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就在他直起的一瞬间,忽然!口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便见到虎头枪尖自自己前透出。

    这一枪!

    麴演回头望去,那个少年的背影很冷,他腋下夹着一杆长枪,正是穿透自己前的那柄夺命枪。

    麴演自马背上摔了下去,到死也不明白,这一枪马超是怎么做到的。

    耿军中的所有人都傻了眼,这少年竟然一回合就将麴演刺落马下,他到底是什么人!他说他叫马孟起,军中只有司马马腾姓马,莫非这个叫马孟起的是司马的什么人?

    一道道目光聚向耿鄙后的马腾上,马腾仍旧一副波澜不惊的表

    韩遂被眼前这一幕震住了,刚才那少年将军的出手他可是一一看在眼底,暗忖,这样的手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这少年到底是谁?

    “那个少年是谁?怎么以前从没听说过”韩遂马鞭指着马超问道。

    梁兴摇了摇头,道:“没听说过,让属下去将他擒下,将军再亲自审问。”

    韩遂看了后的梁兴一眼,叹了一口气,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待我与诸位将军商议后再做定夺吧。”

    马超骑着胯下站马悠然地往回行去,此刻,他的心很乱,他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的打工族,在那个各种证书满天飞的时代,尽管他也有大专文凭,但相比起那些本科、硕士、博士满天飞的时代,他那文凭根本不值一提。

    他被时代抛弃了,应该说是被学历抛弃了。他每月只能拿到区区一千二的工资,还要交房租费,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一个月下来省吃俭用方才勉强维持,这样的生活他一过就是三年。

    三年窘迫的生活早已磨灭了他的意气,他早已习惯了那个孤独的角落,一个人在那独自叹气。

    然而,就在三个月前,就连那个唯一的角落也没有了,当房东通知他,他住的那座楼要拆迁时,他的世界一下子到了临界点,在这个城市他唯一的留恋都已经没有了。

    万念俱灰的他走进了一家网吧,玩起了三国游戏,他要在这个虚拟的世界毁灭自己,之后他没有吃,也没有喝。四天后,憔悴不堪的他终于倒下了。

    那是一个很长的梦,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醒来时,就发现自己置在这个让他憧憬的世界,并且成了三国时期最著名的武将之一,马超。

    继承了马超原先的记忆,所以这个世界对他并不陌生,父亲马腾这时还没发迹,这时只是凉州刺史耿鄙军中的军司马,虽然说这官职已经不小,但似乎并不大受耿鄙的重用。

    前几,马超求了马腾好久,马腾方才同意让马超加入这支大军,做了马腾的亲兵,今天这一战正是马超的初战。

    恍恍惚惚间马超已经回到耿鄙军阵,军中各人的表不一而足,有崇拜,有赞许,也有嫉恨。

    耿鄙亲自迎上来,笑道:“今才知什么叫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叫马孟起?马腾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父”马超不卑不亢地道。

    马腾脸上露出欣慰之色,马超一直以来就是他的骄傲,自小就武力绝伦,同龄之中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今一战更是精彩绝伦。马腾驱马上前拱手一礼,道:“刺史大人过奖了,麴演一时轻敌而已,犬子不过侥幸罢了。”

    耿鄙看了一下马腾,心生拉拢之意,爽朗笑道:“寿成你不必谦虚,有道是虎父无犬子,孟起年纪轻轻便有这等用力,此仗平定了这帮叛贼,你父子二人当居首功。”

    马腾自然知道这话中的意思,心下略喜,他本是靠积累军功得来的官职,耿鄙一直以来都不大喜欢他,甚至处处打压,没想到马超今一战竟能换来这等好处,当真是喜出望外。

    马腾连忙表态道:“马腾父子一定尽心竭力报答刺史大人知遇之恩。”

    程球眼中闪过一丝隐色,随即满脸堆笑凑上来道:“马司马生得一个好儿子,俗话说上阵不离父子兵,马司马父子齐齐上阵,何愁功名不显。”

    马腾一见程球,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这程球向来贪得无厌,仗着深得耿鄙欢心,马腾可没少受他的盘剥。冷哼一声,道:“哪比得上程治中逍遥自在,马腾可没那福气。”

    马超根据前的记忆记得,这程球正是耿鄙手下第一贪官,若不是耿鄙用这个人当治中,可能最后也不会被手下杀死,马腾也可能这么容易就蹿起来。

    说起来还得感谢这个人,方才有以后马家的显赫。

    马超冷眼扫了一下程球,心中杀意已起,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耿鄙将马家父子和程球的冲突看在眼底,一边是自己亲信,另一边则是自己目前必须依仗的力量,有心调和。当即哈哈一笑,道:“孟起今勇杀地方大将,我颇为赞赏,先前我曾经说过,谁能取下麴演人头,赏金十两,骏马五十匹,程治中这事就麻烦你晚间将赏赐亲自给寿成送过去。”

    程球本就有些嫉恨马腾父子讨得耿鄙欢心,这时再加上马家父子一张冷脸,心下更是怨恨,不过程球能让耿鄙对他信任有加,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程球皮笑不笑地道:“恭喜刺史大人又喜得一良将,晚间下官一定亲自送去给寿成。”

    耿鄙稍微满意地点了点头,对马腾道:“寿成,你看今这仗应该怎么打?”

    马腾看了一眼对面大军,道:“对面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虽然军马很多,但各自心怀鬼胎,人心不齐,所以并不足惧,属下相信,只要我军一鼓作气杀将过去,敌军必定不战自溃。”

    马超在一旁暗暗心惊,马腾的话一针见血正中了对面乱军的弱处,不过若是让耿鄙灭了这支乱军,他还有什么作为。

    上辈子他早就过怕了穷酸子,如今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他是怎么也不会放过的。

    耿鄙想了想,觉得马腾说得很有道理,自己大军一攻过去,对面的乱军必定各个想保存实力,又会有谁真正愿意为他人做嫁衣。当下笑道:“寿成说得不错,这领军的任务就交给你全权负责,务求击溃这支犯上作乱的反贼。”

    马超暗急,也不顾会不会驳了马腾面子,抢在马腾回答前,急声道:“刺史大人这么做不妥。”

    耿鄙饶有兴趣地望着马超,道:“孟起说说,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马超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我军大军刚到,士兵早已疲惫不堪,而乱军则是以逸待劳,这对我们是相当不利的,兵法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若是我军首战失利,那对我军士气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不如大军暂且休整一,等到士兵的体力恢复以后再与敌军决一死战,这样就可以稳胜券。”

    马腾有些奇怪,马超向来不喜欢读书,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莫非上次那场大病让他开窍了?

    又觉得有些搞不懂这个儿子了,这时正是立功的大好时机,如果能将对面乱军击败,那么他们父子的功劳还会少了吗?到时最少也能封个校尉来做做。

    一想到校尉的官职正在虚位以待,马腾坚持道:“这话说得不错,可是刺史大人请看,对面乱军各自为伍,只要我们集中攻打一部,其他几部人马肯定会等着坐收渔人之利,所以我料定我们此战必胜。”

    程球越听越觉得不妙,若是任由马腾父子发展,哪还有他程球的立足之地,看刺史大人的意思已经打算让马腾领军了,不行绝不能让马腾得逞。

    程球眼珠子一转,满脸的肥膘舒展开来,笑道:“寿成本来也不错,但正如孟起所说,我军士兵早就有些疲惫不堪了,况且对面不团结也不过是寿成的一面之词,用兵又不是儿戏,怎么能够仓促之间做出决定,刺史大人,属下认为应当先休整大军,择再和敌军决战。”

重要声明:小说《一骑绝尘马孟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