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谋反

    马腾想了一下又觉得不放心马超,虽然马超天生勇力,但孤去杀耿鄙还是有些冒险,关心道:“孟起,程球不过是一个庸碌小人,我这边用不着庞德协助,不如就让庞德和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马超弹了一下手中长剑,惊起一道寒光,道:“父亲不必担心,孩儿的剑术父亲还不知道吗?取耿鄙的人头易如反掌,再说人去多了耿鄙如果心生警戒反而不好。”

    马超这话倒不是安慰马腾,很多人只知道马超的枪术绝妙绝伦,但很少有人知道马超最厉害的其实是剑术。

    明朝时期的何良臣在他的《阵纪》中写道“卞庄子之纷击法,王聚之起落法,刘先主之顾应法,马明王之闪电法,马超之出手法,五家之剑有传”。由此可见马超剑法之高超。

    马腾想了一下就放下心来,自己在耿鄙军中武力已经算得上数一数二,但和儿子马超一比简直不堪一提,记得还是在马超十二岁的时候,自己要考验他的剑法练得如何,谁知竟然被他三招击败,那时他才十二岁就已经这么厉害,如今恐怕自己在他手底下一招都难接住。

    马腾尴尬地笑了一声,道:“是我多虑了,我儿孟起的剑法谁人能匹敌,你小心些就是了。”

    “父亲小心,孩儿这就去求见耿鄙,一了结程球您立即带庞德和直属亲兵来耿鄙营处集合,孩儿去了”马超道。

    马超还剑入梢,随后跨出自己营帐,往耿鄙大帐行去。

    耿鄙的营帐处在整座大营的中央位置,营帐四周,全部是他直属亲兵的营帐,耿鄙的亲兵队约有六百人左右,由他的心腹张韶统领。

    张韶跟随耿鄙很多年了,很有勇力,最重要的是他对耿鄙忠心不二,一直以来为耿鄙诛除了不少异己,他手下的亲兵队是整支大军精锐中的精锐。

    马超很快来到了耿鄙大帐外面,置其中,竟有种感觉,像是置于十面包围的伏击圈中。

    边有五队巡逻的士兵,每队约有三十人左右,装备精良,清一色的长枪,枪尖泛着寒光。他们的神冷峻,像是一部部杀人机器。

    马超手心微微出汗,这一切都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之前完全凭耿鄙被他的手下杀死这段记载,断定耿鄙肯定是个懦弱无能的人,哪曾想到,耿鄙手下还有这样一支部队,难怪马腾这么小心,自己还是小觑了古人,想想也是,能混到一州之长的人,又怎么会是个无用的人。

    然而,父亲马腾那边已经在着手了,不管自己动不动手结果都是一样,这反是造定了。

    马超摸了摸腰间的剑,心中稍安,人先马,擒贼先擒王,只要自己能一举击杀耿鄙,未必不能震慑全军。

    通报了一声之后,马超随着一个士兵进入耿鄙营帐。整座营帐长宽约十米,正中放着一张案几,耿鄙坐在案几前看书,张韶手扶佩剑端立在耿鄙右侧。

    耿鄙抬眼看了一下马超,道:“孟起夜间求见,有什么重要的事。”

    马超躬一礼,道:“属下夜间求见,实是有要事要禀报刺史大人,属下刚刚想到一个破解乱军的法子。”

    耿鄙放下手中的竹简,饶有兴趣地道:“孟起且说来听听。”

    马超暗中估算了自己和耿鄙的距离,大约有七米左右,就算自己全力一扑,也够不着,若不能一击必杀,他后的张韶反应过来,惊动外面士兵的话,自己就会陷入重围圈中,该想法靠近才是。

    马超一边不为人知地往前轻移几步,一边恭谨地道:“刺史大人可知李文侯这个人?”

    “李文侯为陇西太守,乱军才打来就不战而降,这种胆小如鼠的人能有什么用”耿鄙不屑道。

    “不然,这个人也是被形势所迫才会投靠乱军,若刺史大人能亲自写一封纳降书给他,保证既往不咎,这个人肯定会重投大人的正义之师,到时里应外合,乱军瞬间便可瓦解,大人可以少费不少功夫,乱军一旦平定,李文侯到时是留是杀还不是刺史大人您说了算,还望大人三思”马超躬道。

    耿鄙思量了一会儿,道:“孟起,你说的确实是一良策,不过这中间的难度不小,如今两军对持,怎么把这封信送到李文侯手中,而不让其他乱军头目知道。”

    “属下愿为刺史大人效犬马之劳,这信的事可包在我的上,一定不会让大人失望”马超道。

    耿鄙颇为意动,再看了马超一眼,摆手道:“这件事万万不可,孟起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悍将,我看就是比起古之龙且也不遑多让,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如果因为一股小小乱军,而损失一员大将,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这件事孟起以后不要再提。”

    马超心中涌起一丝感动,想不到的是,自己最看不起的耿鄙竟然这么看重自己,可惜的是自己已经是骑虎难下,不得不为。

    况且这本就是一个乱世,实力才是一切,弱强食是唯一的真理,自己若想求得一片安之处,就必须要拥有足够的实力,要想拥有实力就绝对不能对敌人仁慈。

    马超暗暗咬了咬牙,继续道:“士为知己者死,今得刺史大人这样看重,孟起就是死了也值得了,刺史大人,孟起还有后话没有说完,打胜这场仗固然重要,然而比起其后的巨大好处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

    耿鄙吃了一惊,道:“孟起所说的巨大好处是指什么,快快说来。”

    马超顾盼左右,又看了一眼张韶,有些为难道:“此事事关重大,属下不敢随便乱说,若是传了出去,不但是我,就是刺史大人也怕有祸事。”

    耿鄙知道马超意有所指,且肯定是大逆不道的话,这些话若是在中央极为强大的时期,耿鄙是断然不肯听的,以免招来杀之祸,但自从黄巾之乱起,汉室渐衰微,对地方的控制大不如前,便忍不住想听听马超所说的好处到底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