别是他手下的飞熊军,号称关西第一精锐。

    所以,马家若想求得生存和韩遂联合势在必行,不然的话绝对会被湮没。

    历史上的马家正是成也韩遂,败也韩遂,马家在得到韩遂的支持后方才逐渐强大,但最后也是因为韩遂拖后腿,才导致败落。

    “韩遂,你到底是如何神通广大,我倒想见上一见”马超独自咬牙道。

    第二天,因为刚刚经历夺权之乱,所以马腾开始着手整理军队。马超被任命为骑都尉,统领耿鄙大军的第一部,一支约两千人的骑兵,阎行为马超的副手,庞德也被任命为骑都尉,统领原先胡猛率领的第二队,约有三千人马,其余的四部人事保持不变。

    这支骑兵是耿鄙整支大军中唯一的骑兵,也是核心部队,以前由张恒统领,但张恒已经战死,马腾让马超担任这支骑兵的统领就不足为奇了,毕竟马腾刚接手,肯定要在军中培养自己的势力。

    到了下午晌午时刻,马腾便让马超和庞德率领这支骑兵往陇西城进发,此行的目的并非真正去攻打陇西,主要是去接触韩遂,已达成联合韩遂共主凉州的目的。

    马超率着大军很快就到了陇西城外,列兵布阵之后,马超便单骑来到城下指明挑战韩遂。

    接着陇西城门大开,一员骁将疾驰而出,方才出城门,骂声就传了过来。

    “无知小儿,你家梁爷爷来了,你若跪地磕三百个响头,梁爷爷便饶了你的小命。”

    梁兴是韩遂手下八部骑之一,一向自负武力,昨被韩遂说他打不过马超,早已憋了一肚子气,所以马超才来挑战,也不通报就自行杀奔出来。

    马超好整以暇地抱着虎头鎏金枪,斜睨一眼梁兴,道:“梁兴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叫韩遂来吧。”

    梁兴更是气得哇哇大叫,狠狠夹了一下马腹,那马吃痛嘶鸣一声,撒开四蹄,狂奔向马超。

    城楼上的乱军士兵见梁兴英勇纷纷呐喊助威起来,军鼓擂得震天响。

    马超虽然有一招秒杀麴演的前例,但梁兴可不比麴演,梁兴为韩遂最得力的八部将之一,其武力更是勇冠三军,随韩遂起事至今已经三年有余,还从来没败过,所以在他们眼中梁兴才是真正的战神。

    梁兴确实不弱,不论马术、勇力都高了麴演不止一筹,他胯下的战马是韩遂亲自赏赐给他的,自然不是一般的马。

    他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已奔至马超眼前,长枪破空而出,只指马超咽喉。

    马超的马依然没动,马上的他从容应战,手中虎头鎏金枪轻描淡写地化解了梁兴致命的一击。

    马超后的部队顿时响起如雷的喝彩声,城楼上的士兵却截然相反,纷纷疑惑起来,今天梁将军怎么变得这么弱了,难道是见对面那小子长得细皮嫩的,舍不得杀了?

    梁兴恼羞成怒,掉转马头又向马超冲来,他才不信面前这小白脸真的比他强,刚刚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一次梁兴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他自信这一枪刺出就算不能将那个小白脸刺个窟窿,也最少能将他落马下。

    马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梁兴还真不知好歹,若不是考虑要和韩遂结盟,不好杀他部将的话,他早就将梁兴杀了,不过任由他纠缠却也烦心得很。

    马超决定将他生擒,这样也好提高筹码,虽然不见得韩遂会真的把梁兴当回事,但总比现在被他纠缠好。

    刚好在这时梁兴的一枪又已经刺到,马超的虎头鎏金枪往地上插了下去,枪尖瞬间便淹没于土中,同时马超的双手柱着枪杆凌空飘了起来,同时一个360度旋转右脚狠狠向梁兴面部踢去。

    梁兴在刺空的瞬间惊得一愣,但他经百战,仅仅一愣就反应过来,长枪改刺为扫,向马超的长枪扫去。

    他要拼速度,只要他的长枪先将马超的虎头鎏金枪扫倒,那么马超的一脚自然可以破解。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